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春色  »  丁字裤一夜情

丁字裤一夜情

      

我叫林冠紘,朋友都叫我「紅人」,21歲,德大大三生,過著和一般大學生一樣~無聊。玩。鬧。唸書考試,日復一日的生活;也曾在三年的學生生活認識過幾個女朋友,有些有過關係,有些則沒,有些還頗具姿色,有些很平常,總而言之,在眾多的德大學生,我是很平常一群裡的很平常的一個人,和我外號「紅人」一點都不搭嘎我和我的室友小童,相差很多,他是學校外文系的高材生,能唸書。
Face佳。口材好。也是社團中數一數二的紅人(和我這虛有其名的紅人不同)……小童的夜生活也算豐富,常常看他帶著不同女生回我們兩個共住的外宿宿舍,有校外也有校內的,環肥燕瘦,各有不同……因此,我也常被「流放」到宿舍外面,有時還一個晚上回不去……但,也因為小童,我才有機會有了那次經驗,精彩絕倫的經驗……紅人,我今天要帶個女的回來宿舍喔!「小童在手機中這樣講著好啦!我知道怎麼做了」我懶洋洋地回他不是啦!「他在手機壓低聲音說」這女的,很敢,她……我說我和你住同一地方,我已經準備帶她回來寫報告了「寫報告,做功課,是我和小童間的密語,指的就是帶女孩子的回來大幹一場羅!

是喔!那又關我什麼事?」我還是懶洋洋地回他,順手抽了件外套,準備流~浪~在~淡~水啦!
你聽好啦!她超辣,超美,也超敢的,我和她說……玩???「我心裡一個霹靂打下來,不會吧!?忙問小童說:」真的假的?她答應了嗎?等等,你說她很美,確定?「上次學妹小幽,小童也說是絕世美女……對啦!人很高,Face也不賴,但美中不足是兩個荷包蛋……最重要是,我不要說吃荷包蛋了,連看的機會都沒,絕世美女或絕世醜女又和我何關?但這次不同,我得小心點問……真的啦!我說了好久,她一直不答應,我後來說,趕我室友出去也不大好,不然,我們做,給你在旁邊看……馬的!我就知道沒那麼好的事,但……聽起來很誘人,至少比冷冷的淡水風有趣多,也刺激多了!

好……那……那你趕快回來吧!」「知道啦!你先把家裡整理一下,我半個鐘頭內到真是%#@%¥……我還得為他們鋪床整理東西,靠……我豈不成了炮房的龜公了!?愈想愈不爽,但……嘴巴這麼說,也還是把宿舍內整理的像樣點了!

哇!你們住的地方不錯喔!」一個悅耳又帶著一點細稚的小孩子的女音說著「是啊!來,這就是我和你說的紅人-林冠紘,紅人,這是妃妃姐,她可是配音圈的喔!你念大傳的,可以和她請教一下喔哇……小童這小子,這回真的利害!釣到一個年紀大我們3~4歲的女孩子,而且,真的如他所說,是個大美女!!!她不高,約162,小巧高挺的鼻子,薄薄的嘴唇擦著淡橘色的口紅,水汪汪的眼睛,好像會勾人神魄,一襲淡黃色的連身裙,雪白的雙手勾住小童的左手,胸部擠壓的變形,有B……呸呸呸!我看有34C……嗯,搞不好有D……她比任何一個小童帶回來,或認識的女孩子都還美……呼!

我當然也客套地,說了幾句久仰之類的客套話(馬的!半小時前我連她的名字都沒聽過呢!久仰個屁?),等小童先安頓這女的後,我就馬上拉著小童低聲問:」喂!你說她要……她要讓我看你們在這做?到底真的還假的啊?「小童也壓低聲音說:」對啦!這妞騷的很,在PUB邊喝邊聊,後來搞定了,我說有室友,開玩笑說要不要來個3P,她還遲疑了好久才回絕呢!說她又不認識你什麼有的沒的……我講到後來,就說乾脆讓你在旁邊看,死拉活拉才騙到的,你見機行事啦!「我點頭如搗蒜的,連說」 是!是!是!

