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一棍走天涯~22

一棍走天涯~22

      

玩了一会儿,珠妈高潮来临,她大声呻叫了一声,瘫在床上。阿珠立即躺在床上,嫩腿高抬,让让我把粗硬的大阳具插入她的阴道中。

经过两次和我交合的阿珠,她的阴道已经和我的阳具适应得很好,我不再需要小心翼翼,就把粗硬的大阳具插进她的肉体,阿珠可能由于刚才观看我和珠妈交媾,已经显得很兴奋,我一插入,她就扭腰摆臀,使她的腔肉和我摩擦。我双手捏住她的乳房,扭动着腰肢,尽量把阳具插向她肉洞的深处。

阿珠的嘴巴张得大大的,她娇喘吁吁,看样子也到了高潮。这时,珠妈已经悠悠醒来,我突然想到今晚的主角应该是珠妈,于是将跃跃欲喷的阳具从阿珠光脱脱的小肉洞里拔出来,插入珠妈毛茸茸的桃源洞,把浓热的精液注满了她的阴道。

完事之后,我把珠妈搂在怀里,没让阳具从她的阴道滑出来,然而阿珠撒娇地挤入我和珠妈中间。珠妈歎了口气说道︰「这丫头,真没她的法子,现在两代人淫在一起,真不像话!唉!珠女,你也好快点找个好的男朋友嫁出出去啦!」

阿珠撒娇地说道︰「妈,人家把昆叔借给你,你就想学刘备借荆州了。我还不想嫁人哩!你别赶我啦!你再赶我,我就又离家出走,再当问题少女了。」

我说道︰「阿珠,你妈那里会赶你呢?她是疼你呀!」

阿珠道︰「我不理呀!反正有妈给我饭吃,有昆叔让我爽爽,我现在才不想嫁哩!昆叔,你可要多点儿抽抽时间来呀!否则我妈得不到爱情的滋润,又会拿我出气哦!」

我笑着说道︰「叫我一个应付你们两母女,我可是力不从心呀!」

阿珠道︰「最多是你在我这里玩,在我妈那里出,就不那幺伤身嘛!」

珠妈打了阿珠一下,说道︰「死丫头,亏你说得出口。」

阿珠又说道︰「其实只要昆叔不再到处寻幽探秘,怎幺应付不了我们呢?」

珠妈道︰「你又知道你昆叔到处寻幽探秘?」

阿珠道︰「怎幺会不知呢?昆叔要不是到处寻幽探秘,还会替我开苞?妈,你不如约琳姨和娟姨和昆叔玩玩吧!反正她们都是寂寞的女人呀!还有,我也有两个要好的同学,也可以叫她们来和昆叔玩。有这幺几个女人和昆叔玩,该不会再去寻花问柳吧!」

我笑着说道︰「我有你们就行了,不必再叫别人啦!」

珠妈也笑道︰「昆哥不用客气了,过两天我就约阿琳和阿娟来。不过我女儿可不能在场,否则被她们知道我们母女同和昆哥玩,就不好了。」

阿珠笑着说道︰「阿妈,我知道啦!下个礼拜六你就出去打通宵麻将,我也叫莉萍和凤贞来和昆叔玩玩。」

星期三晚上,阿珠来找我,她叫我去她家,又要我让她在我家里睡。我知道这一定是珠妈的安排。果然,当我去到阿珠家里,已经有两个女人在她家里了。我仔细一看,只见其中一个比较丰满,另一位则比较苗条。她们都有点儿含羞的样子,俩人都低着头默不作声。

珠妈一见我来了,就向我介绍了她的两位朋友,原来珠圆玉润的是阿琳,身材苗条的是阿娟。珠妈笑着对我说道︰「昆哥,你今天做皇帝,我们三个任你挑选吧!」

我笑着说道︰「珠妈,我们是老搭挡了,所以现在当然要先选她们两个啦!」

珠妈说道︰「早知你会这幺说的,好吧!你们可以开始了,我走啦!」

我一把将她拉到怀里,伸手就要脱她的衣服,我说道︰「走得那幺容易,我是说选择她们在后面,你可是要第一个和我玩呀!」

珠妈急忙争扎着说道︰「要脱大家都脱才行。」

我放开她的手笑着说道︰「好吧!还是由你来号召,大家快动手吧!」

一直没有出声的阿娟和阿琳这时也出声了,阿娟说道︰「昆哥,我们还没见过你的宝贝哩!如果太大,我可吃不消啊!」

阿琳也说道︰「是呀!如果太小,我可没兴趣哩!」

珠妈笑着说道︰「你们放心,昆哥的宝贝我试过,包们你们也一定适用。反正要玩了,不如我们一齐把衣服脱了吧!

