当前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母子同乐

母子同乐

      

夏末的夜晚格外闷热,松林屯的村民们都早早的入睡了。几缕舒爽的清风撩动起村口一间普通民宅的窗帘,皎洁的月光透过撩起的窗帘缝隙洒进房中。正对着大炕的墙上贴着一张大红的喜字,下方的桌案上摆着一对燃烧了一半的红烛,房梁上挂着许多装饰用的彩绸和丝带,俨然是一派洞房花烛的景象。

洞房花烛,春色无边。大炕上,一个丰满肥熟的中年美妇屁股底下垫着一个枕头,一双玉腿大张,双手捂着羞红的俏脸,任凭一名英俊的少年压在她那赤条条的雪白丰满的肉体上,胯部在她肥软腻热、爱液淋漓的大腿间用力猛砸着。这竟是一对年龄相差悬殊的老妻少夫。

「小鸾……轻一点……不可以……」妇人嘴里说着不要,可是一双柔软白皙的玉腿却紧紧的缠绕在了少年的屁股,仿佛生怕少年离开。

「好妈妈……你夹的孩儿好紧……我们都拜了天地……还有什幺不可以的!」少年一边操一边不解的问道。

妇人鬆开捂着脸的双手搂紧了少年,美目含情地注视着小鸾如癡如醉涨红的脸庞,羞声道:「小冤家……一点都不懂得怜香惜玉……妈已经十几年没做过了……你也不说温柔点……」妇人成熟美豔的面庞随之露了出来,赫然正是村里守寡多年的中年寡妇淑芬,而在她身上耕耘的少年,正是她的亲生儿子小鸾。

小鸾初尝禁果那肯轻易甘休,他那深入母亲体内的硕大龟头,不时地狠撞到淑芬娇嫩的子宫上,让原本早已是过来人的淑芬又是痛又是爱。

「罢了,小冤家……一会可千万别射在里面……妈今天可是危险期……小坏蛋轻点……你还故意……撞……妈妈那里……啊!……讨厌!你又撞……妈妈不和你来了……」淑芬让儿子轻点,可她自己却把个圆润肥嫩的大白屁股连连上抬,将她那个妇人的羞物和儿子贴得更紧了。

「妈妈!我好舒服……」小鸾的大肉棒发狂似的在妈妈充血肿涨的阴道里深深地急速抽送,硬如顽石的大龟头雨点般地猛力撞击妈妈的子宫口。

「哎唷……轻一点……妈受不了……嗯……妈妈……要被你……插死了……喔……舒服死了……哎呀……你又要……啊!痛死妈妈了……小冤家你……你……坏死了……」淑芬又是羞又是痛,儿子这小冤家趁她肥臀迎凑之际,几下死命地猛戳,硬是将大半个龟头撑开了她这个亲妈妈的子宫颈。

「啊!妈妈!孩儿快射了……」小鸾一边喘着粗气说,一边伸手捧住了妈妈淑芬那丰满圆大的肥臀,硕大的肉棒更加奋力地向妈妈肉体深处猛戳,几乎要进入淑芬的子宫口里。

与此同时淑芬也感到体内儿子的肉棒变得更加坚挺、粗大了,她知道儿子要射精了,低声喊道:「快拔出去,射到外面!」

「妈妈!我……」儿子话音未落,一大股热滚滚的初精已如开闸的洪水般地在妈妈成熟的子宫里播撒。

「啊!好烫……好多……不行了……妈不行了……嗯哼……舒服死了……」

妈妈的子宫内被儿子射入的大量精液烫得不住痉挛,「嗯哼……妈到了…嗯……妈妈真快活……妈要死了……喔……」

淑芬因为高潮的到来而将娇躯僵直地挺了起来,肥腴的阴户里一阵一阵地抽搐,子宫口一开一合的收缩,似要吐出什幺东西,却又被儿子硬涨的大龟头紧紧塞住。

儿子的粗大肉棒被高潮中的妈妈的阴道紧紧「咬」着,大龟头又受到妈妈子宫颈的夹吮,脑中早已一片空白,只觉得精液不断往妈妈的子宫里喷射。足足过了半分多钟,儿子才在妈妈体内停止了射精,乏力地趴在妈妈的肚皮上,喘息着一动也不动了。

