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姐弟妹3人乱伦

姐弟妹3人乱伦

      

从此里三个女人,就小妹还没加入我们的乱伦行列。小妹从小就有点发育不良的样子,个子娇小不说,身材也不怎幺争气,高中都快毕业了,胸前尚无多少长进,臀部也有待加强。但脸蛋倒长得挺标緻的,眉清目秀,一头乌黑的长髮,小巧的鼻子,微翘的嘴巴,一付人见人爱的模样。大概是样子如同小女孩一般,让我毫无想像空间,毫无任何性幻想性冲动,所以也从来就没想过要把小妹设计进来。但跟两位成熟的女人做久了,却开始对小妹的乾扁身材发生了些许的幻想了。但问题是小妹从来就没过性经验(我想应该是吧),如何让她加入这乱伦行列呢?

这问题我当然不敢找妈商量,毕竟对她而言乱伦是不应该的,如今为了需求而与儿子发生性关係已经是问心有愧了,更别说是把自己的小女儿也拖下水。但姐就不同了,或许是跟我一样有乱伦的倾像吧,一听到我的想法马上举双手赞成,一付心有戚戚焉的样子,甚至比我还积极。但积极是没有用的,重点是如何让小妹上钩。

用硬的当然不行,全家大概就是小妹的脾气最钢最烈。用硬的她大概会恨我一辈子,用软的又不知如何下手。跟姐想的很久,也摩拟了一些状况,但似乎都不怎幺可行。最后我们想言教不如身教,乾脆故意让她在无意中看见我和姐的乱伦实况,或许可以让她春情大动。

但我可等不及了,以前对小妹毫无感觉,但一旦开始对她有性幻想之后,与小妹相姦的冲动就如同排山倒海一样一发不可收拾。脑子里就儘幻想的自己的鸡巴在小妹的穴里狂抽猛送的景象。我想我真的等不下去了,在我受不了强姦小妹之前我得想个法子解决,于是我把我的感觉告诉姐。

姐听到后的第一个反应是赏我一个特大号爆栗,痛得我抱头鼠窜,满脑金星。姐说小妹那种乾扁身材我强姦得下去吗?活像个国中女生似的,没胸没屁股。我一直要求姐帮我忙,好说歹说,千拜託万拜託,极尽谄媚之能事。甚至一连好多天我用尽吃奶的力气干得姐上了天,最后姐还是同意了。唯一的条件就是不准强迫,也不能有暴力行为伤害到小妹。

可是这怎幺做又大伤脑筋了,但还是让我们想出了点子了。

其实很简单,把妹弄晕了不就得了吗。于是跟姐两个人开始收集安眠药,几天后安眠药有了,于是我开始逐步进行我的的计画。

首先是姐藉故要与小妹同睡,小妹当然不疑有他,姐妹同床睡很希鬆平常。在睡前姐让小妹喝下搀了安眠药的开水,等小妹熟睡后,开门让我进来。我一进门就看到小妹穿着睡衣躺在床上,看样子应该是睡得很熟了。姐站在一旁笑着说可以开始了,这下子反而是我觉得有点尴尬了,但看到床上的小妹,胯下的鸡巴开始蠢蠢欲动了。于是也不管姐在一旁观看,先除去自己身上的衣物,然后就爬上床了。

虽说小妹已睡得很熟了,但我想想还是有点怕。所以乾脆请姐先试探一下小妹,确定小妹真的是熟睡了。于是我请姐帮我把小妹的睡衣脱掉,而我则先躲在一旁。姐我笑我有色无胆,我也不在意了,只要能干小妹被笑也不痛不痒。

姐爬上床,跪坐在小妹身旁,轻轻的把小妹睡衣的钮扣一个一个解开。直到全解开了小妹还是不醒人事。这下我放心了,然后姐笑着说可以了吧。于是我也上床,跪坐在小妹的另一边,隔着小妹跟姐对坐的。我先吻的姐一下表是感谢,然后开始把小妹扣子已全解的睡衣敞开,我觉得好兴奋,有一种偷的快感。睡一里面只有一件三角裤,没着胸罩。小妹雪白胸部上两个微突的奶子,上面有两个粉红色小小的奶头,感觉很性感,令人想将它含在嘴里。我抬头看姐,姐好像也对小妹的奶子很着迷。

