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春色  »  女神老师的哀伤

女神老师的哀伤

      

九月十日,一個夜光燦爛的日子,對於W市著名大學的某個人來說,注定是個不平靜的夜晚,因為在這一天,任輝收到了他有生以來第一張退學通知書。

任輝是這個著名大學的一名大學生,今年大四,原本平平安安的過了這個學期就可以拿到大學文憑踏入社會。沒想到,前幾日的一次多管閒事,讓他踏上了截然不同的人生。

 

幾日前的夜晚,任輝剛從學校外的大排檔吃完晚飯,正在回宿舍的路上。他心滿意足的打著飽嗝,正在盤算著今天晚上看哪個女優的愛情動作片。走到一處陰暗的小樹林的時候,一聲微弱的「救命」吸引了任輝的注意。

原本他本著不多管閒事的原則,想盡快離開這個小樹林,好讓麻煩不扯到他的身上。但是這聲呼救聲讓他感覺很是耳熟,似乎是一個他很熟悉的人的聲音。在糾結了一陣子之後,任輝決定先過去看看情況,順便證實一下自己的感覺是否錯誤。

快步走了約兩百米,在確認了聲音的來源之後,他躲在了一叢灌木後面,悄然撥開葉從觀察著前方的情形。只見前方的草坪空地上,三個影子正在黑暗中劇烈的蠕動著,顯然是在野戰,而且還是3P。

在雲層間朦朧的月光照耀下,他模糊的看清了不遠處的動作。看身影是兩個男的在強暴一個女的,一個男人將女人推倒在地上,讓她以跪伏狀跪在地上,將她的雙手反剪在背後,雞巴正在她的屄中快速的抽插著,另一個男人則是一隻手摀住了她的嘴巴,另一隻手在不停的揉弄著身下晃動的乳房。

被強姦的女人則是努力的搖頭想要掙脫摀住的手掌向遠方呼救,可是嘴巴被捂得緊緊的,反而激起了男人侵犯的慾望,抽插得更加大力。

任輝看到這個情形,馬上明白了這是強姦,想了一想,如果自己被發現的話,兩個男的完全可以把手無縛雞之力的自己做掉。他馬上就能拿到畢業證書了,而且自己家裡還有父母要養,惹出事情的話自己就毀了,完全沒有必要趟這潭渾水。

做出決定之後,任輝緩緩的往後退去,想要藉著草叢的掩護離開這個地方。此時,一縷明亮的月光透過雲層,照在蠕動著的影子之上,他看了一眼,大吃一驚,地上正在被強暴的居然是自己班上的女老師——李月欣!

李月欣是任輝大四的任課教師之一,同時也是W市大學中公認的教師之花。丹鳳眼美人嘴,身材玲瓏有致,前凸後翹,特別容易引發男性荷爾蒙。她個性溫柔,對她的學生極為關懷。關於她的美貌,學校的全體學生經過激烈的辯論之後,一致公認為是教師中最美麗的,並且為她建立了專門的校內粉絲網站,只要是她的課程,都會貼在網站上,而且場場都有男生搶著擠進教室只為一睹芳容。

有好多男學生視她為夢中情人,打算發起熱烈的追求攻略抱得美人歸,但是李月欣從來沒有接受過任何一個男生的告白,讓許多荷爾蒙旺盛的男生碰壁而歸,從此視她為不可觸及的女神。

今年六月,李月欣發佈了即將與另一個名牌大學的男老師結婚的消息,讓整個校園轟動了好久,激憤的男生們把李月欣未來的老公整個都人肉了出來,其中有幾個過激的學生甚至寄了刀片到那個男老師的宿捨去。

李月欣得知此事之後,一向溫柔的她一反常態大發雷霆,據說還跑進校長室提出了辭職申請。這下把校裡所有男生都嚇了一大跳,紛紛向著李月欣道歉,從此之後李月欣的身邊再也沒有任何男生敢對她的生活加以干涉。

任輝也跟所有男生一樣,把李月欣當成了女神。只要是李月欣的課,他必定每場不落。也正是為了獲得李月欣的關注,他努力的學習李月欣所教授的課程,成為了大學中一個傳奇——「學渣堆中成長起來的學霸」。

