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玄幻   »  岳母的高潮

岳母的高潮

      

我今年二十六岁,在一家事业单位任职,老婆叫小可,认识二年多后嫁给了我,她在一间IT企业做事,我们的感情很好。她从小是单亲家庭,父亲病故了,她妈妈今年四十四岁,长得端庄标緻,身材丰腴性感,是属于让男人心动的那种女人。一直自己经营时装生意,家里房子也大,因为上班近的缘故,恋爱后我一直住在她家里。偶尔回家住,她妈妈对我们的感情也很认可,对我也很好,故事就这样开始了。

今年夏天的时候,因为她妈妈的店铺要装修,所以她妈妈一直都在店里忙,结果一不小心,摔了一下,去医院看了一下,是腰部摔伤,比较严重,要静养几个月才好,在医院住了一阵子后,就回家养伤了,因为我不怎幺忙,一直和老婆一起照顾她,因为从小母子就相依为命,老婆一直很担心她妈妈。可喜的是,她妈妈的伤一天天好转,只是行动不方便,一直要有人照顾才行。

一天我下班回来,忽然看见老婆在整理行李,我问她怎幺了,她说公司要外派她去学习十五天,我问她妈妈怎幺办,她说她也不知道怎幺办才好,想叫她姨过来帮忙照顾一下。可我知道她妈妈和她姨关係并不是很好,我就对她说,我来照顾妈妈吧,她表示不放心,我说没事的,反正单位没什幺事,我可以随时回来的,再说只有十五天而已,大不了请请假,还是可以的。老婆考虑了一下,我见她还在想,就说:「你妈妈和我妈妈一样,你有什幺不放心的,我一定尽力照顾好她的。」她只好答应了。

晚上送了小可飞机,回到家里,岳母还躺在床上(她的伤不能下床,只能平躺着。),我走过去坐在她边上,问:「妈,想吃什幺,我去烧饭吧。」岳母看了看我说:「随便吧,难为你了。」我倒了杯水放在她边上,就去煮饭了,弄好了就先照顾她吃了,自己也胡乱吃了些,就回房睡了。

可我一晚上也没睡好,心里总是在跳个不停,也不知道为什幺,第二天起的很早,是个休息日,我洗了脸就陪岳母说话,聊些小可小时候的事,还有就是她这幺多年不容易什幺的,讨她喜欢呗。看着她慵懒的样子,总是想着她丰满的胴体,聊着聊着,岳母忽然对我说想去厕所,平时都是小可扶她去的,岳母的伤不能弯腰的。

我说:「好吧,岳母我扶你去。」岳母很尴尬地看着我,脸有点红了,我镇定地说:「没事,你和我妈妈一样的,小可不在,我扶你过去吧。」她听了只好点了点头。

我就把岳母半扶半抱地从床上扶起来,放在轮椅上,因为才起床我也只穿了睡裤,没穿上衣,岳母穿的是个睡裙,这个过程之中我已经接触到她的丰满的身子了,我暗暗看了看她,这个女人脸有点更红了。

推到洗手间门前,我又把她扶起来,岳母很丰满,好重,我一边扶着她,一边用脚挑开马桶盖子,岳母自己不能脱内裤,我低声在她耳边说:「妈我帮你吧。」她低着头没说话,感觉到她脸上很热,我抱起她,一只手扯起她的睡裙,又帮她褪下内裤,再慢慢把她放在马桶上,说声好了叫我,就掩上门出去了。

过了大约不到十分钟,我听到里边沖水的声音,就推开门进去了,她的脸上还是红的不行,还一只手挡着下边,不知所措地望着我,我轻轻到她边上蹲下,说:「妈妈,我和你儿子一样,别多想了,我帮你擦吧,你又不能弯腰。」她也只好点了点头,我按捺内心的狂喜,小弟弟早已硬的不行了,还好蹲着她也看不到,我就扯了点纸巾,扶着她站起来,岳母扶着边上的墙,我蹲在那里,一下子就看到了她的大肥屄。她的阴毛是比较淡的,在阴户上边一条直上去,阴唇的颜色比小可的黑多了,还有几滴尿珠挂在上边。

我不敢多看,忙擦了几下,又用纸巾折后按压了一下,感觉好了,就扔了纸团,又扯了一段,帮她擦屁股,岳母的大白屁股好丰满,我扒开了一点,找到屁眼,嫩红嫩红的,我鸡巴更硬了,我忙帮她擦了几下,最后一下还故意说了句:「妈,你把屁眼儿鼓出来点,不然不好擦乾净。」岳母挺严肃地说:「好了,不用再擦了,帮我穿好吧。」我只好做罢,又扶她坐上轮椅,推她回床上去躺。

抱她上床的时候我随口在她耳边说了句:「妈,你身材真好,一点不象小可妈,倒象她姐。」岳母笑了笑说:「你这小子,油嘴滑舌。」我也不敢多说了,又扯些别的,到了晚上,天气热得很,我就用湿毛巾帮她擦擦身子,就这样两三天过去了,也没什幺事,我细心地服待她,看起来岳母对我的照顾很满意,慢慢的也习惯了我的伺候。这天晚上她又去大便,到了擦屁股的时候,照例先擦一下她的大肥屄,我故意在擦的时候用纸仔细地擦了她阴唇两边的沟,同时感觉到她的呼吸似乎急促起来,又用手指分开她的肥屄把中间也好好擦了几下,我看到岳母的阴蒂已经涨红了,就装成不小心地用手指关节拨弄它,丢了纸,还用手掌在上边摸了一把,这下我感到岳母的身子颤抖了一下,软软地扶墙站在那里。

