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妻少妇  »  淫梦?

淫梦?

      

「他真的会来吗?」

雅婷用吸管拨弄着酒杯里的冰块,每当她的内心焦急不安时,她都会下意识的这幺做。

这间酒吧的格调是雅婷比较欣赏的那种,灯光恰到好处的烘托出了设计师想要表现的气氛,柔和的音乐加上淡淡的熏香,让人感到十分的惬意与舒适。不过让人意外的是,淡淡的午后竟然只有雅婷一位客人,可能是时间尚早的原故吧。

雅婷会在这里出现是因为她在等一位比较有名的心理学专家,而这位心理学专家是自己丈夫学生时代要好的朋友之一。他在高中毕业之后便到了国外攻读心理学课程,回国后就开了一家私人诊所,几天前的一通电话之后雅婷就出现在了这里。至于那通电话的内容就得从一个月前说起,导致雅婷出现在这个咖啡厅里的真正原因归根结底其实是因为一个月前的一次失败的夫妻性生活所引起的。

那一天正好是他们的结婚纪念日,本来一切都很顺利的庆祝活动在最后一刻却前功尽弃,原因是雅婷突然对一切没了感觉。不知是因为连续五年的如同例行公式般的庆祝方式还是丈夫那几乎一成不变的性爱模式,亦或者是别的原因。反正雅婷在丈夫的激情面前显得格外的冷静,顺带也影响到了丈夫的心情。在经过了一个多星期的努力宣告失败后,雅婷开始怀疑起自己是否得了「性冷感症」。

最后,在她的丈夫介绍之下,她与那位心理学专家约定了见面的时间……

从雅婷开始喝酒的时候起已经过去了十分钟,这段时间里她一直觉得非常难为情,原因当然来自于她身上所穿的那套足已令看过她的男人想入非非的衣服。她再一次的将短短的裙子向下拉了拉,儘管这里除了她和酒保之外没有一位其他的客人,她还是羞得满脸通红了起来。

她怎幺也不懂为何要让她冒险穿上这种会让人害羞的衣服,从走出家门到这间咖啡厅的这段路程里,自己已被人视奸了无数次;一想起刚才的那些好色的目光,雅婷就感到混身无力。

店门打开了,却不是要等的人。只见一位壮汉大刺刺的走了进来,刚进门便将火热的目光投向了雅婷的身体,从浑圆挺翘的胸部一直注视到了双腿之间,看得雅婷一阵酸软。壮汉朝她不怀好意的笑了笑,然后吹着口哨选了一个靠近她的位置坐了下来。

(他正在想什幺呢?可能正想像着我光着身子躺在床上任他姦淫的样子吧,不知道他的那根东西是什幺样子的?)雅婷在不知不觉中竟产生了性幻想。

(我是怎幺了?竟然会想这些东西?)当雅婷回过神来时,却感到自己四肢无力,全身也热了起来。

「小姐,下了药的酒喝起来不错吧。」酒保露出一副邪恶的笑容。

「什幺!?你在酒里下了药?」雅婷语气中透出一股惊惶:「你想干什幺!我身上可没带多少钱。」

「钱?美丽的小姐你大概搞错了吧,我只是对你的美色感兴趣而已。」

「这幺好的货色我还是第一次遇到,老规矩?」不知何时,壮汉已来到了她的身后并将她强行搂在了怀了。

「好了,快将她带到房间里去吧,今天得提早打烊了。」酒保淫笑着说道。

「嘿嘿……」壮汉笑着将雅婷扛进了内室……

……

「呵呵,真是杰作……」两个淫魔望着眼前摆弄好的女体发出由衷的惊歎,全身只留下了性感的黑色长统丝袜的雅婷四肢被分开固定在柱子上,雪白的成熟肉体在柔合的灯光映照下显得有些发光。此时的雅婷羞愧万分,恨不得立既晕过去,不再醒来。

「小姐,穿成这样是想勾引男人吧。」

「那还用说,这头母猪大概是没有男人的鸡巴就活不下去的类型吧。」两人搭档着用语言污辱着雅婷。

「住……住口……」雅婷软弱的挣扎着。

「哟……快看,这母猪下贱的骚屄发大水了,大概想我们用鸡巴狠狠的操她吧。」壮汉残忍的奚落着可怜的雅婷。

「真的吗?那我得仔细瞧瞧。」酒保大笑着拿出一支小型手电筒,对準雅婷的蜜穴打开了开关。

「呜!!!」雅婷发出了一声微弱的呻吟声,拚命想要夹紧大腿以保护自己的蜜穴,无奈双腿已被牢牢的固定了起来,最终雅婷放弃了徒劳的低抗,闭上双眼任由自己的蜜穴在手电筒的照耀下赤裸裸的展现在了两个男人淫邪的目光前。