可惜他再怎麼努力,李月欣都從來沒對他表示過特殊的好感,僅僅是對學生那樣的關心,即使是如此,也讓任輝感受到了莫大的激勵。他對李月欣的感情,連他自己都不明白,只能在沒有人的時候幻想著李月欣成為自己的女朋友,連電腦上的AV,都不敢幻想成自己的女神,怕玷污了她。

可是就在此時,任輝卻看到自己的女神,在這個黑暗的夜晚裡,被兩個男人屈辱的強暴著。他震驚了!憤怒了!隨手抄起地上的一塊石頭,從草叢中衝了出去,大力的幾下拍到兩個男的腦袋上面。

兩個男的明顯沒想到會有人多管閒事出來攪局,腦袋都中了石頭,頓時被拍倒在地。正在插著女老師的男生明顯被拍暈了,而揉著乳房的男子腦袋中了幾下,居然還沒暈。他捂著留血的腦袋趕緊從地上爬起來,再也不管自己的同伴以及自己的褲子,倉皇的向著黑暗中逃去。

任輝喘了幾口氣,看著地上的李月欣。只見她還是以剛才的跪伏狀跪在地上,渾身支離破碎的衣服遮不住她那完美的身體,細腰豐臀,一雙飽滿的乳房垂在胸前,峰頂的蓓蕾被草叢遮住難以看清,潔白的背部在月光的照耀下散發著神聖的光芒,私處的黑森林在月光的襯托下更加深邃,彷彿有著無窮的誘惑,只是一縷順流而下的血跡破壞了這份美感。

任輝看得入了神,搖了搖頭,看到女老師李月欣那屈辱悲痛的眼神正看著自己。他不知道自己該做些什麼,只好脫下自己的校服外套遮住女老師那外洩的春光。女老師那複雜的眼神看著任輝,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月光再次被雲層擋住,一切又重歸黑暗。兩個人在黑暗中相顧無言,一時氣氛陷入了沉默。

任輝抓了抓頭髮,不好意思的轉過身:「今天晚上的事情我什麼都不知道!我什麼都沒看見!我只是在這裡曬一下月亮而已!」

李月欣看著眼前這個不算高大的身影,認出了這個平時沒怎麼注意的男生。一時悲傷的心情捲上心頭,側坐在地上捂著臉痛哭了起來。任輝嚇了一跳,連忙回過身安慰著女老師,一不小心又看到了滿眼春光,趕緊又轉過了身體。

李月欣緩緩的停止了哭聲,帶著哽咽的說:「……任輝同學,我……唉……今天我的清白總算是被毀了……」話沒說完又哭了起來。

任輝心中一痛,真誠的對著李月欣說:「李老師!今天發生的事情除了我們兩個知道之外!別人都別想知道!我就算是死也不會說出去的!」

李月欣放下了捂著臉的雙手,一雙哭的梨花帶雨的雙眼看著地上躺著的男生:「……那他呢……」

任輝才想起來,自己砸得那麼狠,現在還沒檢查一下那個男的有沒有事情,趕緊將男生翻了過來看看他還有沒有活著。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這個強暴李月欣的男生竟然是當今市長的兒子,校裡有名的太子黨——杜東勝!

任輝的腦袋嗡的一聲炸開了窩,他苦笑了一聲,千躲萬躲,終究還是躲不過麻煩,自己一介屁民,居然用石頭砸暈了太子爺。這位爺在這個大學也是個有名的刺頭,他學習成績慘不忍睹,是被他的老爹動用關係塞進來的。平時沒做什麼好事,經常翹課去糟蹋別班的女同學,據說之前他也強姦過幾個學生妹,事發之後都被他的老爹壓了下去。看樣子這件事就算是被校內所有人知道了,也動不了這個爺一根毫毛,難怪他敢如此囂張。

既然杜東勝在這裡,那麼逃跑的那個男的,一定是他形影不離的手下兼馬仔黃阿毛了。他們兩個是在市長還沒發跡之前在同一個小區混熟的發小,從小壞事都是一起幹,尿也是一起撒。市長坐穩位子之後,杜東勝不忘這位兒時玩伴,就帶著小學輟學的黃阿毛一起進了大學,美名曰保鏢護身。沒想成保鏢沒保護好這位太子爺,還被石頭給磕跑了。

