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名人明星  »  天雨传奇

天雨传奇

      

作者︰龙之一族

一、魔力初现

午夜时分,我,雷天雨骑着我最心爱的重型机车从南京东路呼啸而过。突然间,从路旁冲出一名醉汉,我一时闪避不及,连人带车在路上滑了过去;此时,车子因与地面摩擦起了火花,眼看就要起火燃烧了。心中想着︰『完了完了!我的生命就此结束了吗?不 』自己内心想道︰『我必须挽救自己的生命。』

我因此燃起了求生意志,双手努力在四周地面上猛力的抓,以求能够脱离机车。但事与愿违,毕竟重型机车的重量实在太重了。突闻一声爆响,原来是一辆汽车撞上了我的重型机车,而重型机车却往路旁的电线杆飞去;汽车上的驾驶以为他撞上了人立即逃离了现场;电线杆因承受不住重型机车的冲撞而断裂了,并造成高压电线跟着断裂,但断的电线却往我的身上打去,我被高压电击中全身一阵抖动并昏了过去。

周围的住户立即报警处理,不久救伤车来了,立即将我送往医院。

在医院急救室外,我心急的父母雷皇集团的总裁雷天敌及夫人蒋 正在焦急的等待。不一会,我那尚未过门的未婚妻王敏怡也赶了过来。正当王敏怡要开口问我的情况时,父亲说道︰「等吧!不要问了。」王敏怡听到这句语,心的感觉就如身在冰窖中一样。

过了几个小时后,医生出来了并问谁是伤者的家属?父亲立即过了去,问医生︰「我儿子现在怎幺样了?」医生回答道︰「令郎并无什幺外伤,只是 」

「只是什幺?!」父亲吼道。

「只是令郎被高压电击中呈现重度昏迷,一时之间我们也没有辨法,为令郎治疗。」

「那天雨何时才会醒来?」雷天敌问道。

「不知道,或许明天;一星期后;明年;更或者是永远无法醒过来。希望你们要有心理準备!」

我的父母和敏怡听到这句话,立时有如晴天霹雳更是泪如雨下。

自我转入加护病房靠着生命维持繫统已有半年了,这期间,我的未婚妻王敏怡在前二个月,每天都到医院看顾着我;但最近敏怡很少来医院了。今天敏怡到医院来,正好父亲与母亲也在。

母亲说道︰「敏怡,你来了!」

敏怡回道︰「嗯。」

接着母亲又说︰「这阵子真的难为你了!伯父和伯母也想了很久;天雨也不知什幺时候才会醒过来,为了不误了你的青春!我和你伯父决定,你跟天雨的婚姻解除好了!」

敏怡此时也说道︰「伯父伯母,其实我今日来这是要告诉天雨,我下个月就要结婚了。」

我的父母妇听了一时怒火中烧,但想想自己本来也不想误了王敏怡的幸福,也就熄去了怒火。问道︰「是哪家的公子有幸娶到你呢?」

敏怡回道︰「是 是神洲国际的副总裁江鸿明。」

父亲想着︰『江鸿明?原来是江国华那老匹夫的大儿子(雷皇集团与神洲国际在商场上是互为敌人关繫)。』

母亲说︰「那恭喜你了。我想婚期在下个月应有很多事还没辨好吧,也不担误你的时间了,以后若你丈夫许可你再来看天雨吧!」

这天是王敏怡和江鸿明的大喜之日,可是在医院的加护病房里却是相当的热闹,因为在半小时前我的维生繫统出了故障,造成我的血压直线下降,新的维生繫统响了,我的心跳停止了。此时,医生立即使用电击的方式想要使我的心髒恢复跳动。

四分钟过去了,黄金时间过去了。医生走出加护病房向父亲说︰「我们尽力了,还是无法挽救令郎的生命。」虽然爸和妈早已有心理準备,但此时两人仍是承受不住。

突然间,护士从加护病冲出,大喊︰「医生 医生!病人有心跳了,且正在慢慢的恢复了。」医生立时又冲回病房进行急救了。

一个星期后,我在医生的许可下出院了,不过医生向我的父母说,希望我能每个月回医院复诊检查。

回到家,我向父母询问为什幺自我醒过来至今天出院都没看见敏怡来看我?雷氏夫妇有口难言,深怕说出了实情我会做出傻事来;但不说我将来得知又会怪两老,真是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的陷入两难局面。

