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一棍走天涯~15

一棍走天涯~15

      

我还有一个老习惯,就是每隔两个星期例必到尖沙咀一个相熟的色情场所,找位风月女郎温存一番。由于我依时依候,加上出手也不太差,很快就与那里的云叔相熟。

这一个晚上,我觉得悠闲无聊,不经不觉就来到云叔的地方,推门进内,云叔一见立刻拉住我走过一边。

「阿昆,你来得真是合时了,今日有一住家少妇,娇艳可人,第一次出来做,一千元,包保没有介绍错的。」

「哇!云叔,一千元,贵成五六倍,是什幺样住家少妇呀?」

「她可以陪你过夜的,不过如果你不喜欢,我帮你另外找一个吧!」

云叔亦不勉强,我有点犹疑,看了看云叔,终于有了决定。

「好啦,既然云叔介绍,一于听你的,不要失手势。」

云叔微微一笑就带我走进一个贵宾房,让我独自坐在床边等侯。不久,云叔拍门,我抬头一看,在他身后站着一个斯文而一脸害羞的少妇。她年约二十来岁,样子十分清纯,毫无风尘味,不过一直都垂下头来,不敢正视我。

「阿昆,你认为如何呢?」

我点了点头,云叔就微笑的关门出去。这少妇一直站着,呆若木鸡。

「怎样称呼你呢?」

「咏妮。」

「过来坐吧!」

少妇慢慢走过来,我已急不及待拥抱着她,她全身一震,缩作一团。

「你真的刚刚出来接客?」

少妇点一点头,依然没有任何动作。我左手拥她,右手轻轻托起她的下巴一看,这个女人清纯得来样子甜美,是得皮光光滑,明艳照人,真是与别不同。

我情不自禁的吻了下去,她略一闪开,仍被我吻着了滑滑的粉脸。她显得有点忸怩不安,但我已按奈不住地右手顺势一滑,柔软的乳房盈盈可握,她有如触电,我老实不客气着伸进她的衣服,抚摸到她娇嫩的乳沟。

少妇似乎很不习惯地想推开我,但我已迅速地穿过胸围的障碍,爬进她的乳房。她的尖峰给我略一搓弄,立刻就起了变化,原来冷冷的神色也变得热情了,她蛇腰扭动,婉转娇啼。她呵气如兰地低叫,我乘机亲其小嘴,轻咬她的唇片,撩动她内心的慾火。

普通妓女都是假装高潮,乱叫一通,这我早已习惯不怪,然而少妇咏妮的反应是层次分明,我也算是色途老马了,自然感受得到。

我把咏妮向前一推,就将少妇压在床上,轻轻一指直探桃源,似乎没什幺毛髮,打已觉流水潺潺,原来她也已经动情了。

我一面吻着她的小嘴,一面抽丝剥茧地脱去她身上衣服,让她赤条条地暴露在我的眼前。只见她脸红耳热,双目紧闭。似乎十分不习惯。

我见到她肌肤胜雪,全身上下玉白无暇。细嫩的肚皮光滑可爱,显然还没有生育。她虽然仰卧,趐胸上仍然高高地堆起两团软肉,最大的特点是她的私处光洁无毛,这一点我刚才已经摸到,但现在看起来更觉迷人。

咏妮的肉桃洞内早已水流处处,亢奋的我虽然昂头吐舌,但我却偏偏在她红润光滑的外阴推、顶、撞、磨,硬是不闯进去。

本来害羞的少妇咏妮,居然变得热情如火了,她扭腰摆臀,把她的阴户来就我。好像希望我直闯她的桃源。但我却故意逃避。

「你,你是怎幺啦?不喜欢我什幺吗?」少妇终于说话了。

「没有哇!我看见你,好兴奋呀!」

「那……那你就进去吧。」咏妮说完这话,害羞地把头一偏。

「你太令我冲动,所以我怕会很快洩了。」我的说话未完,我的东西已送了进去,深深的抵住了少妇的顶部。两个人同时都有了一种快感的反应,少妇有着一种充实感,我则被暖暖而跳动的东西包围着,心里有说不出来的舒服。

兴奋的感受令我不洩不快,但我极力忍耐,尽量延长这种快感。这一刻是最令人迷醉的,少妇热情地紧紧抱着我,她也在凝聚最大的力量,以求尽兴。

「啊!哟!」羞得不敢正视的少妇,现在情不自禁地奔放起来,拚命地揉着我的头发,另一只手狠狠抓看我的屁股,她的高潮接二连三,她是极度兴奋了。

「你动把!动多一点啦!」

少妇的真情表现令我刺激非常,结集在火山口的东西,终于就要喷射而出。

「啊!我死了,你弄死我了!」

我无法再忍,我的阴茎在她的肉洞里急剧跳动,精液狠狠的冲出,喷向她的子宫,在最后的一剎那,少妇抱得我紧紧的,她挺动着娇躯尽量把她的下体向我迎凑。

「啊!还在跳动、我被你玩死了!」咏妮说话时,浑身直颤抖。

我绝对享受这一刻,我在云叔这里试过的女人也不少了,无论是乳臭未乾的少女,还是风韵犹存妇人,我都加以尝试。却以这一趟最为淋 尽至。

我洩去心头慾火,瘫痪的躺在床上休息,咏妮下床了,她赤条条地走进浴室里,一阵沙沙的水声传来,我知道她一定在沖洗阴道。因为刚才我没有用套,直接地就在她肉体里射精了。这里浴室的门是关不紧的,我好奇地起身到浴室门口一望,果然见到她低头在用花洒沖洗阴户。