任輝的腦袋亂成一窩粥,一時間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辦才好。

李月欣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身體,站在任輝的背後,整理好心情用儘量平靜的語氣對任輝說:「任輝同學,這次的事情是我引起的,我自己承受後果。我不會跟別人說是你打傷了這個王八蛋的。」

任輝勉強擠出了笑容:「沒事的,光腳不怕穿鞋的,再說我打他們的時候他們不一定看到我,只要我們不說他們不會知道是我的。而且這件事對老師你很不好,你一定別承認自己被……被那啥了……」說到後面,他也不好意思的抓了抓自己的頭髮。

李月欣看著面前這個不怎麼英俊的小男人,嘆了一口氣。

任輝偷瞄了一眼李月欣外套下的春光,趕緊岔開話題:「不說了,我們先走吧,讓他們發現了就不好了。」

李月欣嗯了一聲,就由任輝扶著她,一起消失在了另一個方向的小道中。

只是他們沒發現,地上的杜東勝睜開了雙眼,一隻手捂著自己那出血的腦袋,低聲輕衊的笑了起來:「原來叫任輝麼?哼哼哼哼哼哼。」

 

思緒回到現實之中,任輝面對著面前的這張退學通知書苦笑了起來。市長的力量還真是大啊,沒幾天就查出了是自己砸的他兒子,而且短短的幾天就讓學校屈服,扔給自己一張退學通知書讓自己滾蛋回家。

果然還是鬥不過官老爺麼。任輝搖了搖頭,提起自己腳邊的行李袋,走向遠處那燈火闌珊的校門。走到一半,任輝突然決定還是先去找李月欣告別。於是雙腳折返,往女老師居住的宿舍區走去。

李月欣住在宿舍區的頂樓。任輝走到樓下,剛踏進門口,突然發現很奇怪。平時教師宿舍是有保安在底層巡查的,今天居然沒有保安在底層,也沒人盤問他來這裡做什麼,不僅沒有保安,整幢樓都幾乎沒有人影。他自嘲的一笑,自己今天就要離開學校了,還想這些做什麼。搖了搖頭,他轉身走向左邊的樓梯口。

剛到樓梯口,他隱約聽到了談話的聲音,這個聲音讓他怒火中燒不可自抑,是杜東勝跟他的馬仔!!他壓住自己沖上去打死他們兩個的衝動,因為在這裡動手對李月欣不利,而且他也想知道他們兩個來這裡做什麼。左右一看,發現正好旁邊的儲藏間門虛掩著,馬上躲進儲藏間關注著門外的動靜。

「嘿嘿嘿,真不愧是最漂亮的女老師,奶子還真白哩!逼也是美得緊,操起來真給力!」這個聲音是杜東勝。

「是是是!只有她的奶子才配得上您吃呢!只有她屄才配你操!別人都不配的!」這個充滿諂媚的聲音自然是黃阿毛了。

「今天真是爽啊,趕走了那個不開眼的任輝,李月欣就是我的了!今天晚上可舒服了!射得她一身都是,真爽!」

「是是是,真不愧是杜大少,威猛得很!簡直就是一等一的猛!李月欣能給你操一回已經是她莫大的榮幸了!小的承了您的光,也插了幾回,爽!」

「今天能給你插就當恩賜了,以後只有我能操她,你別想了。」

「是是是!」

兩個身影的遠去,讓任輝心裡掀起了驚濤駭浪,李月欣又出事了!!

他扔下了行李袋,卯足全身力氣快速往頂樓奔去。當他喘著粗氣抵達頂樓的時候,看到屬於李月欣的房門虛掩著,裡面一點光亮都沒有。他「砰」的一聲推開了房門,震驚的看到渾身赤裸的李月欣站在床邊,胸部和腹部沾滿了白色液體,她此刻正在拿著一把水果刀,準備割腕自殺。

任輝驚駭之極,馬上跑了過去一把奪下水果刀,將其扔出門外。李月欣一臉木然的看著來者,發現是任輝之後,再也忍不住,兩行清淚滾滾而下,抱住任輝嚎啕大哭了起來。任輝措不及防被赤裸的女老師抱住,聽著耳邊的哭聲,感受到胸前那兩坨玉乳的柔軟,頓時手足無措。只好用手拍著李月欣的背無言的安慰著她。