珠妈说罢,就开始宽衣解带,阿琳和阿娟也跟着她脱下身上的衣服。一会儿,三个女人身上已经一丝不挂,我却仍然衣冠楚楚。于是珠妈便扑过来脱我的衣服,阿琳以及阿娟也一起过来帮手,我藉着争扎,双手只管在阿琳和阿娟身上乱摸。她们也并没有逃避,只顾脱我的衣服。三两下手之间,我也变成原始人了。

我先把珠妈推翻在床上,叫阿琳和阿娟过来每人扶着她的一条大腿。然后我手持粗硬的大阳具,直挺挺地插入珠妈的骚肉洞。然后双手捏住她的乳房,开始抽送起来。

经过一抡狂抽猛插,珠妈已经如癡如醉,于是我让她躺到床上休息。接着双手搂着阿琳和阿娟。把手伸到她们的阴部摸索。只觉俩人的阴道均已湿润。阿琳的淫水甚至溢出肉洞外。我笑着对阿娟说道︰「阿琳已经氾滥了,我先帮她止一止,然后和你做。」

阿娟点了点头说︰「好吧!不过你可要留一点儿,不要叫她吃光了呀!」

我笑着说道︰「你放心,她吃不完的!」

我仍然採用「汉子推车」的花式,把粗硬的大阳具深深地插入阿琳的身体。阿琳望着我嫣然一笑,说道︰「哇!你那幺长,都顶到我肚子里去了。」

我放开阿琳的双腿,让她自己高高地举起。一方面抽送着阿琳,一边则抚摸着阿娟的乳房和私处,阿娟双目妩媚地望着我,低声说道︰「昆哥,你还是专心做阿琳吧!等她好了,阿娟再让你做。」

我笑着说道︰「好,我要先在阿琳身上射一次,等会儿再和你过十八招。」

阿娟的粉面泛红,她没有再说什幺,却站到我的身体后面,把她的乳房贴在我的背脊,把她毛茸茸的耻部也挨着我的屁股研磨。这时阿琳的阴道已经淫液浪汁横溢,她双脚无力地架在我肩膊。我继续狂抽猛插,就在她欲仙欲死的时候,我也把粗硬的大阳具往她的肉洞里尽根插入,然后痛快一洩。

我从阿琳的肉体拔出尚未软下来的肉茎,把她柔软的娇躯向床后一推。然后坐在床沿,将阿娟拉过来,叫她两腿分开坐进我的怀里,一式「坐怀吞棍」,阿娟的阴道里已容纳了我的肉棍儿。

我笑着问阿娟道︰「这样舒服吗?」

阿娟望着阿琳那个洋溢着精液的阴道口问道︰「昆哥,刚才你不是在阿琳身上射精了吗?怎幺还可以硬硬地插进来呢?」

我笑着说道︰「阿娟,你没有听说过「连环枪」吧!我年轻时玩无遮大会的时候,试过连续和四个女人做爱,并且都在她们身上射精。现在虽然没有再考验过自己,然而应付你和阿琳,看来还是没有问题的。」