「哥门儿,你说得不错,这头母猪的骚屄看来真是饿了,怎幺办才好呢?」酒保淫笑着问道。

「那还不简单,找条香肠给它吃呀。」

「不过,这个突起的地方叫什幺?」酒保故作不解的指着雅婷的阴蒂问道。

「那个,对不住,以前没学过,我也不懂。小姐,你能解答一下我这位兄弟的困惑吗?」壮汉带着嘲笑的口吻问道。

「……」

「唉呀,人家不肯说耶,怎幺办?」酒保摊摊手,一脸无奈的神情。

「小姐,希望你能乖乖合作。」壮汉抓起雅婷的脸,似乎他对雅婷那一脸屈辱的表情非常感兴趣。

「……」雅婷别过脸去,还是一言不发。沉默,是她最后的妗持。

「这可难办了,她大概还不懂得现在的处境,怎幺办呢?」壮汉看了一眼酒保。

「我有一个好主意。」酒保说完走出了房间,当他再次出现时,手上已多了一条细长的小青蛇。

「它叫做『小青』,是本店的吉祥物,可别小看它,它可是很厉害的哟!」酒保不怀好意的笑着。

「真是个有趣的主意。」壮汉接过蛇送到了雅婷的面前。雅婷立刻露出一副恐惧的面容来,但仍旧不肯开口。

「哼,看你能嘴硬到什幺时候。」壮汉一脸恶魔般的笑容,将蛇往雅婷面前送了送。当蛇信接触到雅婷脸部的皮肤时,雅婷几乎崩溃了,但仍自强忍害怕。

「真伤脑经,只好这样了做了。」壮汉将蛇放到了雅婷的身上。

雅婷的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全身的肌肉绷得紧紧的,最后的心里防线被攻破,她哭喊着大叫:「那里是阴蒂,是我的阴蒂。」

「很好,乖孩子,那这里呢?」壮汉又指着她的尿道口问道:「这里是用来干什幺的?」

「是尿道口,用来排泻尿液用的。」

「真是奇怪,这条蛇有什幺恐怖的,让她这幺害怕?」

「快拿下来,快拿下来!」雅婷陷入了半癫狂状态,扭动着,企图将蛇从身上抖落。

「啊──」雅婷发出一声绝忘的叫喊,她全身激烈的颤抖了起来,紧接着,一股清泉从她的尿道口里激射而出,喷射了足有好几尺远。

「这女人真是厉害!」壮汉与酒保看傻了眼。

「求求你们,要强姦就强姦吧,请别再折磨我了,我受不了!」雅婷哭着哀求。

「放心,只要你好好表现,我们是不会对你怎样的。」

「好了,该给小姐换种姿式了……」两人将雅婷换成了面部朝下的姿式。

「唔,还是大屁股摸起来爽。」酒保走到雅婷身后开始抚摸起她那光滑肥嫩的大屁股来,然后分开了她的屁股露出了娇豔的菊穴并将嘴唇印了上去,随后便发出了淫糜的声音。

「啊!那里……不行!」自己的屁眼儿被人这样舔着,令雅婷惊慌失措了起来。

「来,帮我舔舔这个。」趁雅婷张口惊呼时,壮汉掏出了粗大的阴茎,捏住她的鼻子猛地插进了雅婷的小嘴里。

「唔……」雅婷一声闷哼,整个小嘴被粗大的阴茎塞得满满的,带着男人臭味的气息让她几乎呕吐。自己的丈夫以前总是温柔的对待自己,而现在却被人这幺强暴,屈辱的打击令雅婷泪流满面。

面对男人的强暴,她只能拚命摇晃着头部以示抗议,来回飘动的长髮却让男人更加兴奋起来,壮汉用双手紧紧钳住了雅婷极力晃动着的头部,更加快了阴茎进出的速度;在雅婷身后的男人也对应着用手指疯狂的抽插起雅婷的蜜穴。

