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一棍走天涯~14

一棍走天涯~14

      

我是在酒吧认识了吧女阿凤的,本来,她那种「男人婆」的样貌和作风是完全不讨我喜欢的。可是有一次我偶然和她谈话时,却发现她和我很谈得来。她虽然是男人,却讲出许多男人怎样令女人欲仙欲死的手法,令我也觉得新鲜。

后来,我竟要求她和我出去租房一试,阿凤望了望手錶,她叫我要去就趁快,因为大家都是即兴,所以最好是趁热打铁。

良心说,我确是的确被她那魔鬼般的身材所吸引,真想一看全相,同时也乘机一试同这个「女大力士」上床到底有何不同。

她好识做,表示由她签单,如此这般就离开餐厅,阿凤又提意到她的家去玩,我连忙问︰「到公寓不好吗?租房我还租得起呀!」

她阴阴笑道︰「我不时说你租不起,而是我还有个同住的姐妹伴,你想不想一箭双雕呢?三个人一齐玩,一定特别刺激呀!」

这的确是「买一送一」,我心料战果一定十分紧张刺激了,就开口说︰「一个阿凤已经未必顶得住,再来一个,相信力不从心吧!」

但男人心理个个一样,既然送到嘴边,则说什幺都要照吞下去。

她就住在距餐厅不远的新填地街,这是一栋五层高的唐楼,而阿凤则是住在天台的铁皮屋,看来风凉水冷,相当不错。

这铁皮屋大约有六七十尺,里面陈设简陋,只有一床一台,而且还是一张沙发床。果然,屋内有一位娇小玲珑的小姐,芳龄大概二十四五岁,样子还不错,此刻她正在煮糖水。阿凤介绍我我和她相识,该女名芳芳,看来,她对阿凤是十分尊敬的,所以对我也热情招待。

阿凤笑了笑说道︰「芳芳是我的老婆哩!」

起初我以为自己的耳朵听觉发生问题,但阿凤再三强调芳芳的确是她的「老婆」,因为两人是一起生活的。

吃过糖水,好戏就开始了。只见阿凤对芳芳的调情手法,十足十好像男人和女人造爱前的调情手法一样。先是甜言细语,继而轻吻爱抚。芳芳因为有我在场,先是半推半就,继而呻吟大作,而阿凤就立即替她宽衣解带,简直当我不在场。

两人就地正法。缠缠绵绵地玩了起来。这种场面,我从来都没见过的,两个赤条条的女人揽在一起,互相纠缠着,其紧张及精彩之处,并不别于男女之间「打真军」。

阿凤真不愧是个「女人中的男人」,她由头到尾,都是占「主动」,其抽送摇动的一切动作,十足十像个男人。虽然是假凤虚凰,可是芳芳却似乎十分嚮往。磨得两磨,已经开始呻叫起来。这时,阿凤突然一个翻身,对我说道︰「试一试你来和我玩吧!看看你的功夫好玩?还是和芳芳好玩?」

老实讲,刚才的场面,的确够刺激的了,只见芳芳七情上面,辗转呻吟,对于男人来说,是相当诱惑的。如果要我在她们之间挑一个来玩,则说什幺我都拣芳芳,胜过拣「男人婆」阿凤。但在这种情形之下,就轮不到到我去拣了,唯有硬住头皮,同阿凤干了起来,她的「男人本色」,说什幺也要做主动的,她命我学芳芳那样躺着,她则跨到我上面做「骑师」一于控制全局。这样的玩法,我甚少尝试,也不大习惯。所以,虽然阿凤力非常卖力,抽鞭死驰,我还是觉得不太有味道。

如此这般支持了十分钟,阿凤已经大汗淋 ,频频呻吟喘气,她很快就脸红耳赤,频临高潮时更为凌厉。

说来奇怪,男人和女人交媾时如果不完全投入,就能够控制时间,因此战情还能再持续。不久,阿凤已经交货,她连打几个冷震,我也如卸重负,一个翻身,就直向芳芳扑过去了。

芳芳有点儿扭妮,阿凤笑着对她说道︰「阿芳,你和他开心一下啦!闻一闻真正的男人味嘛!」

芳芳具有女性那种温柔妩媚,她的作风与粗租鲁鲁的阿凤完全不同。何况,她的身材虽然娇小玲珑,却胸脯丰满,一切都合乎标準,而最令人嚮往的是她的三角地带,浓密的森林中露出一处光滑而湿润润的小溪,极富挑逗力。

当我小试牛刀,在边缘四周徘徊时,芳芳却合上眼睛,可能她对男人的家伙有新鲜感吧!所以一经接触,但就紧张到全身抽筋似的,我小试桃园,龟头轻触她的阴蒂时,她竟然「哇」的一声叫起来。

我问她︰「你怎啦?」

她说︰「我没事,不过好紧张,因为我一向只和阿凤姐玩,从来没和男人玩过。」

我安慰她安慰说︰「你试过之后就知道男人的滋味了,零捨不同哦!」

当我完全把她塞满,她就开始尝到真味道,因为我发觉到此刻芳芳的呻吟声此刚才更利害,一双手臂在床单上乱抓,同时咬紧着牙根,状甚痛苦,但对具有性交经验的男人来说,大凡女人在交媾如似痛苦的表情,其实是最快乐的表现。

可笑的是阿凤,她一边欣赏,一边还拍掌替我助威。她大笑着叫道︰「好呀,插死她,干死她啦!」

芳芳的痛苦表情加添,依依呵呵之声更大了,或者,我受到刚才的刺激。已到了如箭在弦的地步,最后还是一洩如注,阳具也变软了。

一连和两个女人交媾,所花的气力甚大,不觉有点上气不接下气,「一箭双鵰」这玩意儿,偶然玩玩就无妨,如果多玩几次,想不死都好难。

「好事」完成后,我们又正正经经的坐下来倾谈。原来,芳芳和阿凤已经同住了三年。芳芳本来是个工厂女工,父母早亡,孤苦伶叮,阿凤基于朋友道义,在经济上予以帮助,芳芳也投桃报李,甘愿担当女佣,对阿凤处处照顾,仿如,一个善良的妻子。以前,芳芳也有几个男人追求,可是她都拒绝了,因为两人日久相处,玩起假凤虚凰了。

我对阿凤打趣说︰「芳芳还年轻,你应该勉励她,嫁个好老公,不然就误了她的前程了。」

阿凤笑着说道︰「我什幺时候都鼓励她结识男人的,但她说我对她最好,好过别的男人,情愿我一齐,我又有什幺办法呢?不如你娶她做老婆吧!」

芳芳则说道︰「阿凤姐对我这幺好,我不想离开她,这是我心甘情愿的。」

芳芳这幺一说,我也没什幺好说的了。

此后,她们两人仍然一直维持着这种「假凤虚凰」的关係,互相关怀照顾,而我也不时介入她们之间,建立起另一种生活。

阿凤仍然做吧女,她表示收入还不错,但她很少同客人上床的,她认为和男人上床好麻烦,还是和芳芳玩同性恋最痛快。她亦承认凭此也可以获得性的满足,不过她认为芳芳应该得到男人的雨露滋润,所以每逢我找她,她就带我回家和芳芳一齐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