我伸手轻轻的抚摸着妹的小奶子,感觉好细好滑。姐也伸手爱抚着小妹的另一个奶子,这时小妹还是一动也不动,看着小妹熟睡的样子,我禁不住吻着小妹微翘的双唇,用舌头顶开小妹的牙齿,将舌头伸进小妹嘴中搅拌着。这时姐也从小妹的奶头一路吻上来,我把小妹的唇让给姐,因为我的鸡巴已经硬得受不了了。我轻轻的拉下小妹的三角裤,眼前突然一亮,原来小妹的下体居然只在阴阜上有稀疏的几根阴毛,整个阴户乾乾净净的,粉红色的阴唇紧紧闭着,只留下一道细缝,美极了。

我迅速的脱下身上衣物,沾口水涂在小妹的穴口跟我的龟头上。跪在小妹的双腿之间挺着鸡巴对準小妹的穴口缓缓的插进去。这时在一旁的姐停止了对小妹的亲吻爱抚,开始注视着我的鸡巴挺进小妹穴口的景像。

未经人事的小妹的嫩穴真的很紧,鸡巴挺进少许就遭遇阻碍,我抽出来再挺进,但还是没能全根没入。由于跟姐说好不使用暴力的,所以也不敢强行插入。姐看我进退不得的样子,问我怎幺了,我说插不进去,顶到处女膜了吧。姐说可能是不够润滑,叫要把鸡巴拔出来要帮我含一含,多沾些口水。姐握着我的鸡巴含到嘴里,让我的鸡巴都沾满口水。然后又舔小妹的穴口,也让小妹的穴口沾口水。看姐舔小妹的样子真令人喷血,跟本就不只是要沾溼穴口而已,整个阴户从小妹的阴阜,阴核,大小阴唇,甚至舌头都伸进小妹的穴里了。看得我是口乾舌燥,慾火焚身。

看样子姐对小妹的肉体似乎比我还感兴趣,从一开始亲吻爱抚小妹就都一付很饑渴的样子。看姐这样子我想三个人一起来吧,于是我动手把姐的睡衣脱掉,原来姐里面什幺都没穿,看样子是有企图的嘛。姐舔着小妹的阴户,双手也没闲着,直摸着小妹的奶子,大腿,一付很陶醉的样子。

既然小妹的阴户被姐佔着玩了,我也不能亏待我的鸡巴,于是我就转移阵地,跪在小妹的嘴边,挺着硬阿鸡巴往小妹的小嘴塞,小妹的穴小,连嘴巴也小,塞了好久才塞进龟头,弄得我急的要死。我心想就用力挺进去吧,又不是未经人事的穴,应该不会怎样吧。于是腰际一挺,硬是将鸡巴插进一截。看着小妹的嘴被撑的大大的含着我一半的鸡巴,实在让我亢奋极了。我抱着小妹的头抽插起来,一进一出的干着小妹的嘴,感觉真的不输干穴,过瘾极了。

原本在舔穴的姐被我在干小妹的嘴所吸引停止舔穴,我很得意的看着姐,同时鸡巴不停的干着妹的小嘴。干了一会,我想再试试看能不能成功的插进小妹的穴。我抽出在小妹嘴中的鸡巴,移动到小妹的双腿间把小妹的双腿尽量拉开,手握的鸡巴对準穴口插进去,这次就比较用力顶了。来回顶几下后开始有了进展了,龟头进去了,鸡巴也慢慢的插进的,虽然还是有些阻碍,可是慢慢的顶着,终于全根没入了。

真的好紧,小妹的穴真好,夹得我爽得魂都快飞了。感觉上比妈和姐的穴紧得多,甚至比插姐的屁眼还舒服。全根没入后就开始抽插了,天哪,在被穴肉紧紧包住下抽插的感觉太好了,鸡巴与穴肉磨擦的强烈快感再加上看着自己的鸡巴在小妹无毛乾净的粉红嫩穴中插进抽出的景像,一阵阵快感袭脑,都让我心跳加速快喘不过气来了。我开始加速抽插,每一下都是全根抽出,再狠狠的全根插入。小妹的身体也随着我的撞击而晃动,两个小奶子也如同波浪般前后摆动。就这样快速抽插了几分钟后,快感越来越强烈,终于在姐的注视下,将一股浓精射进小妹肉穴深处。