良久,淑芬才从高潮的快感中平静下来,感觉到儿子的大肉棒仍在她阴户里插着,只是已不象刚才那样让她「涨满」了。那捧着她肥臀的双手不知何时又抚上了她的胸部,正抓着她两只丰腴的尖耸的乳峰轻轻揉弄,时不时将一只送进口中轻轻吮吸。

淑芬爱抚这小鸾汗津津的脊背,看着爱儿吸奶的憨样,忍不住想起了他小的时候。

小鸾刚出生没多久淑芬就收守了寡,为了儿子淑芬没有再嫁。村外有自家的两亩地,已经荒弃多年,淑芬辛辛苦苦的开垦出来种植玉米,农闲时,还帮人缝补些衣物。一个农村的普通妇道人家独自抚养幼子,淑芬甘苦自知。淑芬总想给小鸾更多的爱,哪怕是溺爱,好在儿子聪明健康又懂事听话,是淑芬最大的慰藉。

小鸾都进入青春期了,溺爱他的淑芬甚至还没有给儿子断奶,每晚儿子都伏在妈妈成熟动人的身体上,像小时候一样安静的吮吸着母乳,渐渐的,她发现儿子的鸡巴开始发育了,经常顶着她的小腹顶的她生疼,也顶的她心头烦乱。儿子的手也经常不老实的在她的身上乱摸。她知道这样下去总有一天要出事的。终于有一天,儿子第一次向她求欢,虽然对于儿子的求欢她心中早有準备,但她还是忍不住满脸羞红,淑芬是个传统的农村妇女,虽然心中也对爱儿也是情根深种,可就是放不下心中世俗伦常观念的桎梏,那天晚上,她把屁眼的第一次献给了小鸾,淑芬觉的,只要不让儿子操自己的逼就不算乱伦,她也算对得起夫家的列祖列宗了。

此后的每个夜晚,小鸾都压在淑芬身上,一边吃奶,一边用精液灌满妈妈的直肠。这频繁的超越母子关係的举动慢慢的软化着淑芬的伦理观念,她甚至自己都觉得,如果有一天小鸾真的姦淫她的肥逼,她恐怕都不会有丝毫反抗把。

转眼间,小鸾已经十六岁了,他考上了省城的重点高中,明天就是出发报导的日子。白天淑芬去田间劳作,傍晚回到家小鸾给了她一个惊喜,他已经把家中布置洞房的样子。

「儿啊,你这是要干什幺?」淑芬问着,但她心里早已激动满满。

小鸾说:「妈妈,明天我们就要暂时分别了,我要给你一个名分,我要和你天长地久,我要你做我的女人!」

淑芬满脸羞红,这是儿子第一次向她求婚啊,她并没有明确的给儿子一个答複,只是任由他为自己披上红盖头,顺从的与亲生儿子拜了天地,然后迎接着他狂风暴雨般的彻底佔有。

淑芬感觉自己守着的最后一寸领土也被亲生儿子攻陷了,她感受着儿子火热坚硬的大龟头与她阴道内壁肉贴肉的第一次摩擦。她知道儿子长大了,他做出了自己的选择,愿意担负起成为亲生母亲的丈夫的责任。

「妈妈,你在想什幺,有心事吗?」也许失神的时间太长了,小鸾关心的打断了淑芬的思绪。

淑芬故意取笑小鸾,道「刚刚叫你别射在我那里面,你偏不听,还紧抓住人家劈哩啪啦的一阵猛射,妈下面都被你的子孙浆给灌满了,只怕明年就要替你生个胖小子罗。小子,只怪你贪图舒适,过了这个晚上,妈的肚子要是大了起来,可要把账给记到你的头上,由不得你赖的!」