哭了半個小時之後,哭聲漸漸歇息了。李月欣也發現了自己赤身抱著自己的學生,紅著臉推開了任輝。任輝看了滿眼春光之後,也識趣的轉過了頭。

沉默許久之後,李月欣率先開口:「你看見他們了?」

「……是。」

「……那你知道發生什麼事了?」

「……嗯,但是我不在乎,你依然是我心中最美的李老師。」這一刻,任輝堅定了自己的心志,將多年表白的心念這一刻釋放了出來。

「……我明白,但是老師已經不是完人了…」李月欣眼神一黯,垂下了雙手。

「我不在乎!只要是李老師你!我什麼都不在乎!」任輝猛的轉過身,捧著李月欣的臉,堅定的對著她說。

李月欣看著任輝的眼神,緩緩的問:「……我被人強姦,已經不是處女。學校到處有人罵我是妓女,是賤人。連我的未婚夫都拋棄了和我的婚姻。就是這樣的我,你也不在乎嗎?」

任輝搖了搖頭:「我從來就沒在乎過你是不是處,也不會在意外人對你的評價。我只知道,你是李老師,我心目中完美的李老師!」

李月欣眼神一亮,似乎是做出了一個重大的決定,噗的一聲笑了出來:「你還叫李老師?叫我月欣吧!」

任輝將李月欣攬入懷中:「月欣,好,就叫月欣,我比你小,我叫你月欣姐吧。我要一輩子都叫你月欣姐!」

李月欣推開任輝,嗔怪道:「既然叫我月欣姐,那還不去關門?讓別人佔你姐姐便宜啊?」

任輝聞言才發現女老師姐姐此刻還是赤身裸體的,馬上紅著臉轉身去關房門。

「今晚你就別走了~記得上鎖啊~」一聲俏皮的話語從背後傳來,任輝一愣,回頭看時,李月欣已經跑進了浴室,隨後嘩嘩的水聲響了起來,明顯她在沐浴。任輝明白了月欣的話中之話,下面的雞巴不禁硬了起來。

浴室裡嘩嘩的水聲,激起了任輝的慾火。既然李月欣已經承認了他們的關係,那麼他就再也無所顧忌了。他一邊靠近浴室,一邊脫著自己的衣物,不到一會兒他就渾身赤裸的站在了浴室門口了。

浴室裡水汽盈盈,李月欣看到水汽朦朧的鏡子裡的影子,回頭一看,任輝已經走了進來,溫柔的一把從後面抱住李月欣的腰,雙手撫摸著她那光滑的皮膚。李月欣感到一根火熱的物體在自己的臀間滑動著,縱然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也開始臉紅了起來,一雙玉手蓋上任輝的雙手,阻止了他進一步的行動:「時間還很長,慢慢來好嗎?」

任輝想了一想,忍住了自己的慾望,點了點頭。

李月欣嫣然一笑,轉過身抱住任輝,一對酥唇印上了任輝的嘴,兩個人開始天雷勾地火的進行了熱烈的濕吻。此時任輝的手也開始不安份起來,左手從腰部向上攻略,撫上了李月欣那飽滿的玉乳,不停的揉捏著。右手卻一路向下,向著美妙的黑森林發起了探險。李月欣並沒有拒絕,她也被任輝勾起了慾火,感受到三方受襲,一波一波的快感讓她不禁銷魂得呻吟了出來。

任輝並不滿足現狀,他的嘴一路向下,從誘人的嘴唇到潔白的脖子,從勾魂的鎖骨到深邃的乳溝,最後攀上了玉峰,舔弄著吮吸著頂端的美妙果實。他把他從AV裡學到的技術都用在了她的身上,他能感受到她的乳房在他的撫弄之下開始漲了起來,粉嫩的乳頭也開始硬了。

「啊……啊……喔……好舒服……好弟弟……你吸得姐姐……好舒服……」一時間衛生間充滿了李月欣那誘人的呻吟聲。

受到李月欣呻吟的鼓勵,任輝也開始加緊攻城略地,他的雙手揉捏著李月欣胸前的一對美玉,嘴唇在兩個玉乳的頂峰不停的交替著,時而吸時而舔時而咬,帶給李月欣一波又一波的快感。李月欣在享受任輝帶給她的快感的同時,一雙玉手也撫上了任輝那暴漲的龍根套弄了起來,雖然技術很是生疏,但還是讓任輝刺激得快要爆炸。