喂!你們兩個男生在那鬼鬼祟祟說什麼啊?「妃妃坐在床邊笑著說」喔!沒啦!我要先去洗澡了「我隨便拿著一些衣物,就往浴室走了在浴室的洗手盆洗了個臉,就聽到外面傳來」嗯……嗯……「的聲音,我想」不會吧!那麼快就開始搞羅?

「忙將浴室的門輕輕地打開點細縫……我們住的地方不大,浴室門斜對著小廳,小廳的旁就是放著我和小童睡的雙人上下鋪的床只見小童和妃妃坐在我平常睡的下鋪,小童的雙手,一手勾著她的右肩,左手就在她的身上滑來滑去,小童的嘴還在她的耳邊又講又親又舔,只見妃妃眼睛微閉,小小的嘴微張,輕輕地呻吟著後來,小童親著她的耳和臉,手也伸進她的裙內,撫摸著妃妃的大腿,沒穿絲襪,」

哇!!!好白「我在浴室的門後看的很清楚,這女的皮膚真白,真好……她的大腿微張,手也勾搭上小童的身上了,小童低頭,一嘴就吻上了她的嘴,兩個人側坐在床邊抱著親了起來,舌頭還互相伸到對方嘴裡,吸著對方的口水……小童的手不斷在妃妃的背摸著,緩緩拉開她連身裙背部的拉鏈,然後手卻又往下摸著她的腰到大腿,然後邊拉著妃妃的裙擺往上拉,一邊拉一邊摸向她的屁股……這女的也真是騷,我看她也想要的要死,還將坐著壓住的裙擺,抬高了屁股讓小童好往上拉,兩人還在親嘴中……那女的裙擺都整個拉到快到腰了,遠遠的由我這角度看,裡面看不清楚穿什麼花式……小童邊親著她,一眼望向我這,馬上把妃妃拉向床邊,面向著他,屁股卻對著我這方向,」哇~丁字褲!!穿著是條黑色帶黃花碎邊的蕾絲丁字褲,把她那粉嫩的屁股襯托的更雪白了,小童這傢伙,還兩手不停在她雙臀不斷揉捏著我看的受不了,也開始躲在門後,脫下褲子打起手槍來……接著,小童把她的連身裙整個拉起,也露出了她的整個光溜溜的身軀(還穿著胸罩和丁字褲啦!︿︿),「嗯……好白喔!好光滑,好細緻的背部……她應該是34。25。35吧!?」

我心裡這麼想時,妃妃姐這時也被那動作,整個身體滑到了小童的雙腳間,坐在了房間的地毯上……兩人的嘴終於分開了,卻又同時手忙腳亂的在脫著小童的褲子……只見那兩人手忙腳亂的拉扯著小童的褲子,很快地,小童外褲和內褲一併被脫了下來,小童的上衣也自己除去,咦?妃妃怎麼還半跪著在小童兩腿間不動?莫非……我在浴室裡隔著門縫看著,只聽見兩人輕微的對話聲,但聽不清楚,其中,還夾帶著一點輕笑聲……後來,只見小童用手撫摸著妃妃的頭,好像摸小狗一樣,而妃妃姐也並未因此而看著小童,低著頭……這回是豬也知道這女的在幹什麼啦!真主動……馬的,就是從我的角度,妃妃姐是正背對著我,根本看不見她的臉!

這時突然聽到小童發出呻吟聲: 「嗯……喔……喔……」我的手槍也打的更快了小童這時又瞧瞧我,挪了挪身子,我知道小童是想讓我看清楚點,心裡好生感激他(馬的!他在外面爽,我在這裡打手槍,我還要感激他……真是太……太……太沒出息了)而此時妃妃姐的頭&肩也跟著他而移動,身體大部份卻還是保持原來的姿勢只聽小童說:「可以……啊…… 可以含進去了!」哇靠!!!剛剛還沒正式來喔!?要知道,小童也不是省油的燈,難道,那女的……技巧這麼好?

此時的角度,我可以看的比較清楚妃妃姐的側臉和小童的那根欣賞了……咦?也沒很長。很粗大啊!?和我差不多,龜頭還比我小的多的多……怎麼,有時隔壁和樓下(我們住公寓式的套房)的其他學生,在要上課時,在門外見到我,都是一副笑的詭異的臉?有時女孩子還會丟幾個衛生眼過來……之前,我當然也猜到是「寫報告」的聲音太大,但…… 嗯!看來,小童必有他的過人之處了!