母亲立即叫来女佣美琳扶我到房间休息,并说︰「我等会打个电话请敏怡过来。」我无奈的让美琳扶着回房。

在回房的过程中我一直想着︰『敏怡为什幺不来见我?』突然间一个女子的声音在心中响起︰「敏怡小姐已经嫁人了,少爷还不知道,真的好可怜!」

我望着美琳说︰「你说什幺?敏怡嫁人了?」

美琳望着我说︰「少爷,我没有说什幺啊!」

「有,绝对有!你刚才说︰『敏怡小姐已经嫁人了,少爷还不知道真的好可怜!』」

此时,美琳惊吓地望向我︰『我明明是在心里想的话,为什幺少爷会知道,而且一字不漏呢?』我二话不说,立即冲下楼去。

此时妈妈向父亲说着︰「天敌怎幺辨?敏怡已经嫁人了,我们怎幺跟天雨说呢?」

「我不信!我不信!」

母亲吓着望向正在楼梯上的我。

房间里,我独自心伤,不理父母在门外的叫喊。美琳在旁害怕的发抖着,蒋怒言说着︰「美琳,你是怎样告诉少爷的?」

美琳发抖着说︰「没有 没有,我没有告诉少爷。」

「胡说!」蒋 怒斥的说︰「你没告诉少爷,那少爷怎会知道的?」

美琳说︰「当时我只想着︰『敏怡小姐已经嫁人了,少爷还不知道,真的好可怜!』少爷忽然转过身来问我说什幺?接着少爷就冲下楼了。」

经过一段时间的心灵疗养,我逐渐恢复生机,不过我仍常常独自地陷入沉思中。就像今日一样,我又在沉思了,我想起了那一日我和美琳的对话,我隐约的想到那日美琳说的话好像是从我内心发出来的,并不是从美琳的口中说出的,难道我这次车祸使我有异于常人的能力吗?我不再多想,立即出了房门要另一个女佣叫美琳来。

几分钟后,有人敲门,我说︰「进来。」

美琳走了进来︰「不知少爷叫美琳来有什幺事吗?」

我跟美琳说︰「我们玩个游戏。」

「什幺游戏?」美琳问着。

「什幺游戏你等一下就会知道,你先过来。」

美琳走了过来,「手伸出来。」我道。美琳将手伸了出去,我说︰「我们玩猜迷游戏,猜你心里想什幺?」

我握着美琳的手说︰「开始了。」美琳的眼神瞬间出现了迷网,但马上又恢复了正常,这一切我都看在眼里。

接着我说出美琳内心所想的事︰「美琳,你是不是在害怕少爷又想搞什幺恶把戏吧?」美琳望着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此时我想要进一步发掘自己的能力有多大,对着美琳说︰「将房门锁上之后将全身的衣物脱去。」美琳顺从地做着我所命令的事。

看着美琳将衣物一件一件脱去,我感到一阵阵狂喜。我立即叫美琳将衣服穿上,唯独不许穿内裤,并命令着美琳以后不许再穿内裤。美琳回答道︰「是。」

「出去吧!并叫雪儿进来。」我说道。

当雪儿进来后,我又再一次验证我的能力,雪儿当然又照着我要求做了。经此一来,我想着︰在还没将这能力完全开发控制以前绝不可乱用,让这些女孩有所怀疑。

二、熟母之夜

这天晚上,我正从圣母峰以瞬间移动回到自己的房间,我想着从圣母峰到台湾距离,我用瞬间移动只需一秒钟的时间就到了。『看来再继续练习下去,美国来回可能也只需两秒钟了。』我边想边走向浴室。

浴池内的水早已满了,其实是我在圣母峰练习时早已使用念力将热水注入浴池了,好让我从圣母峰回来能立即的泡入热水中,消除寒意。

几个月的练习下来,我已将自己的能力完全开发出来并能有效的控制着。我想着︰『今天是自己出师的日子,应该要好好的庆祝一下,等会不管是谁送来宵夜,我一定让她陪我做爱。』我想到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做爱了,想着想着,我愈来愈兴奋。

敲门声中我想着︰『是谁那 幸运让我临幸呢?』正要使用天眼通时,母亲的声音响起︰「天雨,妈妈送燕窝来了,快开门呀!」

我此时脑中「轰」的一响,怎会是妈妈?但是自己说的「谁送来的谁就让我临幸」的,不管了,就算自己出师不利吧!

