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玄幻   »  家明与婉君

家明与婉君

      

作者:小鸡汤

「表哥,你会娶我的吗?」

「会,一定会的。」

「那我长大,就当表哥的新娘。」

十岁时,我跟某个女孩,作过这样的约定。

《家明与婉君》

「干你娘的!」

女友毫不留情地一掌迎脸而来,打得我俊俏的脸红肿一片,分手就分手,干幺要打头?现在的女人真是没情没义,不想想坐我机车时有多威风,也该念念在床上操你们操得多幺痛快。跟我好时给我干,分手就转个头要干我娘亲了。

「我老母死几年了,你下地府跟她干过够吧,贱屄!」

我破口大駡,路人看见,指指点点。 吥,没见过分手吗?那女的虽然够贱,但奶大屁股翘,叫床肉紧又肯跟我杂交。那边的阿伯,你上一世也没玩过这样惹火的辣妹吧?说我是废物,回家操你那肚大胸垂、阔屄可划船的老太婆吧!

被女甩掉我毫不稀罕,反正玩了几个月,什幺花式也差不多厌了。可恨是无女在身,就参加不了蛇哥那杂交派对,没法玩疯狂换伴的性爱狂欢。

「要快点找个美眉,但最近莫财,女人都很现实,有钱跟你威,没钱叫她们张腿难过登天。」

就在我喃喃自语,正在为女发愁之际,背后突然传来一阵银铃般的声线。本来有女主动找我是好事,但可惜她叫的是「表哥」。

「又是你呀?」听到这个称呼我浑身不自在,而这个称我为表哥的小表妹也没理我脸上挂着不耐烦,欢天喜地的沖上前来:「表哥!」

「好表妹,这幺早呀,不用上学吗?」表的也是亲,我是废物,总还剩余一点礼仪,有奶的一般不会拒人千里,何况小表妹今年十六,又肯给我操屄,有时欲火焚身拿来消火,也聊胜于无。

「今天开始放暑假了。」小表妹笑靥满脸的说,我看那薄薄衣衫上的两个小馒头好像又长大了几寸,加上刚刚被甩气还没下,找个嫩屄发洩一下也还不错。

「放暑假那幺好啊?」我一手提起小表妹的手儿,拖着就走,小表妹茫茫然问我:「表哥你带我去哪里?」

「操你!」我从不骗女人,有话直说。

*** *** ***

「嗯!嗯!轻点,表哥……嗯…嗯……」

公厕内,小表妹被我捉在其中一个厕格就地正法,期间有些伯父进来泡尿时听见淫声浪语驻足倾听,我也懒理旁人,继续狂操我的小表妹。

小表妹年纪轻,经验少,又对我癡心一片,照理是十分好操,可惜就是要戴套。要知道我人虽贱,可也不想搞大表妹肚子,生个白癡野种来,把我那入土为安的老母也气得翻生。

我是家明,这个是我的小表妹婉君。说来是个可怜女孩,六岁姑丈姑母就车祸一起去领便当,剩下她孤苦伶仃,我老母心肠好,接了她到我家住,一住就是三个年头。

当时我九岁,毛也没长齐,还不懂吃掉童女补身,衹当她是亲妹看待,算是照顾了她几年。

后来我老爸跟一个大奶婆跑了,说实话我不怪他玩女人,每个男人都玩女人,但他玩到一分钱也不留给我们,气得我妈要自杀就过份了点。 表妹有难时有人救,我家扑街就没人帮。结果小表妹被送去了东风儿童院,而我就跟了大姨妈,即是那让我住了三个月不够就要离家出走的死三八。

那段时间我一直没有联络小表妹,直至一年前她不知从哪里找的门路,居然查到我混的地头来。

「表哥!」

几年不见,乖乖不得了,有奶有毛。你问我表的能不能屌?我答老母都可以屌,还有什幺不能屌?我不操别人操,不消一星期,吃掉表妹的小烤猪,天真的女孩还问我是否会娶她,操过的就要娶,你表哥再多几十条鸡巴也不够用。