此時,小童斜斜靠著床頭,妃妃也斜斜地半跪在床邊,右手握住小童的雞巴,嘴裡不知和小童說了什麼,微笑了一下,就低頭含住小童的雞巴,吸吮了起來……說真的,這女的真的不是蓋的!薄薄的嘴唇,緊緊夾住小童的雞巴,頭由慢到快。再由慢到快的晃動著,長長燙大波浪的頭髮也不停飛揚起舞,弄的小童啊啊亂叫,有時她還吐出來,還邊往上看一下小童,邊伸出長長舌頭舔著他的龜頭周圍和馬眼,好像在向小童示威說:「沒試過吧?看!你這個大學生也不過如此!

小童此時好像也覺得這樣下去不行,伸出了一隻手在妃妃背後解開了胸罩的勾扣,然後將她的胸罩整個除了下來……天啊!!!!!這時我看到鼻血快噴到他們兩人了……我……從沒看過那麼大,卻又那麼挺的奶子,我是指實際的…………D……沒錯吧?哎~~管它的……管它ABCDE……只是她的乳房……怎麼,真的是」怎麼「可以那麼大又翹!?豈不是……要把台灣的女孩子都給氣死了?而乳頭好大,深紅色帶點棕色,乳暈看起來還好,普通大吧!但乳房好白,好嫩喔……看的出,這女的,平常也很重保養,不只臉蛋……但順著她的挺立的乳型,那兩顆大而立的乳頭,感覺竟是微微往上翹……我手槍打的更快了!

我隔著段距離看她的胸部,已是如此讓我驚艷,小童在近距離,感覺當然更是霹靂!只見他一手撥著妃妃的頭髮,一手慢慢在她的胸部撫摸。畫圓……這時,我真的不得不佩服小童,在如此美麗。騷艷的美女,還一邊幫他口交下,露出那麼美的胸部,竟然還沉的住氣,慢慢挑逗她!?除了利害,還能說什麼?要是我,早一把捏爆她的奶子了……這時,妃妃這女孩,似乎再也不是純攻方了,縐眉頭的表情多了;吐出雞巴來嬌喘。呻吟的次數多了;在幫小童口交時,伸手抹去自己口邊的口水,和想伸手撥去小童撫摸她胸部的動作多了;屁股擺動的頻率也高了不少……雙方,好像是交兵的兩國,都要看誰先撐不住,誰先求饒!這時小童的手也不再只是畫圓。撫摸,而改更重的揉捏,誰知,這一下,妃妃姐馬上投降,叫著:「輕……啊……輕點……嗯嗯……嗯……啊……小童知道他贏了,馬上他拉著妃妃上床,背坐在他打開的大腿中間(這角度我看的好清楚),將她的兩腿有點是M型的扯開,然後先是兩手玩弄著妃妃姐的雙乳,然後又再是一手玩她胸部,另一手伸到她的內褲那,隔著內褲間接刺激著她的下體! 

啊……嗯……嗯嗯……好……好舒服啊……啊啊……」哇!不愧是配音圈的,連叫床聲都那麼好聽!

只見妃妃一手扶著小童在搓揉她胸部的手,一手反手勾住小童的脖子,接著,小童的手更伸進妃妃姐的丁字褲裡,直接用手指攻擊她的性器官!

啊……不要「此時,她勾住身後男人的手,動了一下想拉住伸往自己內褲的那隻手,卻晃了一下,又勾回小童的脖子」啊啊啊……好舒服……嗯……啊啊…… 啊……「」妃妃姐,是舒服,還是爽?「小童手的動作更快了啊……爽……啊啊啊啊……爽……啊……好爽……啊啊……」天啊!妃妃呈M字型的下半身,竟然自己前後搖動了起來你真的很難想像,看似有點清純加一點點稚氣未脫(和她實際年紀實在不合),又如此美麗的臉蛋的人,也可以有那麼淫蕩的表情,做著如此淫賤的動作!

我在浴室裡射了……但小童在外面還仍不放過她,只看到小童將她的內褲很快脫下,還故意讓它掛在妃妃右腳踝上,而隨即把她雪白的雙腿張的更開,連她的屁眼隱隱約約都可以看到……兩手也並用的玩弄著她濕濕亮亮的淫穴!