小鸾满眼疑惑和不解的看着淑芬。不想和他争辩,淑芬仅是笑了笑,然后拉着他的手拉往她的腿根探了一探,果然,那还有几分热气冒出的阴道口,仍然是黏不啦搭的一片。

「妈妈,真的会怀孕吗?你后悔了吗?」

「傻孩子,方才妈对着你张开双腿时,就已经决定要和你作一辈子的夫妻了。既然当了你的妻子,妈还能不替你养个小子吗?只不过如果叫村里人知道是你小子操大了亲妈的肚子,咱娘俩可就没脸见人了。不过你放心吧,妈岁数大了,偶尔一次没那幺容易怀孕的,只不过以后可要注意了,下回你感觉快射了就插进妈妈屁眼里射。你去了省城要好好学习,等将来接妈妈到城里享福,只要你愿意,妈到时替你多生几个!」

小鸾将手盖在母亲肥硕的乳房上,深情的与母亲对视,良久,坚定的点点头。

淑芬搂着小鸾的肩膀,轻声细语的在小鸾耳边说:「儿啊,从今以后你就是妈的男人,妈的依靠。你先起来,让妈收拾一下下身。」说着淑芬轻轻推开小鸾,从扔在一旁的衣服里找出自己的内裤,捂在自己胯下半撅着屁股挪到炕下。蹲在地上,暗用巧劲,把儿子射进自己体内阳精都排到了小小一方内裤上,然后又把内裤叠了一折,用乾净的一面自己的把阴部擦乾净。

做完这些,淑芬起身走近视窗,关好窗户,并将房门的门栓戳上,回过头来对小鸾说:「小色鬼!连门窗都没关好,就敢骑在你亲娘的身上猛干,就不怕被人撞见?」

小鸾憨笑一声,他一直盯着妈妈的身子看,眼前这个女人,还是那和自己相依为命十数年的母亲?眼前的她,眼神散发出无限的春色,头上的秀髮,因方才那场激烈的交欢而略显零乱,似张还闭的红唇,似乎正等着情人的品尝,依然突出的乳头、颤巍巍的巨乳,告诉英汉,母亲仍未跳出刚刚那场情欲的漩涡,这个让自己尝到人生极味的女人,正期待着亲生儿子的另一次侵犯……淑芬回到炕上,她从衣服堆里捡起自己的小肚兜,用贴身的一面在小鸾的大腿根处仔细擦拭,一边擦着自己留在儿子身上的淫液,淑芬一边打量着儿子那根不知何时再一次勃起的鸡巴,乌黑发亮的龟头在自己手中隔着一层薄薄的肚兜有节奏的跳动,淑芬想着:「以前也让这孩子操过屁眼,可是今天他的这根鸡巴比平日里大了足足两圈,早就听说男人只有经历过真正的性交才会长大,看来儿子是在自己骚逼的滋养下,彻底长大了。」

转眼间淑芬就把小鸾胯下的髒东西擦乾净了,她把手中的肚兜往旁边轻轻一丢,轻声说了句:「好了……」

小鸾搂住淑芬的大粗腰,用脸亲昵的蹭着母亲肥硕的大白屁股侧旁,「好妈妈,我又想要……」

淑芬担心一天两次儿子的身体吃不消,毕竟儿子才十六岁啊,狠狠心拒绝道,「儿啊,不早了,你明天还要出远门呢,不玩了,早点睡吧。等你假期回来了再孝顺妈妈!」

「何必要等假期回来,好妈妈,你就让孩儿再好好孝顺你一次……再让儿子爽一回吧!」说完这话,小鸾再次把淑芬压倒在大红花被,迎头就是一阵令淑芬喘不过气来的狂吻,两手在淑芬的身上胡乱的摸索着……淑芬又何尝不想要呢,她是久旱逢甘霖,被儿子一摸顿时动情,也顾不得之前的顾虑了,索性将两条腿张开,伸手到下面握住儿子的鸡巴送往她那水汪汪的肥逼,「进来吧,我的好儿子,让妈好好疼疼你!」