我开了房门让妈妈进来,妈今晚穿的是一件粉红透明的长袍睡服,稳稳约约可以看见两颗玉乳随着呼吸上下的摆动,尤其那两粒樱桃在粉红的睡袍的衬托下更为耀眼亮丽,我立即低下头不敢再看,深怕心中的欲火一发不可收拾。谁知不往下看还好,一往下看,发现妈竟然穿着透明丝质的内裤,内裤上映出了饱满的山丘及黑色草原,使我的欲火更是狂烧不已。

妈好像发现了我的情况,故意说道︰「你这孩子真不会照顾自己,刚洗完头发,头发也不擦不怕感冒了。」

「没有啦!刚刚听到妈的敲门声,才忘了擦。」

「你这孩子,真是的!」接着妈妈就进入浴室,出来时手上多了一条毛巾,妈妈说道︰「你边喫我边帮你擦头。」我回了一声︰「喔!」

在妈妈帮我擦头时,不时的感觉到头踫到两团肉,这让我的欲火如火上加油般的燃烧着,我怕妈再度发现的丑样,我向妈说︰「您不用再擦了,我等会自己擦就是了。」妈接着说︰「那你快喫,我把碗拿下去。」

「不用了,等会我叫美琳来收吧!(此时我的欲望真是野火烧不尽,需要美琳来帮我灭火)」我说道。

妈说着︰「你还是快喫吧!不要再麻烦美琳上来收了。」看来妈现在还不想走!但我的欲火一直燃烧着我的意志,使我的意志面临瓦解了。

内心深处一直有股声音说着︰「把她抓来干吧!不会有人知道的。」或许在我的深层意识中认为乱伦是不可原谅的,使我的内心处于互相征战中。

终于,欲望战胜了理智,而在那一瞬间欲望完全占领我的心思。我先将我的房间与外界隔离,但并不是完全的隔离,而是能让我察觉外界的一切事务,而外界无法得知在我房内的任何情事包含声音。接着我试着以我的脑波与妈妈的脑波接触,并以柔和的声音命令着妈妈躺在床上,我开始以脑波撩起了妈妈潜藏在心中的淫念。

我知她春心已动,于是慢慢一颗颗地解开了她睡衣的扣子,只见睡衣轻轻滑下了她的胴体,两颗丰乳弹跳而出,随着她的呼吸上下起伏着。终于最后一颗扣子也解开了,那高高隆起的山丘阴阜、一片浓密的草原又出现在我的眼前。

我轻轻地分开了她的双腿,再用手拨开阴毛,然后把头埋进妈的胯间,伸出了舌尖去舔弄妈那朱红的肉缝。不一会儿,即听见妈的呼吸变的沉重而且急促,我的心跳也随着欲火的高升而激烈,黏滑的淫液,很快由淫穴一股股地流出。

「嗯 」我继续舔弄以挑起她的更深层淫念,妈妈浑身颤动着,樱桃小嘴不停低声地呻吟。我伸着舌头,慢慢深入妈的肉穴中,吸、挖、卷、抽,有规律地用灵巧的舌头拨弄她的阴核。

但是看着妈妈如木头般的一动也不动,我只好再一次使用脑波向妈妈说着︰「妈,等一会你张开眼睛时,会看到一个男子,你会想要与这个男子共赴云雨。不管他要求什幺,你都要尽量去满足他,以满足他的需求为你此生最大的愿望。妈,你可以张开眼睛了。」

正当妈妈将眼睛缓缓的睁开时,我的心中更充满了兴奋,一想到妈妈等会的淫态,我会心的笑了起来。

妈妈睁开眼睛对我说着︰「我的爱,天雨。天雨,我的爱。」我对妈妈所说的话吓了一跳,因为妈妈竟然叫着我的名字!但随即我想起了,我并没有封锁妈妈的记忆,难怪妈妈会叫着我名字。

妈的手忽然伸向我的胯下去磨揉我的大肉棒,再伸进裤底握住它上下摇动,一会儿,她终于忍不住妮声道︰「天雨,妈 里面 好 好痒 你快 快上 来 替妈 止痒 吧 」

我马上起身除去衣裤,迫不及待地叉开她双腿,跨上她的玉体,先吻上她的樱唇,两手也再度抚揉着她有弹性的双乳。妈担心地问︰「你会做爱吗?别插到屁眼去了。」她又以手来引导我的大肉棒,好準确地插入她的淫穴里。

我提起屁股,把大肉棒慢慢插入她的玉穴中,才干入一个龟头,已听得妈叫道︰「天 雨 哎 停 痛 死了 」妈的娇靥变白,身躯痉挛,很痛苦的样子。而我则感到好受极了,那种又暖、又紧的感觉,舒服得差点要叫出来,看来爸爸已经很久没跟妈妈做爱了。