之后小表妹经常来找我,不用说每次都是送上门给我操,但幼女始终是幼女,床上功夫欠奉,浪叫亦不够风骚,多操几次玩厌了,沦为找不到女操时的发洩工具。

而最近,我甚至觉得她烦厌,如果不是念在姑母在生时替我换过屎片,早就一脚踢她上太空。

「嗯……嗯嗯……嗯…………」

「靠!要出!出!操爆你这小浪屄!」

办完正事,一手甩掉湿漉漉的套子,拍拍屁股便走,小表妹来不及穿裤,边光着屁股边拉裤头的跟上来。

「表哥等等我!」

「干完就回家睡觉嘛,不要想说表哥请客,我身上没几个钱。 」我态度不好的哼着道。聪明人应该在适当时候出现,适当时候消失,这才是醒目世界女。

「不是的,我今年十六岁了,可以去做暑期工,想问表哥你有什幺合适的。」小表妹脸露兴奋的问我,我闷哼一声:「你找对人,你表哥都没做过什幺工,居然跑来问我,脑袋装粪便的吗?」

「但表哥…」为免这麻烦女继续跟着,我加快脚步,小表妹追得有点吃力。这时口袋电话响起,接来一听,是蛇哥。

「家明,听说你给翠儿甩了,现在一支公,那这星期的开心狂欢不用预你一份啦?」

「老大,不用那幺绝情吧?我也试过带两衹女来,反正大家随便操,多一个人算什幺啊?」

「操你娘,说好交换玩,你没女给你白乾啊?总之有女有得操,没女回家打飞机啦!」

「喂,蛇哥…」

说没说完,这大淫棍就把我线挂掉。干,还说什幺兄弟,一个女人三个穴,干幺要那样斤斤计较的。

「表哥,你听我说…」聊电话慢了脚步,被小表妹追了上来,我心情已经不好,小丫头嘈嘈吵吵更是烦厌。本想操她死去老母,但回头一看,嫩嫩的腿,白白的奶,其实也有市场。

「小表妹,星期天有空吗?带你去玩好玩的。」

「好啊!」

*** *** ***

「这里人很多啊。」小女孩跟我来到秘密基地,啧啧称奇。一群色狼看到幼嫩表妹,更是口水直流。

「幼齿,正啊!」

「家明,留给我,我两个换一个。」

「抢什幺抢?好东西当然先留给蛇哥,没大没小的。」

这个老屁股蛇哥,有屄就好兄弟,没屄就死契弟,看到小表妹青春可爱,一脸稚气,第一个留位。可是因为小表妹实在太漂亮,一众色狼排队要操,结果抽签决定,分别是猪哥,肥强和笨七。

小女孩第一次上场,就要给四个色狼轮住来操。

「表哥,他们要干什幺的?」小表妹也不是蠢的,看见大家色迷迷盯着自己,口边操来操去,猜到今天要给操爆小屄,样子惊慌的问我。

我着小女孩说:「好表妹,你知道我们是表亲,是不能结婚,也不能生孩子的嘛,你现在跟他们玩一下,给操大了肚子,我不是可以名正言顺地娶你回家。」

「真的吗?我肚子大了,表哥你就会娶我吗?」小表妹喜出望外的说。

「当然,你在这边亲戚没几个,有了小孩我不理你谁理你?不用怕,张开腿就可以,他们都是中看不中用,没几下就完事的。」

「嗯。」

结果这晚我赚爽了,一个表妹换四个火热辣妹,赢面又赢女。

「家明哥,利害啊,找个小表妹来,今晚这里你威尽了。」大波琳琳媚眼抛来,我扬眉笑道:「利害还不止这些,今晚以一敌四,保证你们欲仙欲死,知我铁棍小王子的威风。 」

我有美女缠身,小表妹也没空闲着。虽然被我操过无数次,但对着陌生人还是处女下海,看到一条条长短粗幼的不同鸡巴,吓得不懂反应。

中年人都爱幼女,蛇哥一手掀裙一手扯裤,看到那粉嫩小裂缝,饿狗抢食的一尝少女鲜味:「太嫩了,简直是处女一样香,这种色泽是衹有小妹妹才有的。」

「呜!」蛇舌入洞,小表妹不禁发出呻吟,我过往操小女孩以泄欲为主,少有爱抚,这种老练前戏,直把小表妹亲得有如活鱼上岸,纤腰儿跳过不停。

「好甜,半点污染也没有,真是清纯如水,白白净,肯定没性病。」蛇哥亲得满脸是水,讚赏不绝。 其余三位色狼看得食指大动,鸡巴竖起,也忍不住合力剥光小表妹,上下其手,摸完馒头摸红豆。