这一次小鸾足足操了淑芬半个小时,淑芬被操的高潮迭起,甚至小便失禁尿湿了被褥,最后关头小鸾果断的抽出鸡巴,大股大股的精液射在妈妈生满妊娠纹的肚腩上。

淑芬这次是心满意足了,她精疲力尽的躺在尿湿的床铺上久久不愿起来,小鸾捡起妈妈扔在旁边的肚兜,为妈妈擦拭了下体和肚皮上的精液,又擦了擦自己胯下,这才扶着妈妈从炕上爬起来。

淑芬扶着墙站在地上,小鸾精力十足的下炕换了一床被褥,淑芬等儿子铺好了被褥,拖着疲惫的身子爬回了炕上。

看着母亲撅着屁股费力的往上爬,那雪白肥硕的大屁股中间一道黝黑的腚沟子,下面殷红湿润的裂口是那幺的诱人,小鸾看的再一次勃起,他不等妈妈躺下,扑上去搂住妈妈的屁股,从后面操进了妈妈的骚逼里。

淑芬已经无力反抗,只能任由亲生儿子抱着她的屁股从后面姦淫,小鸾也知道妈妈的体力快支撑不住了,他很体谅的只操了十分钟就射了。这次他射进了妈妈的屁眼里。可是妈妈那以前每晚他都插的屁眼今天却仿佛比之前紧了好多,插进去的时候淑芬忍不住惨叫出声,等小鸾把鸡巴拔出来,一丝鲜血混着白灼的精液顺着妈妈的屁眼流了出来,混合成诱人的粉红色。原来,是小鸾二次发育的鸡巴把淑芬的屁眼操的肛裂了。

小鸾忙关心的问母亲,「妈妈,我是不是弄疼你了?」

「没事,你刚你插进去的时候有点痛,现在好多了。幸亏这近妈妈的屁眼被你开垦的鬆弛了许多,只是轻微肛裂,不太严重。要不然被你这根长大了的鸡巴猛地插进去,妈妈还不几天下不了地啊!」

小鸾帮淑芬擦拭了身体,淑芬特意让小鸾把那条擦拭了她屁股带着血的肚兜收好,那对她来说有着特殊意义。

淑芬的老逼对于小鸾来说是世界时最神圣的胜地,十六年前他就是从这里来到了人世,可是从今以后,他终于成了这里的主人。

小鸾踏上了去省城的班车,淑芬没有来送站,因为临走前小鸾又操了她两次,她的逼和屁眼都被儿子给操肿了。小鸾出门前,淑芬送了他一个香吻,四唇相对,那是妻子的吻。

高中的学习本应特别繁重,可小鸾哪有心思学习。这天他又思念起远在家乡的淑芬,一个人喝了几杯闷酒,郁郁寡欢的流连在河边的小路上。天色已经很晚了,沿路的店铺大多已经打烊。

这时一家亮着粉灯的洗头房门前一位丰满肥熟的中年美妇向他招手,「小哥,进来玩玩把,包你满意。」

小鸾抬头一看,对面这妇人丰乳肥臀的身材竟然和淑芬一模一样,就连长相也和妈妈有几分相似,小鸾醉意上来了,只以为这就是妈妈淑芬。美妇扶着小鸾,回身关好门,把小鸾引进了里屋……第二天,小鸾醒来时之间自己和一个长相和身材与淑芬有几分相似的妇人赤身裸体的躺在一起,他努力的回忆,实在想不起自己昨晚酒后都做了什幺。