射完精后整个人感觉都快虚脱了,太爽了。我趴在妹的身上紧紧抱着妹猛吻妹的小嘴,姐也躺在一旁看着我。姐问我感觉怎样,我回答说爽上天了。姐说我爽上天了,那她怎幺办。我愣了一下,什幺她怎幺办?但随即会悟原来姐也痒了,也需要鸡巴干了。但我才刚射精,也要给我点时间才硬的起来呀。于是我想既然姐对小妹的肉体也很感兴趣的话,那乾脆怂恿姐跟小妹homo好了,我也想看看两个女人怎幺玩。

我跟姐说那小妹让给妳玩,换我在旁边看。姐的脸红了一下,说两个都是女的怎幺完。我说刚刚姐不是就在玩小妹的肉体吗,就那样玩呀,反正我现在也还没硬起来。姐迟疑了一会,点点头。

我从小妹的身上翻下来把小妹让给姐,姐上前压在小妹身上紧抱着小妹的头狂吻小妹,胸前两个奶子顶着小妹的奶,下体也顶在小妹的阴户上旋转着磨。姐的双唇吻遍了小妹的脸,耳朵,脖子,最后还把妹的嘴顶开伸进舌头溼吻。看这样子简直比跟我做爱的时后还热情激动,连呻吟声都特别淫秽。

这景像看得我又是口乾舌燥,鸡巴又是一柱擎天。姐越磨越快,我在旁也握着鸡巴打起枪来。姐的淫叫声越来越大,我真怕会吵到爸妈,但这实在太精採了,也不管那幺多,继续套着自己的鸡巴手淫。就在淫叫声中,姐终于高潮了。姐依然紧抱着小妹,身体微微的抽搐,嘴中发出轻微的喘气声,彷彿在享受高潮后的快感。

但是我受不了了,鸡巴硬得快爆了。我把姐从小妹身上拉下来,拉开小妹双腿,挺着硬梆梆的鸡巴又干了进去。这次感觉顺畅多了,一插到底。我开始猛插猛抽,大起大落的干着小妹。我用我最快的速度狂插,很快的没几分钟又再度射进小妹嫩穴深处。由于隔天是假日,昨晚又狂洩两次,所以一直睡到快中午才起床。起床后脑子清醒些我想到昨晚的事,心中感觉很不安。毫无经验的小妹被我连干了两次,她早上起床一定会察觉到。我灌洗完毕后走到客厅,客厅空无一人。照理假日中午大伙应该都在客厅準备吃饭了呀,难道真的出事了。我开始觉得紧张,我走到爸妈房间,房间内空无一人。我再走到姐的房间,还是没人。只剩妹的房间了,可是我有点心虚,万一妹已知道我昨晚姦淫了她,那我怎幺面对她呢?但我还是决定到妹的房间看一下好了,该来的总是会来。我走到妹的房间门口,门是关着的。我敲敲门,过了一会门打开了,应门的不是妹,而是大姐。

我正觉得奇怪,爸妈不在,大姐在小妹房里,怎幺回事呢?我正想发问,大姐却指了客厅方向要我到客厅。到客厅后大姐拉着我坐下来说,小妹早上起来发觉下体疼痛,有些怀疑。不过爸妈有事出去了,她正在安抚小妹。我问怎幺安抚的,小妹知不知道我干了她。大姐笑了一笑叫我不要担心,事情她会搞定。我跟大姐说我做的事我自己承担,我想跟小妹说明白,要杀要刮没有怨言。但大姐坚持由她来处理,我这样做只会让事情更複杂。大姐要我自己弄午餐吃,她转身又回小妹房间了。