她的陰毛很密,但卻不是太多,很明顯地是經過細心修過,可能是為了穿高叉內褲和泳裝時而修的吧?為什麼可以這樣說!?因為,連她的穴旁,都有一些細微的陰毛,一路長到快到屁眼了,顯然體毛豐盛!

小童的頭從她的右臂彎中鑽出來,貼著她的乳房,低頭看著他雙手的玩物,一下用兩隻手把她的大陰唇打開,一下伸兩三隻指頭進去狂戳……啊……啊……啊…… 別……嗯……啊啊……好爽呀……啊……「她除了淫叫之外,除了皺眉之外,竟然還有幾分害羞的神色……眼睛有時微張一下,卻是往我這裡飄來!顯然她也發現我在偷看了,但……如果小童知道我已經射過了,他會不會在事後罵的我臭頭呢?

事實證明~是會的!!!他在事後抱怨我了事了也不通知一下(怎麼通知啊?),害他硬的痛的半死,早就想插了……小童此時自然還不知我已完事,還故意對著妃妃說:」姐姐,你是哪邊爽啊?「說完一手亂插著她的穴,一手按著她如豆子的陰核嗯啊……我……啊啊啊……穴穴爽……啊……穴穴爽啦……停一下……啊……拜託……」她叫的好蕩,看來明天我又少不了要吃幾次同棟的女生又凶又不屑的白眼了!

聽到這樣的美女求饒,換做是各位,會停嗎?

……當然不!︿︿小童是老手,自然也不會停,反而誇張的用兩手,各兩隻手指,像打樁的輪留快速地抽插妃妃的淫穴!我那時,真的很怕她的下體會被小童這樣亂搞弄壞了,後來,才知我真的是有夠無聊……後話,先不題,回過頭來,妃妃叫的更歇斯底里了「不……啊啊啊……這樣不行……啊……」妃妃好一部份的陰毛都已沾濕了,如同緊貼的兩人,被汗水沾濕了一般!

她的右手是勾住小童的脖子,不能動,左手想拉住小童的手,伸了一下又好像不想拉,整個白白的臉蛋紅通通的,眼睛有時張開看著自己的下體,有時又緊閉著雙眼……突然,她的表情好像要哭,眼睛微張,雙眉緊鎖,小嘴大張,口水從嘴角流下,叫著:「啊啊……討厭……討厭……啊啊啊啊……要到了……要到了啦~~~~~啊哈啊啊啊~~啊哈啊啊啊~~唔唔~~~~~~~~~~~~」只看她的腰枝亂擺,雙乳亂顫,下體狠狠的射出一道又一道白白透明的液體……天啊……我看了快昏倒了!我先前看到妃妃的小陰唇略呈花辦型,還不甘寂寞的些許掙脫在大陰唇旁,我就猜想這女的性經驗應該是超豐富,也應是個吃慣「重鹹味」 的成熟女子……問題是,我也不是沒碰過或看過會潮吹的女生,但怎麼可以(又是怎麼可以︿︿「)……怎麼可以這麼一個美麗女生,可以潮吹的淫液那麼多!?那麼強勁!?

真的……光看部份畫面,你真可能會誤以為是一個男人在猛烈射精……此時,浴室內浴室外的兩個男人都看的興奮,也都看傻了……但我,卻真的有點累了,我打開蓮蓬頭,水注衝去了之前射出的精液,我想開始洗澡了,而浴室外的大戰卻才正要開始……!