「小馒头胀卜卜,连樱桃也是粉嫩嫩,多久没见这样的极品了。」

「我说清汤挂麵的长髮才是无得顶,小妹妹多大了?」

「十…十六…」

「十六?比我女儿还要小一岁,蛇哥快点操,我等不及了。」

「初恋啊,我的初恋啊!」

众怒难犯,纵使看出蛇哥对小表妹是爱不惜手,想好好把玩,但也在大家催促下掏出鸡巴,扑唧一声,一插而入。

「哎哟!」

「怎样?蛇哥,好操吗?」

蛇哥直竖姆指,脸露爽极:「一个字,窄!」

「受不了,小妹妹先给我打打枪!」

「嗯……嗯……」小表妹被双腿抬高,压住来操,粗长鸡巴疯狂轰入,少女幼嫩唇瓣被操过翻转,女孩拚命忍耐,但眼泪仍是禁不住夺眶而出:「呜…呜……」

「小妹妹你哭啊,小女孩被操要哭才过瘾,哭出来啊,哭出来叔叔更兴奋。」

可能因为小表妹太好操,蛇哥的耐力明显不及平日,操没一会,浓郁精液便都派货在表妹屄内,女孩没得喘息,第二个排队的猪哥已经等不及的又再插入鸡巴。

「爽……爽啊……多久没有操过良家……多久没有操个小女生……」猪哥肚皮大,要擘开小表妹的大腿才能塞入鸡巴,但肥腰挺能干,卵蛋如石春拍打小表妹的屄口,操得啪啪作响。胖子性能力一般不强,可对着小表妹那青涩肉体,猪哥仿佛真的回到年青时可以干过不停的遥远年代。

接下来笨七也不客气,不介意小屄已经被操得鹹鹹腥腥,贪婪地亲过一遍,再猛力轰进肉棒。

这个笨七人如其名,笨但鸡长,让人怀疑小小一个嫩屄是否能容纳如此大鸡,但事实上当看到笨七那捲曲的黑毛每下都撞击在女孩的阴阜上,谁也不用担心他是否操得尽兴的问题。

肥强排最后等无可等,捉起小表妹苍白的脸操她小嘴,喘吁吁的每下都把龟头顶到喉咙。实践有穴就能操的男人界条,当然最终他还是要享用鲜嫩美鲍,有幸遇上如此幼齿而不操,你的人生将会充满遗憾。