我也没心思吃午餐,独自坐在客厅里,一颗心忐忑不安,一直在想大姐是怎样跟小妹讲。也不知坐了多久,但实在坐不下去了。于是我轻轻的走到小妹房门口想听听看里面动静,但什幺也听不到。我索性打开房门一点缝隙往内瞧。不看则已,一看吓了我一跳。原来姐和妹两人光溜溜的在床上妳摸我我摸妳。

我心觉奇怪这是怎幺一回事,怎幺两人homo起来了。我继续看下去,两人的动作越来越大,甚至亲吻起来了,但看样子似乎是姐主动带着妹做,而妹却似乎完全处于被动。这景像简直是昨晚事情的重播,接下来姐压上妹的身上磨了起来了。原本被动的妹也开始有些激动起来了,也开始主动的吻姐,双手也环抱的姐的腰部,甚至抚摸姐的臀部。好一场磨镜图,让我沉睡一晚的鸡巴又再度昂首抬头了。眼睛看着手也没闲着,我拉下短裤和内裤,掏出鸡巴套了起来。

两个人越磨越快,动作也越来越激烈。几分钟后姐高潮了,人软趴趴的趴在妹的身上,妹的动作也因姐的停止而暂停。而我的鸡巴也硬得擎天,不因她们动作停止而稍缓,反而更用力套着。就这样站在门口快速的打枪,没想到太爽了脚一软,一个不小心跌了下去。

这下糗了,若往后跌就算了,偏偏却是往前跌,把门整个撞开了,自己也跌进房间里。原本在床上温存的姐和妹被这忽如其来的景像吓得容花失色。我光着屁股跌坐在地上,一跟硬梆梆的鸡巴就矗立在她们眼前,糗得我都呆住了,也不知要赶紧把鸡巴遮住。姐先是吓了一跳,但看到是我后反而镇定下来。最可怜的是小妹,光溜溜的跟自己的姐作爱,然后被自己的哥哥破门而入,破门而入的哥哥还光着屁股挺着鸡巴。

小妹羞的猛往姐的怀里钻,姐则一付老神在在的模样,还带着兴灾乐祸的笑,看了令人火冒三丈。不知如何是好的小妹窝在姐的怀里一动也不敢动。倒见姐轻拍妹的肩膀说自己的哥哥没关係,又不是外人。反正看都被看了,也没什幺损失,不如大家袒然一点。妹不知道听到没有,还是一动也不动。姐拉一下毯子盖在妹身上,然后招手要我坐到床上。我赶紧爬起来穿好裤子坐在床上。

姐把窝在她怀中的妹推开让妹坐起来,但身上还是披的毯子。妹虽然坐起来了,但头来是低低的,不敢抬头看我。然后姐开口了。姐问我说我在门外偷看多久了,我说大约十几分钟,姐说那我差不多是从头看到尾,我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从头看到尾,只是随意嗯了一声。妹听的突然抬头看了我一眼,又随即低下头,脸变得更红了。

姐又问我说看就就光着屁股做什幺,是不是受不了了在自慰。这简直是明知故问嘛,但我也察觉姐是有用意的。我回答是。然后姐又问我看了有什幺感想,我故意问说妳们是不是在做爱,姐回答是呀。只见妹又抖了一下,头低得更低了。然后我又故意说看到姐和妹的裸体,很漂亮,很性感。这时看妹好像羞得无地自容了,姐得脸上却现出奸笑的表情。

姐又说她们都被我看光了,我是不是也该让她们看个够,是不是小妹。小妹羞得不敢动弹,姐却打铁趁热要我把衣服也都全脱掉,跟她们一样光溜溜的。我心想太好了,跨出第一步了。我马上把身上的衣服脱得一丝不挂,胯下的鸡巴有点软了,但还是很有精神。脱完了后姐摇一下妹的肩膀叫妹看回去,这样才不会被白看。妹起初不敢看,但在姐的怂恿鼓励下,扬起眼角看了一眼,又随即低头不语。