听到她的叫痛声,我忙问道︰「妈,你很痛吗?」

妈回答道︰「你的 太 大了 我受 不了 」

我很失望地说︰「那我抽出来好了!」

「不 不要抽 不要 」妈的双手像蛇样般地死缠着我的背脊,娇躯轻轻地扭动了起来。我的肉棒像一根燃烧的火棒一样,渐渐地一寸寸插入她的淫穴里,又麻又暖又舒服。

一会儿,妈终于哼道:「呀 好 爽 爽 死了 天雨 开始动吧 你 插呀 」

此刻,我觉得大肉棒好像被一层生温的肉袋子紧紧地圈住,再望着妈粉脸含春,娇喘吁吁,那淫蕩的模样,真使我不敢相信是平日我所敬畏的妈妈,竟瘫在床上,任我插干,她的慵懒淫态,真个勾魂蕩魄,令人心摇神驰。

我怕她再痛,轻轻地抽出肉棒,又慢慢插了进去,一抽一插,也插出味道,感到好受极了。妈的肉穴里,随着我干插的动作,淫水更是泛滥,娇哼浪叫声一时回响在妈的卧室里。

我一见肉穴润滑了,更是大起大落插弄着,一下下直捣进她的花心,抽到淫穴口时又在她阴核上用龟头磨揉着,只插的她叫着:「好 天雨 用力嗯 呀 我 我快 被 你 刺穿了 」

我越干越猛,「滋!滋!」的一声声直响。「呀 啊 」妈妈被我插得双脚乱踢,香汗淋漓,眼儿已经细瞇着,口中也不断呻吟着:「天雨 你顶到人家 子宫 了 呀 好妙 好舒服 嗯 」

这淫蕩的娇呼,更刺激得我爆发了原始的野性,再也不管插的是我的亲娘,毫无怜惜地拼命抽插着。妈紧搂着我的身子,口中发出梦呓般的吟声,快感的刺激,使她全身滚烫无比。

她挺乳抛臀地迎向我每一次的狂插,爽的快疯了,不时地大声浪叫着︰「天雨 唔 你 真棒 妈不知道 你 这 会插 穴 我真快乐乐上天 了 嗯 哼 」

我越插越兴奋,大肉棒已经整根被妈的肉穴吞进去了,而妈的阴户紧紧地咬住我的大肉棒,玉臀也不停地摆动着,我用双手捧住妈的大白屁股,一阵狠命插干,插得妈浪叫:「唉唷 哼 大肉棒 哥哥 唉唷喂 我的 心肝宝贝 儿子 妈 妈 不行了 我 我洩给 洩给你了 」妈浪哼着,洩出了她的阴精。

我也在不停地抽插着,嘴也贪婪地吸吻着她的脸庞,手紧抓着妈的大肥乳,跟妈说︰「还不行,我还没出来呢!」

妈听到我所说的话,接着妈说︰「天雨 妈真的不行了 你 你放过妈好不好?啊 又来了 又来了 我又 又洩给你了 妈真的 真的不行了 」妈说完时阴精如洩洪般的涌出,此时的我也感到背上一阵傥麻,却没想到我的马眼正在吸收着妈妈淫穴内所涌出的阴精,这正是我意想不到的事情。

而我再次在妈妈淫穴内抽插三百下后,才在妈的淫穴深处激射出我的子孙,完全洩在她的子宫里,然后紧搂着软瘫了的妈妈,两人这样赤裸裸地相拥睡在床上。

大约过了四小时后,我醒了过来,此时我的大肉棒仍插在妈妈的淫穴内,看着妈妈的胴体,有如白玉般的白,摸起来更像婴儿般的稚嫩,使我的大鸡巴又再度的硬了起来。

妈妈被我的大肉棒给弄醒了,我问妈︰「妈,还要不要再来一次呢?」

「不了,我现在一点体力也没有了,要不是已有十几年没做这档事,妈妈一定能陪你玩得更久。」

我反问妈︰「妈,为什幺你有十几年没做过了呢?」

妈妈说︰「还不是你那死鬼老头在外金屋藏娇,硬是不踫我。更气的是他金屋藏娇还不止一个。」

「那我有没有其他的弟弟妹妹?」

「这点你爸爸还有些良心,他在外连一个子女都没有。天雨 扶妈妈到浴室去洗个澡好不好?」

当然,在浴室中我又让妈妈享受了两次高潮。当妈妈想要离开我的房间时,我封锁了妈妈这一段记忆,并解开了房间与外界的隔离。此时妈妈觉得自己的下体一直有液体流出,而且感觉到自己的淫穴好像有东西进入过一样。

『或许是自己太累了。』妈妈看了一下壁钟说道︰「你看你一碗燕窝你喫了十分钟还喫不完,真是的!」

其实在我使房间与外界隔离时,时间并不存在,因此当我解除隔离时自然与刚才的时间无异了。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