任輝的右手突然探向了李月欣的私處,穿越黑色叢林,揉捏挑逗著花徑裡的一個小肉丸。這一下讓李月欣渾身顫抖,快感迭起,渾身無力,幾乎躺倒在任輝的懷裡。

「啊!啊!好弟弟……你好厲害……姐姐被你弄得好爽……啊……啊!」

「好姐姐,我的好老師,你來教我怎麼讓你更爽吧。」

聞言李月欣臉更紅了,他居然讓她想起了自己跟他還有一層禁忌的師生關係,想到此處,心懷激盪,感覺自己的身體更加的敏感了,差點淹沒在快感的海洋當中,呻吟也愈發大聲了起來。

「哦……哦……我的好弟弟……我的好學生……來……讓老師飛上天吧……噢……」

任輝不滿足於攻佔玉乳,他需要更多的快感,讓李月欣達到更高的高潮。他的嘴唇離開了李月欣的玉乳,舌頭一路舔過小腹,激起了李月欣身體的陣陣顫抖。最後,他終於即將抵達目的地——李月欣那神秘的美人花徑。

此刻李月欣的花徑已經是洪水氾濫了,任輝抽出了花徑中探索的手,可以看到上面那發出神秘光芒的粘稠液體。他壞笑著把手指放到李月欣的眼前:「好姐姐,你看看這是什麼?」

李月欣張開眼睛,聞言大羞:「你這個壞蛋……還這麼玩弄姐姐……嗯……啊……嗯……」

任輝愣了一下,沒想到李月欣居然把他的手指含在嘴中,舔弄著自己的淫液。

李月欣低頭媚笑著看著任輝:「怎麼樣?你喜歡姐姐這麼淫蕩嗎?」

任輝狂喜:「喜歡!太喜歡了!!」

李月欣滿足的笑了起來:「那就好……姐姐的淫蕩只對你開放喲……嗯……好舒服……」

任輝受到了刺激,性慾狂漲,他扒開了李月欣的花徑,嘴唇快速吻了上去,不僅親吻吸吮,舌頭還擠進了花徑之中舔弄了起來。

「啊!不要!啊……」

李月欣猛然受到攻擊,一大波的快感幾乎讓她飛上了天。她想要推開任輝的頭,玉手卻抱著他的腦袋往美鮑中推,想要得到更多的快感、

「不行……啊……哦……不行啊……弟弟……姐姐那裡……那裡髒……啊……」

「沒關係,我就喜歡姐姐這裡」任輝含糊不清的說了這句話,更加熱烈的舔弄起了李月欣的美鮑,舔得她的花徑濁浪滾滾,無盡的淫液「咕嘟咕嘟」的進了他的口中。

「啊……不行了……我要洩了……啊……哦……嗯……」李月欣搖著頭,雙手離開任輝玩弄著美屄的頭,轉而玩弄起了自己的玉乳,揉弄出了兩團幻化的美肉,感受著更多的快感。

「啊……我洩了……哦……啊!!」

一聲嬌呼過後,李月欣的身體驀然一僵,一大股淫液從花徑之中狂噴而出,澆了任輝滿臉,任輝大喜,大口大口的吸吮著李月欣的淫液。沒想到美女老師居然是傳說中的潮吹體質!!

李月欣整個人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整個人頓時脫力,無法再站立,差點倒了下來。任輝趕緊扶著李月欣坐在梳妝台上,嘴巴一邊吸著美人老師的淫水一邊不停挑弄,讓李月欣的高潮來得更加猛烈。

當李月欣停止噴發,任輝的嘴也離開了美人老師的美屄,探起頭跟李月欣親吻了起來,他將口中殘留的淫液全部渡到了美人老師的口中。李月欣下意識的配合著親吻著,來者不拒的全嚥了下去,高潮過後的腦袋當機了一會兒才想起來自己喝的是自己的淫液。紅著臉鎚了一下任輝的胸:「壞弟弟……你這樣子姐姐會越來越淫蕩的……」