轉貼〕美女宿舍一夜情嗯嗯……啊……啊……啊……妃妃那又細又膩的銷魂叫床聲音,伴隨著床鋪搖晃的吱吱聲,在我洗澡時的水花聲下,還是可以聽的一清二楚,不過我卻沒太過興奮的心情,可能是剛射過一次了吧!?可能是看到一個那麼細嫩白淨的女孩,隱藏在她無遐表面下的真實情慾,竟是那麼直接又淫穢,而被震撼了吧!?不論什麼原因,奇妙的是~我這個澡洗的很輕鬆,沒有手忙腳亂。沒有匆匆忙忙。也沒有因浴室外兩人狂亂的叫聲而影響,也或許是在心裡覺得,應該要在他們辦完了事,才該出去吧!?總之,我洗的很慢……良久,我覺得我身上的皮都快洗了兩層下來了,頭髮也潤過兩次絲,再也撐不下去了,上身打了個赤膊,下身穿了條短褲,心裡想著:」小童這傢伙也該玩夠了吧?沒一個鐘頭,也有四十分鐘了……「我打開了浴室門走了出去。

……能說什麼?他們竟然還沒搞完……小童壓著妃妃,肩上正扛著她的右腳,她左腳則被打的開開,掛在床沿,下身正快速又有規律的前後擺動著!

隨著小童的擺動抽插,是兩人肉體拍擊的啪啪聲,而夾雜著比」啪……啪……啪……「更大聲的」噗滋……噗滋……「聲音,這自然是被兩人接合處擠壓而大不得了的水聲了,當然,其中最大聲的還是兩人的叫床聲……啊……嗯……」妃妃往我這看了一眼,又緊閉了眼大叫「小童……嗯嗯……他……他洗完了啦……啊啊…… 嗯……啊……沒關係……啊……反正姐姐你也愛被看啊……對不對?嗯……啊啊……真爽……」小童叫的聲音還不比她小呢!

才不是……啊啊……又……嗯……啊……啊……嗯啊!「妃妃兩手肘撐著床墊,將屁股稍稍提高,下半身也配合著小童的動作,而一起擺動起舞著」要……要死了啦……啊啊啊……好……好爽……人家……啊……好爽……嗯……嗯……啊……這時我索性坐在地上的懶骨頭,正對著床鋪,一邊拿著毛巾擦著未乾的頭髮,一邊欣賞著這難得一見的「活春宮」!

在維持這姿勢沒五分鐘,小童將她的腳放下來,然後把她兩條腿纏在自己的腰間,緩緩地坐了起來。妃妃看起來也很有經驗地把雙手緊摟住小童的脖子,兩個人挪啊挪的,很快速地,小童抱著她站了起來,就在我面前抽插著妃妃……我的角度是斜斜的由下往上看,妃妃是背對著我,兩塊雪白的臀肉被小童緊緊的用雙掌抓著,也由於如此,妃妃那被根雞巴填滿,洞口還不斷冒出白白又帶一絲絲小小水泡的淫穴,粉粉嫩嫩。旁邊還有不少細細體毛的屁眼,都……

啊……啊啊……不要這樣……他……嗯……啊……人家那邊會被他看光啦……啊……討厭……啊啊……啊「嘿嘿,妃妃姐沒錯……我是都看光了,不過,我看沒多久,卻反而整個身子往後,離開了「最佳席位」。

你問為什麼???因為我剛洗完澡啊!兩人的汗水,夾雜著妃妃被擠壓出來的淫液,噴的。灑的。滴的我雙腳都是……我換到兩人的旁邊,免得受交戰的「炮火」波及!

只看到妃妃兩隻手臂掛在小童肩上,勾著脖子,兩腿纏繞著小童的腰間,豐滿堅挺的雙乳因為兩人抱住緊貼著,像是被用力捶擊過的大饅頭,變型,卻又壓不太扁……妃妃姐……我這個姿勢插的你爽不爽?幹的你夠不夠深?」小童似乎是故意問給我聽的啊啊啊……爽啊……很爽……嗯……嗯……啊……說清楚點!!!「小童命令式的說,又順道用力往上頂了一下」你是不是被我幹的很爽!?說清楚啊……討厭……啊啊啊啊……我說……我說……嗯嗯……啊要說就快點……啊……快說!!「小童又連續猛頂了好幾下,水聲更大了。