开始的时候,我仍有留意小表妹被操的情况,但都后来都因为自己也忙,没空理她了。反正姿势不一样,做的事都差不多,一个操完,另一个又接上。小嘴小屄,没一刻不塞着肉棒。

「呜…呜……呜呜……」

*** *** ***

「可以吗?要走了。」疯狂一整夜,我拖起掩着下体的小表妹离去,如果不是怕操死小女孩惊动到员警,我想这班色狼一定不会放过她,仍在操个不停。

「表哥,我好痛,好像被火烧一样…」小表妹欲哭无泪的说,我从口袋拿出十块钱,着她说:「拿去买些消炎药和止痛膏,表哥钱就这样多,帮尽你了。」

「哦…」

「晚上洗澡小屄不要湿水,等下痛死你没命赔。 」

「知道…」

接下来的每个星期,小表妹都有陪我到杂交派对。色狼们看到小女孩都爱内射,我特地骗小表妹避孕药是伤风丸,每次都要她吃掉几粒,免得被搞大肚子添我麻烦。

小表妹很容易逗,闲时载她上机车到海边一转,她已乐上半天,还在自己的头盔上写上名字。

「你有病啊?在头盔写名字?知不知多贵?」

「我要证明这头盔是我专用的,谁也不能用!」小妮子烦的还不衹这样,连我吸烟的人权亦要管。

「吸烟对身体不好的,表哥不要再吸了。」有时候想安静一下,她也会问个不停。

「表哥,你小时候不是说要当小说作家的吗?什幺时候出版,婉君第一个排队去买的。」

如果不是这阵子泡不到女拿去派对换,我一定会先挖个洞把你塞进去,再倒泥封住。

几个月下来,小表妹已经习惯了被男人操,而且在我教导下还学会叫床,引导那些色狼忍不住早早出货,快速完事。

「呀…好哥哥……你的鸡巴好大唷……人家给你操高潮了……到……要到了……」

美女操多了还是会厌,操了几遍,蛇哥便没有光顾小表妹,反倒向我提议另一件生意。

「拿去卖的?」

蛇哥点点头:「你表妹那幺正,衹给兄弟玩太浪费了,拿出来卖,肯定赚大钱。」

我歎口气道:「谁不知道是财路,她十六岁啊,哪个场敢要?」

「我有门路,我认识一些龟公专门做上流客的,个个有头有面,衹要证明是良家,多多钱也肯付。」

「那怎样算?」

「表妹是你的,我抽三成就可以啦,要把握机会啊,过两年她十八,就半价不值了。」

我望望不远处被操的小表妹,有钱也是操,没钱也是操,当然不用考虑。

两天后,我按照蛇哥指示来到交易的酒店,这段时间小表妹都习惯了,没有多问,我着她说:「今天有你好处,在豪华房间玩的,做完后带你去看电影。」

「好啊!不过表哥,我做了几个月,怎幺肚子还不大的,最近经期还很乱。 」

我心想避孕药吃多了,月经当然乱,不过也不细说,衹随便打发过去:「我又不是女人,怎幺知道,反正多操了便自然大肚,你妈也是这样操你出来的。」

「嗯。」

「去吧,今天这人是表哥的客户,很重要的,好好服侍他。」

「那要快出还是慢出的?」

「人家要玩两小时,你就陪他两小时吧,操完给他洗澡,吃吃鸡巴的,时间不就很快过?」

「嗯!」

小表妹聪敏地应了一声,提起愉快脚步去到升降机前,立刻又折返回来。

「你回来干幺?人家在等的。」

小表妹故作神秘的笑了一笑,从背包拿出一个蛋糕来。

「这是什幺?」

小表妹甜丝丝的说:「奶油蛋糕,今早学做的,以后结婚了,天天给表哥做。」说完便蹦蹦跳的走进升降机里。

直至小表妹完全消失视线,我仍是眼定定地看着蛋糕不动。

无聊,二块钱一片的小蛋糕,干幺要自己做?时间很多吗?叫你来做爱,你就做蛋糕。

无所事事,走到酒店大堂的沙发上,望着以奶油画上一个心型图案的蛋糕,随便撕下一片放在口中。

妈的,奶油蛋糕没奶油味,失败!

一片一片的吞下,靠!鹹的,我从没试过吃这样难吃的蛋糕,难吃得哭了,真失败!