任輝親了一下李月欣的鼻子,雙手在她身上四處遊走:「姐姐越淫蕩我越喜歡!我就是要讓老師好好的爽一爽!」

「壞人!」李月欣白了一眼任輝,感覺體力恢復得差不多了,便推開任輝,跪在了任輝的胯下,雙手撫弄著任輝那巨大的龍根。任輝一看,馬上明白了美人老師要用嘴來服侍自己。

美人老師在套弄了一會龍根之後,輕輕的嘗試著將巨龍納入自己的小嘴當中。由於李月欣處子之身剛破不久,性愛技術很是生疏,生怕自己傷了任輝的雞巴,只能親吻著龜頭,用舌頭舔弄著整個龍身。

「老師,沒事的,放進嘴巴裡面,輕輕的咬,舌頭動一動,沒事的。啊…爽!」

經過一段時間的磨合和任輝的教導,李月欣終於略微掌握了口交的訣竅,將雞巴吞入口中開始運動了起來。任輝感受到來自雞巴無限的快感,眯起了雙眼,下身開始微微律動了起來,配合著李月欣的節奏享受起她玉口的服務。

也不知道套弄了多久,任輝開始感到了自己射精的慾望越來越強烈,他想把自己的雞巴從李月欣口中拔出,卻發現李月欣阻止了自己的動作,玉口更加深的容納了自己的巨龍,開始劇烈的套弄了起來。任輝頓時明白,她發現自己想射了。便不再抗拒,主動挺動了起來,抽插著美女老師的玉口,每次抽插都帶出美女老師淫蕩之極的呻吟之聲。

「好姐姐……好老師……我要射了!嗯……」任輝忍不住自己射精的慾望,尾椎一麻,雞巴開始大力抖動了起來,一股股濃濃的精液射進了美女老師李月欣的嘴中。李月欣努力吞嚥著愛郎的淫精,奈何射出的量超出了她嘴巴能承受的范圍,從嘴角流了出來,滴落在豐滿的美乳之上,增添了許多淫穢氣息。

待到任輝射精完畢,李月欣白了他一眼,玉手將胸前的精液沾了起來,送入口中,吸吮著手指上的精液,然後玉口清理起了噴發完畢後疲軟的巨龍,將上面的精液一滴不剩的全部吸入了口中。任輝見到美人老師突破平時女神一面的淫蕩,剛剛冷卻的性慾又開始熊熊燃燒了起來,巨龍在美人老師的口中又開始慢慢的抬起了頭。李月欣感到口中的異狀,媚眼又給了任輝一記白眼,開始更加賣力的清理了起來。

任輝再也無法壓抑熊熊的性慾,看著正在身下舔吸的美女老師:「好姐姐!我要你!我要操你!」

李月欣聞言,吐出了口中的巨龍,示意任輝稍安勿躁。只見她站了起來,轉過身面對著梳妝台的鏡子,雙手扶著台邊趴了上去,美腿和美臀緩緩的搖動著,蹭著怒挺的龍頭,刺激著任輝的大雞巴,從視覺上挑起了任輝進攻的慾望。

任輝引導著巨龍來到茂密的花徑,龜頭已經進入了禁地的邊境。由於李月欣剛破處不久,處女地還是略顯緊湊,雖然之前還遭受過杜東勝的侵犯,但依然不減半分魅力。

任輝慢慢的挺進,發現美女老師的花徑竟然如此美妙,美屄之間的屄肉颳擦著巨龍,緊致的花徑即使有淫水的滋潤,巨龍的插入也沒有那麼順利。但也正是因為緊致,在任輝的雞巴插入後,感受到的是數倍於自慰時的快感。

「喔……我的好弟弟……你的雞巴好大……好滿……塞得姐姐我……好舒服……」

巨龍的入侵,同樣帶給李月欣巨大的快感,任輝每擠入一分,她就感到更加一分的舒爽。待任輝的雞巴插入到最深處的時候,李月欣開始主動搖起了自己的美臀和細腰,讓任輝的巨龍在花徑之間摩擦、出入、旋轉,一波又一波的快感讓李月欣如痴如醉,沉沒在其間無法自拔。一聲聲淫蕩的呻吟,響徹了這個夜晚。

「哦……哦……好爽……我……我要飛了……啊……啊……」

李月欣的主動,帶給了任輝無法比擬的巨大快感,但任輝不滿足于美人老師的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