我就帮她开始擦屁股上的屎,我故意对她说:「妈,你把屁眼鼓出来吧,有一点擦不到,你鼓一下屁眼就擦乾净了。」我故意把「鼓一下屁眼儿」几个字说的很重,岳母很无奈地鼓了一下屁眼儿,我看到她鼓出屁眼儿,已经快射了,强忍着帮她擦完了又把她抱回床上去,躺在她身边和她聊天,岳母经过刚才被我的逗弄,几乎不敢看我了,我边和她说着话,边把手放在了她的腰上,她也没拒绝。我就把手滑向她的屁股,边抚摸着边说:「妈,你这幺多年,自己带着小可过,也没个男人,真难啊。」岳母的眼圈红了,说:「老了,谁还要啊。」

说着我又把手滑向她的肥屄,在屄毛上摸着,一边轻轻地探索和伸进。我说:「哪算老了,你还年轻呢,妈。」岳母的脸已经火热,埋着头不敢看我,低声说:「别摸了,妈受不了了。」我听了把手往下一伸直接摸到屄上,果然湿的不行了。手上全是粘粘滑滑的,我说:「妈你想要了吗?下边全湿了,你看看你淌的水。」说着抽出手指放在她面前,故意让她看。

岳母说:「你这个坏蛋,还不是你弄的。」我又继续刺激她下边的肥屄,一边用手指快速地按着她的阴蒂抖动起来。岳母再也忍不住了,一边发出像是要哭呻呤声,一边用手压着我的手腕,低声说:「你……快停手……」我不理会她,一边动作,一边对她说:「妈,我前几天整理你的房间,看到衣柜抽屉里有个假鸡巴,是不是你平时想要的时候就用那个啊,不是有我在你身边吗?我一定会好好体贴你的,你要是想要,就找我不好吗?」岳母一听这话更是羞得无地自容,一边又被我摸的呻吟个不停,只好边呻吟边说:「你……快放过妈吧……妈真的受不了……」

我看着她这个骚样,真恨不得一下骑上去好好肏她一顿,但是又因为她的腰不行,不敢贸然行事。我乾脆把裤子全部脱光,抓起她一只手握住自己的大鸡巴,对她说:「妈,你别多想了,儿子真的喜欢你。」岳母战战惊惊地看着我的鸡巴,紧紧握着。被我抚弄的骚逼,床单和内裤都被她淫水流湿了一片了,我握着她的手在我鸡巴上套弄着,再后来竟然成了她主动地动作了,不用我握住她的手。我把一只手指伸进她的肥屄里扣弄,俯在她耳边说:「妈,你的下边好紧,象个大姑娘一样,都没个男人体贴你,真是浪费了。」岳母已经完全失控了,张开双腿,任我抽弄,边哼哼着边回答:「那……当然……了,我一直……也没有过……和别人……象你这样……」

听罢我一把扯开她的睡衣,褪下岳母的内裤,分开她的双腿,让她整个雪白丰满的肉体全暴露出来,岳母红着脸闭上了双眼,我一边用鸡巴在她逼口研磨,一边用手捏弄她的奶子,捏住乳头不停地刺激:「妈,你奶子好大啊?」「啊……你太坏了……啊……」「你乳头也好大,呵呵,比小可的还大……」「啊,不要弄了……啊,快把那个……插进去吧……别……逗弄……妈了……啊……」「把什幺插进去啊?鸡巴是吗?」「嗯……啊……是啊……是啊,你的大鸡巴……插进来啊……」「插哪里去啊?妈……」「插……妈下边……骚逼……里啊……你满意了吧……小坏蛋!」这时我把早已硬挺的大鸡巴完全放进去,一抽一送的,看着这个女人被我鸡巴肏着,又兴奋地问:「妈,我的鸡巴肏得你骚逼舒坦吗?」「爽……啊……肏的妈太舒坦了……别停,妈的屄里……舒坦死了啊……」我说:「你说谁在肏你,不然我拔出来了……」「是你,是我的亲儿子在肏我的屄……行了吧……」

看着这个平时端庄无比的女人现在淫相毕露,我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征服的快感,身下的动作更快了,一直肏的她快高潮不断,我说:「妈,把你大骚逼夹紧啊,这样才爽……」「妈的腰……用不上力啊……嗯……啊……啊……」终于她长长哀嚎了一声,脸红红的晃着脑袋。我知道她高潮的昏厥了,盯着她的肥屄,感觉她的屄里一蹦一缩的,全身颤抖,直到她完全软在床上,才拔出来,自已猛打了几下飞机,射在她身上,然后在她身边躺下来抱着她。

我轻轻地说:「妈,你挨肏的样子真骚,多少年没被肏过了?」岳母有气无力地说:「好多年了啊。」「那以后我会经常肏你啊,妈,你的美屄不让儿子肏真是浪费了啊。」她羞臊地说:「妈的人和屄以后都是你的了,等妈好了,只要不伤害小可,就让你尽情的肏吧,妈没脸了。」我门边说着话,我边用手抚摸着她的美屄,躺在她身边,和她一起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