「我来帮你,好吗?」

咏妮吓了一跳,她没有回答,却把身体侧过去让一让。我知道她是默许了,就跨了进去。我拿过她手上的花洒,插到墙上。弄了好些浴液在手上就朝她身上涂去,她的身体震了一震,但还是任我是双手在她的娇躯上游移。

我笑着问道︰「刚才有没有弄痛你吗?」

咏妮摇了摇头,突然,她也摸到我的阳具,她轻轻地抚摸着,不过我还没有回过气来,只觉得让她摸地很舒服,却没有什幺反应。

我继续抚摸着她的身体,我摸捏她的乳房,又挖入她的阴道,她微皱眉头让我胡搞了一会儿,终于出声说道︰「你太大了,那里刚才被你弄得还有小小疼哩!」

我停下来问道︰「咏妮,你是不是好久没有玩过啦!」

少妇低头说道︰「是的,我离开丈夫,自己一个人从广州申请来香港,本来想赚一些钱作为和丈夫移民去澳洲的费用,来了才知道香港赚钱也不易。为了快一点,只好瞒着丈夫走这条路。虽然对不起他,但只要他不知道,都没其他办法了。」

「咏妮,你真伟大,相对来说,我是很卑鄙了。」

「快别这样说了。我很多谢你的,我很高兴第一次遇上的是像你这样的男人。」

「为什幺呢?」我追问。

「我很怕遇上粗暴的客人,但你很温柔的对待我,不是吗?」

谈话中,咏妮开始变得活泼俏皮起来了。

我们搂着她的娇躯说道︰「咏妮,你不像刚才那幺紧张了吧!我很喜欢你,我多给你一千块,我们一起愉快地度过今晚好吗?」

「一千块?我从云叔那里也只能得到五百!我已经答应服侍你一个晚上,无论你要我几次,我都会给你呀!」

「我知道,只不过我是喜欢你,想你开心嘛!」

「我真是太开心了,多谢你!你不会怪我这幺贪心吧!太谢谢你了!」咏妮在我的嘴唇上深深一吻。然后说道︰「我们到床上去,我任你怎幺玩都行,好吗?」

我点了点头,于是我抱着她回到房间,我把她轻轻放在床上,拿出一千块,让她收进她的手袋。咏妮又要说多谢,我吻着她的小嘴,没让她说出来。

我打开了电视,搂着她坐在床上看,电视里出现男女口交的镜头。

「外国人真豪放!」咏妮感概地说。

「我们也可以这样玩呀!」我笑着说道。

「我们?」咏妮疑惑地望着我。

「是呀!我好喜欢你那光洁无毛的小可爱,你让我吻吻她吧!」

「会痒死的,不要!」

「你不是说任我怎幺玩吗?怎幺又不要啦!」

「我是指……,这样吧!我替你口交,你不要吻我那里,我怕消受不了呀!」

「不行,我一定要!」说着,我趴到她身上把头钻到她两条雪白的嫩腿间,把嘴唇对着她粉红色的阴唇吻了下去。

咏妮叫了一声,双腿把我的头紧紧夹住,她颤声说道︰「痒死了,饶了我吧!」

我没有理她,继续吻她的阴户,还把舌头伸进她的阴道里。咏妮争扎了一会儿,也没有再动,乖乖地让我的唇舌在她的阴户活动,而且要把我的龟头含入她的小嘴里又吮又吸。她谈不上纯熟的口技,但只要她温软的小嘴轻轻含着,已令我销魂。

我笑着说道︰「你这样搞,我很容易在你嘴里出来哩!」

咏妮吐出嘴里的龟头,说道︰「不要紧的,刚才电视里的男人不是也出在女人嘴里吗?你放心吧!我也愿意这样的。」

我说道︰「不过我现在倒想你先在我上面主动地玩我一次,你愿意吗?」

「要我在上面?羞死人了,我和我老公都没试过这样哩!」咏妮忸怩地说道。

「没试过更要试试呀!」我翻身下来,仰躺在床上。咏妮只好羞答答地跨到我的身上。纤纤玉手扶着我的肉棒,慢慢地纳入她的阴道里。

我望着我那粗硬的大阳具被她那光滑的阴户吞吞吐吐,也觉得非常有趣,不过咏妮只坚持了一会儿,就不支而下来了。

我压到咏妮身上继续抽送,再次把她送上高峰,咏妮终于求饶了,她说道︰「你太强了,我用嘴让你发洩好不好呢?」

我也落得新鲜刺激的尝试,于是把湿淋淋的肉棒从她的阴道里拔出来,咏妮立即把它含在嘴里又吮又吸。我本来已经箭在弦上,所以不一会儿功夫,就在她的小嘴里一洩如注了。咏妮措手不及,已经吞了一些下去,但她仍然衔着不放,直到我的龟头一跳一跳的停下来了,才跑进洗手间去。

咏妮出来的时候,拿了条热毛巾替我细心擦拭了下体,然后钻入我怀里舆我亲热地相拥而眠。我们都累了,这一夜,我睡得特别香。

第二天,云叔拍门,我才如梦初醒。少妇已经芳蹤渺然,我回味不已,打赏了一百元贴士给云叔就欣然离去。

一向习惯两星期到此一游的我,不到五日又来探云叔,要求他再找少妇咏妮。然而云叔耍手拧头,因为少妇只此一次就已人间蒸发,我不禁大失所望。

虽然云叔推荐其他娇艳少女,但我都味同嚼腊,始终暂时回味当日的感受。

正当我失望之际,竟然在街上遇见朝思暮想的少妇,满心欢喜马上欲趋前打招呼,谁知,一个戴眼镜的男仕突然从旁走出来,与她相拥而去。

到底这个是就是她那个在大陆的丈夫,还是她的什幺人呢?我一脑子迷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