「儿啊,你醒了,睡的好吗?」妇人也随着小鸾醒来,她轻轻的舒了个懒腰,柔声问道。

「阿姨……我这是在哪?我怎幺什幺都记不得了。」小鸾一头雾水的问道。

「小冤家,你昨晚不是管人家叫妈妈吗?现在怎幺改口叫阿姨了!你可把妈妈害苦了,」说着妇人撩开被子,只见她白皙肥腻的身子上有好几片淤青,一对肥硕的大奶子上还布满了新鲜的齿痕。「看看,昨晚你一边喊我妈妈,一边姦淫人家。我不从就被你弄成这样了。」

原来,这家洗头房的老闆娘叫红霞,虽然经营的是皮肉生意,可她平时只卖身给熟客,对于第一次来的客人,都是用手帮客人撸出来,俗称打飞机,可是昨晚小鸾酒后只以为自己是见到了淑芬,一进屋就搂着红霞上床交配,红霞一开始还不肯,可是她哪反抗的了小鸾这精壮的小伙子啊。小鸾一边操红霞,一边喃喃的叫着「妈妈……妈妈……」,红霞以为小鸾是在叫自己。小鸾天赋异稟,就连红霞这个久经风月的老手也被小鸾操的高潮迭起,舒服的她完全沉沦在小鸾带给她的肉体的欢愉中,四十多岁的老婊子,居然无药可救的彻底爱上了这个第一次上床的少年。

「阿姨,对不起,我……」

「不要叫我阿姨,你还是叫我妈妈把,或者我叫红霞,你以后可以叫我红霞妈妈。你叫什幺名字?」

「红霞……我叫小鸾。」

见小鸾不肯叫自己妈妈,红霞心生一计「儿啊,你的名字真好听,昨晚你操了妈妈一晚上,你说如何是好?」

「这……」小鸾不知所措了。

「这样吧,你就正式认我当你的乾妈吧,昨晚的事就一笔勾销了!」

小鸾听到如此简单就能了事,当即认红霞当了乾妈。小鸾还要上课,临走前红霞给小鸾包了个厚厚的红包,这才放小鸾出门。

过了几天,正在上课期间,班主任来教室里通知小鸾,「小鸾,你妈妈有事来找你了,她在宿舍等你。」

小鸾回到自己的宿舍一看,竟然是红霞找到学校里来了。红霞卸了妆,穿上得体的衣服,竟然还真有点贤妻良母的範。可是她一张口可就暴露本性了,「小没良心的,这几天怎幺不去找乾妈啊?糟蹋了人家的身子你就想一走了之吗?」

「糟蹋了你的身子……」小鸾满脑袋黑线,本以为已经了解的事情,没想到人家又找到学校里来了。「乾妈,我一个穷学生,可没钱去你那消费。」

「儿啊,瞧你说的傻话,你知道什幺是乾妈吗?就是用来干的妈妈,你啥时候想操乾妈了,妈连生意也可以放下,马上来陪你。」

说着红霞插上了宿舍门的插销,又拉上窗帘,回身搂住小鸾,主动献上香吻,一边亲嘴,红霞一边拉起小鸾的一只手安在她丰满的大奶子上,下体还时不时的隔着裤子蹭着小鸾的鸡巴。

美色当前,小鸾说不心动那时假的。很快他就不争气的勃起了。红霞见时机成熟了,她嫣然一笑,送了小鸾一个媚眼,撩起长裙,下面竟然是真空的,这个骚货,竟然不穿内裤来宿舍里冒充自己的妈妈。

「儿啊,看来你也想妈妈了,来呀,回到妈妈身体里,妈妈让你做神仙。」红霞斜倚在钢管床的下铺,双腿大张,她用两根手指分开了自己肥厚的大阴唇,把里面鲜嫩的红肉呈现在小鸾面前。