这时姐移动身子坐在我身边,跟我一样一丝不挂。姐故意用手握住我的鸡巴,跟妹说好大好硬,要妹一起过来看。妹还是缩在毯子里,但是敢抬头看了。妹的眼神好像很娇羞又很吃惊。想看又不好意思看的样子。然后姐开始套着我的鸡巴帮我打起枪来了,还问说是不是这样自慰的。我点点头,还说姐弄得我很舒服。姐又要妹一起过来摸摸看,但妹实在是不敢动弹。于是姐说妹不过来那我们过去好了,妹听了猛摇头,但我却很乐意过去。我和解移到身子到妹旁边,我还特意把鸡巴向着她。

姐还是握着我的鸡巴套着,另一手则拉着妹的手过来要妹来握着,妹有点迟疑,但被姐牵引着。姐把我的鸡巴从她手上交到妹手上,妹红着双颊握住我粗大火热的鸡巴,两眼也注视着鸡巴,彷彿在看一件令她又爱又怕的事物一般。姐问妹说有什幺感觉,妹说很大,烫烫的。然后姐要妹跟她刚刚动作一样套我的鸡巴,这妹时妹不在那幺娇羞了,学着姐刚才的样子套了起来。好舒服我觉得,随然套得没姐的好,但是感觉就是很舒服。

妹套了一下后,姐问我说要不要在看一下小妹的裸体,我当然回答要。姐也没问妹又直接伸手把妹身上的毯子拉下来。妹稍微挣扎一下就顺其自然了。看到妹的裸体,妹又正套着我的鸡巴,真是令人受不了,真想压上去狠狠的干下去。妹又套了一阵子,我受不了了,伸出手想抚摸妹的大腿,妹又稍微缩一下,然后任我抚摸了。我想这时后妹的心防应已解除,于是就大胆的在妹的大腿上抚摸轻捏。妹没什幺表情,但我想妹应该有感觉了。我顺遮大腿往上摸,略过阴户从小腹一路摸到奶子。我在小妹奶子上又搓又揉的,从妹微锁的眉头我想妹已经有快感了。

一旁的姐也没闲着,坐在妹的身旁搂着妹的腰跟妹来个深吻,上下夹攻让妹娇喘不已。姐看时机成熟了,扶着小妹躺下来,示意我给小妹舔阴户。我马上把小妹的双腿拉开,低下头开始舔着。被舔的小妹似乎很舒服的样子,身体不时抽搐着。姐依然跟小妹热情的接吻着。我把整个阴户都舔遍了,尤其阴核更是呧得用心。小妹的穴口缓缓流出淫水,我尝了一下味道还不错,没姐那幺腥,也比较不鹹,蛮好吃的。

舔了十余分钟我想差不多了,于是起身跪于妹的两腿间,手握着鸡巴对着穴口插进去。我不敢太用力,怕妹会惧怕,那就前功尽弃了。我缓缓的挺进,妹也察觉我的鸡巴已经开始进入她的身体了,全身有点紧绷。我慢慢的一进一出,一点一点的插入,只要妹的肌肉紧绷我就暂停挺进。就这样顶了几分钟后,终于全根插入了。

姐看我已然全根插入,轻声的问妹说感觉怎样,妹说有点痛,有点帐,酸酸痒痒的。我说动一下好不好,妹点点头。于是我开始轻轻的抽插,慢慢的妹疼痛的表情消失了,起而代之的是舒服的表情。于是我慢慢的加快速度,也开始全根进出抽插。小妹开始发出轻微的淫叫声,随着我速度加快,叫床声也随之增大。

为了让妹有高潮的感觉,我硬压着想射精的冲动,马不停蹄的干了半个多小时,在妹生平第一次高潮来临的同时,我也射出憋的许久的阳精。

射完精的我两腿几已麻木,但射精的快感确是前所未有。而高潮后的妹则躺平了,一动也不动,嘴里还发出呻吟声,身体也不时抽慉着。我爱怜的抱着妹给她一个深吻,妹也伸出舌头回应着。然而姐却在我耳边说了一句让我差点软脚的话,她敢要我赶快休息一下,她也要。

从此全家三个女人都与我发生性关係了,三个完全不一样的女人,完全不一样的感觉。妈徐娘半老但风韵尤存。姐观念开放,正当成熟抚媚。妹年幼貌美,充满朝气。口味可随心所欲变换,但还是有个缺憾,那就是妈还不知道这件事,不能玩四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