最后,男人一声怒吼,将炙热的欲望尽数渲泻进了雅婷的口腔中,而雅婷则在猛烈的撞击与阴部强烈的刺激下翻起了白眼,阴户一松,一股水柱再次狂喷而出……

「好了,该上正餐了……」壮汉看着正大口吸着气的雅婷,毫不留情的将阴茎插入了雅婷的阴户里。

「啊……啊……啊!!!」男人粗大的阴茎带给了雅婷强烈的刺激,此刻的她如同狂风中的花朵般被欲望的风暴无情的催残着,男人每一次的猛烈攻击都会让她的身体无助的抖动那种抖动一直延伸到了灵魂的深处。渐渐的,她的身体开始适应了男人粗大的阴茎,欲望已将她征服,她的脸上一片潮红,美丽的双眸带着一丝欲望,一点朦胧,但还闪耀着一抹理智的星光。

随着男人激烈抽送,女人的身体越来越配合,她疯狂的迎合着,扭动着,嚎叫着,口水混合着精液变成一条发着亮光的银线从嘴角落到了地上;香水与女性肉体的气味夹杂着男女交媾时特有的淫糜气息在不大的空间中散发着,男人受到了刺激化身成为了狂乱的打桩机,女人则蜕变成了发情的雌兽。

到达高潮的顶点时,男人紧紧抓住了女人的肥屁,女人则全身痉挛着迎来了绝顶的高潮。

壮汉从雅婷身上退了下来,由一个施暴者变成了旁观者,早已等得阴茎发涨的酒保来到了女人的身后。

「操,都被撑得这幺大了,得想个方法才行……」望着正缓缓流出精液的蜜穴,酒保鄙夷的说道。此时的雅婷由于高潮的关係感官上变得有些迟顿。她全身的肌肉因高潮的余韵而有些松迟,酒保的阴茎毫不费力的插了进去。

「他妈的,怎幺这幺松?」酒保不满的皱起了眉头,可惜不管他如何用力运动,雅婷都如一滩烂泥般没有什幺反应。

「喂,刚才你太用力了吧,害我现在都没法干了。」酒保不满的对壮汉抱怨道。

「关我屁事,要爽自己想办法。」

「办法不是没有,只是要你帮个小忙,你看小青好像挺喜欢这贱货的。」酒保朝在一旁抽着烟的壮汉说道。

「呵呵,真有你的,这种主意也能想得出来。」壮汉大笑着,将小青蛇交给了酒保。

雅婷只觉背部一凉,一条细细的东西不断拍打着自己火热的背部,她的心立刻就提到了嗓子眼,无尽的恐惧让她全身绷紧,不住的颤抖着。

「你看它多幺喜欢你。」酒保将蛇放到雅婷眼前说道。

「想知道我下一步準备干嘛吗?」男人残忍的说着,用手指在雅婷的菊穴划着圈。

「难道……求你,别这样!」察觉到男人的意图,雅婷发出了惊恐的声音,同时拚命缩紧菊门企图阻止男人的进一步行动。

「好了,为自己祈祷吧。」男人在雅婷耳边轻轻说道,将蛇塞进了雅婷的屁眼儿中。

「啊……啊……啊───!」雅婷察觉到一个冰凉的物体钻进了自己的屁眼儿里面,她再也支持不住,发出了如同临死前般的悲鸣声。一时间,女人的嚎叫声;男人的狂笑声传遍了这间屋里的每一个角落。最终,雅婷晕了过去……

*** *** *** ***

「老婆,你醒了?怎幺不多睡一会儿?」清醒过来的雅婷看见的是丈夫一脸关切的表情,原来是一场梦?雅婷松了口气,下意识的环视了一下四周,赫然发现卧室里多了一个玻璃缸,缸里的东西,正是那条青色的小蛇。

「这东西怎幺会在家里!!!」雅婷抑制不住的发出了尖叫声。

「怎幺了,亲爱的,不是你买回来的吗?」丈夫笑道「自己买的还怕?」

「是我买的?」雅婷回忆着梦中的一切,突然觉得浑身火热,下体也溢出了蜜汁儿。

「老公,我想……」毕竟有些难以启齿,雅婷红着脸,声音小如蚊蝇。

「老婆,我爱你。」不用雅婷进一步的表示,丈夫已心神意会,急切的除去了身上所有的负担,翻身压了上去。这一次,两人都达到了最高的满足……

*** *** *** ***

一星期后,丈夫的办公室。

「谢谢你的帮助。」他似乎正与什幺人通着电话。

「没什幺大不了的,我们是老朋友了。对了,下次有个聚会带嫂子一起来玩吧。」

「没问题,只是我还是有点不明白,你是怎幺做到的?」

「呵呵,这可是专业机密,如果你感兴趣,下次见面时我们再好好聊聊。」

「那幺下次见。」

「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