小鸾毕竟是血气方刚,他哪受得了这样的诱惑,飞快的脱了裤子,提枪上马,和红霞纠缠在一处。

一番云雨过后,红霞搂着小鸾结实的后背幽幽的说,「儿啊,你是不是以为妈妈是个轻贱的女人?没错妈妈是个妓女,人尽可夫,可是妈妈也是没有办法啊,十几年前妈妈从工厂下岗,由于天生不能生养,老公也离我而去,于是我开始自暴自弃,现在想想如果不干这个,妈妈恐怕那时就饿死了。自从下海以后,妈妈一度不再相信爱情,而男女欢爱也再也不能带给我任何快感。直到那天,你一边姦淫人家,一边喊人家妈妈,句句都喊道妈妈心坎里去了,我就在想,我要是能有个儿子,哪怕天天给他姦淫我也愿意,谁知有了这种念头之后竟然让妈妈感觉到了久违的男欢女爱的快感。」

小鸾本来是对红霞的身份有些看不起的,但听了红霞的诉说,也渐渐理解了红霞的苦楚,从内心深处开始接受红霞的乾妈身份,「乾妈,你放心,我绝对不会看不起你的,以后我就是你的儿子!」

「好孩子,妈妈没白疼你!我和你们老师说了,说我这次从老家来就是为了专门照顾你,在市里租了房,让你搬过去和我一起住,老师已经同意了,一会你收拾收拾行李妈妈带去店里,等晚上你回去了妈妈好好疼疼你!」

小鸾犹豫了,他不知道自己这幺做是不是对淑芬的背叛,可是转念一想他就释然了,在床上,红霞对他来说只是淑芬的代替品,只要在操她的时候把她当成淑芬就不会存在背叛了。

就这样,小鸾当晚就住进了红霞的店里。红霞早早打烊,然后领着小鸾上了二层的阁楼,红霞说,「上次你操妈妈时那间楼下的房间是专门用来接客的。这里才是妈妈的卧室,你先坐下,妈妈专门为你煲了汤。」

小鸾坐在餐桌旁,红霞端来一只汤盆,闻着有些骚气,仔细一看原来是牛鞭汤,红霞取来小碗盛了一碗热汤,对小鸾说,「有些热,先凉凉,一会妈喂你。」说完她转过身,当着小鸾的面宽衣解带,很快就一丝不挂的呈现在小鸾面前。想了想,她又找了件T恤套上,这是一件窄小的T恤,乳房把T恤高高顶起几欲裂衣而出,隐隐约约的还能透过衣料看见她深紫色的乳晕,而她下身完全赤裸,她就这幺大大方方的来到小鸾身旁,弯腰解开小鸾的腰带,小鸾配合的欠了欠屁股,让红霞顺利的帮他把牛仔裤和内裤一起脱掉,红霞之后跪在小鸾两腿间,张口含住了小鸾的鸡巴,本来看着红霞宽衣解带小鸾有已经开始蠢蠢欲动了,这次被红霞含在嘴里,软玉温香的小香舌撩拨着少男的情欲,很快他就血脉喷张达到了极限,红霞很满意小鸾的表现,她起身跨做到小鸾腿上,握住鸡巴对準自己早已淫水涟涟的老骚逼,缓缓的坐了下去。红霞又从桌上端起小碗,用小勺舀起一口汤汁,先送入她自己口中,又嘴对嘴的渡入小鸾口中。就这样红霞一边喂小鸾喝汤,一边震动腰肢,下体套弄着爱儿的大阳具。

「妈妈,你真会玩……啊,我要射了!」一碗汤还没喝完,小鸾竟然在红霞体内一泄如注了。

「儿啊,舒服吗?」

「舒服,妈妈你可真是个妙人,儿子舒服死了,爱死你了!」

红霞被乾儿子夸得心里甜丝丝的,「小色鬼,你也不想想妈是干什幺的!」

「好妈妈,你玩完了我的……是不是该换我玩你的了?」

「你……是想……」

话还没说完,红霞马上就被小鸾的接下来的动作给吓了一跳,只见他双手托住红霞的大屁股,猛地起身抱起红霞,而他们的下体还连接在一起。那条刚刚射过的大鸡吧此时竟然又威风凛凛的雄起了。小鸾把红霞扔在一旁的床上,他则压在红霞肥美的肉体之上。

「儿啊,你才刚射,这幺快就又要了?」红霞有些吃惊小鸾的体力,但她心中还是无比激动的,没想到自己四十多岁了,竟然对这小子有这幺大诱惑,看来自己没找错人!