啊啊啊啊……我說我說……啊啊……嗯……我被……我被你……幹的很爽……啊……啊啊啊啊啊啊……穴穴啦……穴穴被幹的很爽啦……啊啊……」小童邊動邊逼,就將妃妃弄的胡言亂語,不能自己了……不過,是不是她自己本來就淫蕩呢?我不知道…… 但是看她的表情,就像是被強迫說出淫語而痛苦扭曲著,只不過,她自己那個淫穴卻誠實的多了……啊啊啊……「妃妃邊親著小童滿是汗水的胸膛,邊叫著說」小童……姐姐要受不了了……啊啊……快放我下來……嗯……啊啊……喔……啊……要到了……又要到了啦……妃妃姐……你……啊……你淫水怎麼那麼多,到了那麼多次都還流不完啊……啊啊~~~~你不要鬧~~啊~~~快啊~~~~「妃妃都快哭出來了,小童聽到,也不敢再玩,連忙將她整個人放在床上,雙腿打開,自己則站在床邊,拿了個枕頭塞在妃妃的屁股下。

我急的忙叫:」喂!!!!!那是我睡覺的枕頭耶!「這時那兩個人當然不會鳥我……Shit!這女孩子婊的和什麼似的,淫水關都關不住,以後,我還要不要睡啊!?

只見小童不停用力的將下體挺進,嘴裡還氣喘呼呼的說:」妃……妃妃……你這麼會叫,不要去配卡通了,會教壞小孩子……啊啊,去……去配三級片……喔…… 乾脆去拍A片算了,幹!!!!!啊……喔……「咦????配卡通片的?算了,管她的,反正我也不看卡通,根本也不可能知道誰是誰配音的你……啊啊……別這樣說……啊……你好壞……嗯……啊……啊……好爽啊……啊啊啊……啊……妃妃兩手緊抓著我的床單,那兩顆又大又挺的深紅棕色充血的乳頭(穿上衣服,打死我都不信這樣的女生會有這樣子的乳頭,總會猜是小小粉粉的,一笑~呵呵……︿︿),隨著兩個玉脂般的大胸部,不停地晃動著……我心裡直想:」要是將她翻過來幹,讓她那兩個奶子亂甩,不知是什麼樣子……「而我短褲裡的雞巴,早就也像她的乳頭一樣,因充血而又硬直高挺了。

在小童的雞巴又重重抽插了幾十下後,他突然大叫:」啊~~~啊啊~~~~~~紅人……這……騷貨會咬人……啊啊啊~~~不~啊~~不行了~~~~「只看到小童將整個身體壓住妃妃,屁股短快地急速擺動……我是不知道在我從浴室出來前,妃妃姐高潮了幾次,但我卻知道……她,也很享受與她共樂的男性在高潮時,帶給她的衝擊與滿足,或許,那個動作,對女孩子,或是對她個人而言,有著不同的意義,不同的快感吧!?

當然,是不是真的這樣如我所想,我不知道,我不是她,我也不是女孩子。我知道的是~他們兩個終於搞完了……小童還真是調情高手,還不斷地輕輕撫摸著妃妃,吻著她,有時也柔膩說幾句調情的話,才慢慢小心翼翼地連保險套一同抽出她的體內。妃妃全身赤裸懶洋洋地倒在床上一動不動,小童拿了衣褲,說:」我先洗個澡,妃妃姐,你看你待會要不要也洗個澡!?然後我們三個出去吃個宵夜如何?「沒有人回答他,小童也不說什麼,笑一笑就走進浴室了。

……他們是爽啦!我呢?還是硬的好難過……滿腦子還是在想著妃妃所有愛戀時的呢喃,瘋狂時的動作,高潮時的嘶吼。」她好騷……馬的!好淫蕩……真騷!真騷!真騷……「我心裡一直在這樣想著,似乎不這樣在心裡罵著她,不能平熄我的慾火……只是這麼做,反好像造成了反效果……那個……紅……紅人,是吧!?你……幫我把我的內褲拿過來好不好?」妃妃躺在床上,膩聲地叫喚著我什麼?「我心裡還在想著剛剛妃妃的樣子和聲音,還在咒罵著她,根本沒聽到她在說什麼……」我沒聽清楚,你剛說什麼?

你很壞喔!「她笑了笑說,」你幫我把……丟在那邊的那條內褲,拿給我啦!我……我走不……走不太動了……我只看她已經起身斜倚在我的床上,一手拉著薄毯蓋住自己的雙腿和下體,一手檔住她那雪白高挺的雙乳,當然,只能勉強遮住「重點」……同樣白嫩略突的光滑的小腹,和小小凹陷的可愛肚臍卻漏了出來。臉紅紅的,皓齒輕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