吃完整个,吸一口气,站起来溜进升降机。 有钱人,玩个小女孩要住这样高级的酒店。

1208号房,按下门铃,是一个下身衹围着毛巾,极不耐烦的中年男人应门。

「怎幺了,没叫送餐啊!」

「公安,查房。」

*** *** ***

「表哥,怎幺要走?才刚操了几下的。」

我心烦不己,不识趣的小女孩仍喋喋不休:「不是去看电影的吗?你去哪里了?」

「不去了,你回家吧。」

「怎幺了?你生气吗?我做错了什幺?」

「你没做错,以后不要找我了,回家读书吧。」

「表哥,你怎幺了?你要我以后不找你吗?为什幺?」

终于忍不住回过头来,大叫道:「因为你很烦!所以永远都不想见到你了!」

「表哥…」

「走吧…」

「为什幺?你不是答应要娶我的吗?」

「娶你个头啊,你不知道表兄妹是不可以结婚的吗?日后生的也是白癡。」

「我可以跟别人生的,我跟别人做,做到肚子大为止。」

小表妹那冥顽不灵使我头痛欲裂,我愤慨地捉紧她肩膀,怒吼道:「你当我是傻啊!替你养杂种,刚才有看到我把钱交还那男人吧?我把你卖了,你是一衹鸡,一衹免费的妓女!」

「表哥…」

「我叫你滚呀!!」

我没到过世界尽头,不知道那是个怎样的地方,但在小表妹眼里,看到大概是地狱的绝望。

我没再说半句,转头就走,没有回头,亦没打算回头。

那天之后,我没见过小表妹,她亦没再找我。

两个月下来,在小店拨她电话,经已停用。

「真好,以后没有人烦我。」

从口袋拿出香烟,抽出一根,忽然心神一晃,挤成一团,整个烟包掉进废物箱,从此,我没有再碰过香烟。

我是一件废物,一件连答应女生的事也做不到的废物。

*** *** ***

「郭先生,恭喜你的作品夺得今届直木赏的荣誉,请问你有什幺感想?」

对记者们的追问,我显得不甚耐烦,耸耸肩说:「我衹能说,这是个病态的社会,这样的一部小说可以拿奖,买的看的,都是心理有问题。 」

走到停车场,那最讨厌的林总挂起自以为亲切的笑容趋上前来:「老郭,恭喜你了。」

「哦,谢谢,赶时间的,先溜。」

「不要那幺冷淡嘛,听说你的新作被美国电影公司看中了,版权费还破天荒的呢,今晚公司给你办了个祝酒会,你一定要来,为你準备了大批美女的。」林总脸露猥琐表情,以手比划着葫芦般身型。

「抱歉,今晚有事,而且我对美女没兴趣。」

「哦哦,美男一样有。」林总笑容更下流了。

「美男留给伯母吧,替我问候令寿堂。」我拍拍林总的肩,骑上机车,扬长而去。

来到儿童院,老院长早已在等,说实话我不是太喜欢他,没有什幺原因,衹是不太喜欢他。

「郭先生你又来了,每个月十号,真準时。 」

我闷哼一声,从口袋拿出支票,老院长一看,精神一振:「今个月这幺多呀,你真的要继续用无名氏吗?看电视你拿了日本的什幺文学奖,如果让大家知道大作家每个月都捐这幺多钱,一定会成为读者的话题啊。」

我揪起老家伙的衣领,认真的警告他:「老不死我告诉你,再说一句,以后捐去你旁边的老人院。」

老院长立刻收口,支票,袋袋平安。

我望着院里乱跑的小孩子,嘈嘈吵吵的,烦死!

架起太阳镜,正想骑上机车,背后传来几年没有听见,但仍熟悉的声线:「收养一个,就不会觉得烦的了。」

回过头来,看到眼前人歎一口气,忍者吗?老躲在人背后。

多年不见,人漂亮了,少了一份稚气,多了一份自信,俏丽动人,但一样笨。

「没去自杀?以为你死了。」

「去读书啦,哈佛。」

这个一个病态的社会,蠢人,可以读哈佛。

女孩踏进轻鬆脚步,笑容满面,边走边说:「回来三个月,听林院长说每月十号,都会有一个装酷的机车手来捐款,所以特地来看看是谁。 」

画蛇老要添足,酷就酷,为什幺要加上个「装」字?

女孩不问自取,打开机车后盖,取出写上名字的头盔:「哗,放几年了,字都不抹掉,丑死的。」

然后又指着我头,说三道四:「还学人戴太阳镜,啧啧,老套呢。」

我哼了一声,想告诉一些无知的女孩子,太阳镜是男人必须的东西,不然当你泪眼盈眶时没有点掩饰,是一件十分没面子的事。

女孩没半点礼仪,自行跳上机车,喋喋不休。

「买辆私家车啦,三个人坐不了机车的。呀,对了,我一个人衹能收养一个,多个男人不是可以养两个?小说家都很閑的,躲在家里敲敲键盘又卖钱了,可以帮忙换屎片呢…」

说来说去,还是不到重点,说好的奶油蛋糕在哪里?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