「好妈妈,我刚才只顾着自己舒服了,现在孩儿就来孝敬你!」

有先前精液的润滑,这次操起来格外轻鬆,操的红霞高潮迭起,「啊……我的宝贝儿子……啊……快射给娘吧……啊……妈也不行了……啊……娘妈死了啦……喔……妈又……又给你了……」不得不说,红霞的技术真的很好,小鸾很快就在她体内又一处射了。

「好妈妈,我在你身体里射了这幺多,真的不会怀孕吗?要不我以后带避孕套吧。」

「放心吧,妈天生不能生养,年轻时为这个看过好多大夫都没用。你要是能操大妈的肚子,就算你本事!妈是怕染病所以平时接客时都是要客人带套的,也许是因为妈岁数大了把,那些客人也怕妈身子不乾净,所以全都主动带套,这幺多年了,只有你不戴套操过人家,妈以后也只允许你一个人不戴套玩人家的逼!」

小鸾撩起红霞的小T恤,搂着她的一对大肥奶,边吃边道:「谢谢妈妈,妈妈你真好!」

「你要是想些妈妈就用你这根大家伙谢把!」红霞一欠身脱了T恤,放到胯下,暗用巧劲,把小鸾两次射进楼里面的子孙浆都排到衣服上,然后她轻轻推开小鸾,起身跪在他两腿间,对儿子笑道:「儿啊,妈这幺多年了,嘴里也只含过你这一根鸡巴!」说完她再一次把小鸾的鸡巴含进口中。很快就又被兴起的小鸾按倒姦淫。

虽然夜已深了,这一对新母子也不知交配了多少回了,但他们却完全没有分开的意思。

如果说小鸾一开始只是把红霞当成淑芬的代替品,可是日久生情,在一起的日子多了,小鸾也渐渐的真的爱上了热情奔放的红霞。每日沉迷于与乾妈红霞的性爱游戏,小鸾的学习一落千丈,到后来红霞出面去学校给小鸾办了休学手续。学校也乐得如此,因为一个差生参加高考是要拉低学校的整体成绩的,所以学校很痛快的同意了小鸾休学,并且答应三年后可以给他发一张高中的毕业证。从此这对母子除了红霞偶尔接客外,整日里白日宣淫,夜夜笙歌。

这天,小鸾接到了妈妈淑芬从家乡邮来的信件。村里没有电话,小鸾和淑芬只能靠写信联繫。而小鸾也早把红霞这里的门牌号码告诉了淑芬。

信里,淑芬告诉小鸾,家里的庄稼大丰收,穀仓已经装不下了,她只好带着庄稼来城里找小鸾,已经定了某月某日某次的火车票,让小鸾到时候来接站。

到了接站的日子,小鸾和淑芬在火车站的接站口重逢了,淑芬美丽依旧,但肚子高高鼓起,不是大肚腩,而是怀孕了。淑芬告诉小鸾,就是离别那天播下的种,已经六个月了,要是再不来,肚子就瞒不住人了。

小鸾惊喜交加,他带淑芬去饭店用餐,饭店的包间里,已经半年没见到淑芬的小鸾特别兴奋,他迫不及待的向母亲求欢,淑芬只好撅着屁股趴在餐桌上让儿子从后面操自己怀孕后格外肥厚的老骚逼。不过这次不用担心怀孕了,小鸾直接射在了妈妈逼里。

吃完饭,小鸾带着妈妈回到红霞的洗头房。他谎称自己只是租住了二层阁楼,至于为什幺要从宿舍搬出来,那时因为宿舍人多杂乱,影响学习。在淑芬来之前小鸾就和红霞早就商量好了,这几天让红霞不要接客,假装成正经的洗头房。

晚上,小鸾等红霞在楼下睡着了,轻轻的推醒母亲淑芬,淑芬也知道儿子是又想要了,他轻声嘱咐道:「你轻一点,妈妈六个月了……」然后她拖着沉重的肚子,顺从的配合着儿子摆出各种不堪的姿势任由儿子淫乐。

楼下的红霞也在等着淑芬睡着,好把小鸾叫到楼下和自己欢爱,她估计时间差不多了,蹑手蹑脚的上楼,轻轻推开门,正要轻声唤醒小鸾,谁知竟然看到了亲生母子乱伦的一幕。红霞愣在当地,而床上一对恋姦情热的母子也被这闯入的不速之客吓坏了。

红霞颤声道,「你们两个……在做什幺……」寂静,没有人回答她,「太过分了,你们俩个竟然有这种关係,人家今晚本来準备把我的初肛给你呢。」

淑芬一开始还很害怕,自己和儿子的姦情被人识破了,可是后来她就听出来,这个女人言语间竟然是满含醋意。

「请不要抛弃我……呜呜……我现在就只有小鸾了……我什幺都愿意做,就算排在第二也行,行不要捨弃我……」红霞哭泣着,无力的跪在地上。

淑芬抬起头注视这小鸾的眼睛,开口问道,「你……」

小鸾不能妈妈问完便一脸惭愧的点了点了头。淑芬暗中狠狠掐了小鸾一把,疼得他忍不住闷哼了一声。

淑芬不再理小鸾,她安慰红霞道:「好妹妹,你不要伤心,我看得出你对小鸾的爱是真心的,也看得出小鸾心里是有你的位置的。我们是母子,我本来就不可能陪她一辈子的,只要你们是真心相爱的,我不介意他有别的女人。」

「妈妈,你是说我们可以和乾妈三个人一起生活吗?太好了!」小鸾激动的说。

红霞也是破涕为笑:「谢谢姐姐!」

当晚在淑芬的见证下,小鸾和红霞了天地,然后小鸾为红霞的屁眼开了苞。从那以后,这母子三人就开始大被同眠了。淑芬也知道了红霞的职业,但她并没有因此瞧不起红霞,她是真心把红霞当成了姐妹。至于小鸾休学的事,反正本来淑芬也没对小鸾的学业有多高的要求,听到他能有高中文凭淑芬已经很满意了。

转眼三一年过去了。淑芬为小鸾生了个女儿,取名小芬,对外只能说是红霞为小鸾生的女儿。小鸾和红霞举行了婚礼,结婚照上,淑芬胸前带着「母亲」的大红花,怀里抱着孙女小芬,小鸾和红霞一左一右的站在淑芬身边,亲昵的搂着淑芬的胳膊,幸福的表情瞬间定格在三人的脸上。

在小鸾的建议下,红霞把店铺搬到了学校附近,然后小鸾利用网路平台招嫖,很多恋母情结的学生都来光顾。生意太好,淑芬也在儿子和红霞妹妹的撺掇下开始接客。小鸾不忍两位母亲赚钱养家,偶尔他也会接一些富婆的生意。时间长了他掌握了一个庞大的富婆关係网。后来,他利用手里的资源举办了一个「蒙面母子同乐会」,组织众多饑渴的富婆和一些有恋母癖的男生聚众淫乱,淑芬和红霞也参与进来,母子三人乐在其中。对于参会的男女双方小鸾都会收费,短短几年就赚的盆满钵满。小鸾急流勇退,带着两位母亲和女儿小芬一起周游世界,挥霍余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