阿娟妩媚一笑,说道︰「昆哥,你真行,我服你了!」

我说道︰「你说话的口服了,可是下面那个销魂的口还没服!我觉得它在吸吮我的宝贝哩!不过等会儿我也会叫她舒舒服服的。」

阿娟含羞地道︰「你那幺大条的肉棒,涨得我紧紧的,还说人家在吸吮你,我下面要是不服,都有口难言呀!」

我笑着说道︰「那我拔出来,让她说说吧!」

阿娟道︰「不要拔出来了,我早已口服心服了,我任你玩吧!」

于是我和阿娟试用各种花式性交,直到我在她的肉体射出精液才安静下来。这时,已经就快晚上十点了,于是阿琳和阿娟穿上衣服告辞回家了。

两女走后,珠妈已经恢复精神了,她坐在床的一角脉脉含情地凝望住我。

我笑着说道︰「珠妈,要不要再来一次呢?」

珠妈摇了摇头,说道︰「我够了,你也好歇歇了。」

这时,阿珠也回来了,她笑着说道︰「哇!你们玩得很开心吧!难为我在楼下等得好不耐烦了,昆叔,你应该补赏我才对呀!」

珠妈说道︰「珠女,昆哥已经累了,你让他歇歇吧!」

阿珠撒娇地说道︰「那至少也要让他抱着我睡呀!」

说着,阿珠就宽衣解带,赤条条扑到我怀里。这一夜,我又在珠妈的家里睡下,然而怀里的阿珠并不老实,她一会儿用乳房擦我,一会儿摸我的阳具,终于要再插入她的小肉洞抽送一番,她才安静地睡下了。

阿珠睡熟后,我把珠妈搂在怀里,她说道︰「我女儿太任性了,真拿她没办法。」

我说道︰「说起来真不好意思,我竟把你们两母女一箭双鵰了。」

珠妈歎了口气,说道︰「造物弄人,我们又有什幺办法呢?她和你在先,我又捨不得你,只好大家同床了。今天,我把阿琳和阿娟也叫来和你玩过了,以后,如果你和她们都想再玩,我仍然可以再替你们联络。不过,我只希望你每星期也可以给我一次,我就很满足了。」

我抚摸着珠妈的乳房和阴户,说道︰「珠妈,我会的,我很感激你,现在我想再和你来一次,这是出自我内心的真感情哩!」

珠妈满足地闭着眼睛说道︰「我们都累了,还是下次再玩吧!哎哟!你……」

珠妈话还没说完,我已经又把粗硬的大阳具插入她的肉体。我抽送,珠妈又低声地呻叫起来,可是阿珠并没有被吵醒。

我终于在珠妈的阴道里射精,然后睡到次日十点多钟才离开。

星期六晚上,阿珠果然又打电话叫我去她家,但是我告诉她如果来我这里,因为设施方便,可能会玩得更开心一点。于是阿珠便带了两个女孩子到我的住所。只见她们一个是珠圆玉润,有一张甜美的圆脸,另一个则小巧玲珑,瓜子脸,大眼睛。

阿珠告诉我道︰「昆叔,她们就是莉萍和凤贞。俩人从来都没有接触过男人哩!所以今晚特地来向你讨教,希望你能指点她们一些做爱的技巧,以及讨好男人的方法。」

我点了点头说道︰「好的,只要我知道的一定尽量讲出来。」

阿珠笑着说道︰「昆叔,光讲可不够,你要身教才行呀!

莉萍也说道︰「对呀!昆叔,我和凤贞虽然都还没有和男人做过爱,但是今天晚上都準备献身和你试一试哩!昆叔,你先做凤贞或者先做我都无所谓,不过至少都要和我们每人做一次。昆叔,阿珠说你好劲的,我们现在就开始好不好呢?」

我点了点头,说道︰「好的,就按你的意思玩。我来帮你们脱衣服吧!」

凤贞说道︰「不用啦!我们自己来就行啦!」

接着,莉萍和凤贞都开始宽衣解带,而阿珠则过来脱我身上的衣服。不一会儿,屋里每一个人的身上全部脱得精赤溜光。三个女孩子涌进浴室稍加沖洗,出来之后都赤条条地向我投怀送抱,我左拥右抱地搂着莉萍和凤贞躺到软绵绵大床上,老不客气地把双手在她们的裸体上游移。

只见珠圆玉润的莉萍,趐胸上挺着一对白嫩丰满的大乳房,她的奶头较其他两个女孩子都大,彷彿两颗红葡萄。她的肌肤白里泛红,摸下去感觉非常细腻幼滑。她的耻部毛茸茸的,阴毛非常浓密地包围了整个阴户。

再看娇小玲珑的凤贞,虽然她个子比阿珠还要小,然而两只奶子也隆然翘起,她双乳尖挺,奶头比阿珠还要小。我捏了捏她竹笋形的双乳,觉得饱满而富具弹性。阴毛只有稀疏的一小撮。然而她身上最动人的还是两只雪白细嫩的小手儿和一对小巧玲珑的肉脚。我不禁叫她举到我怀中,让我捧在手里仔细玩赏。

我正在对凤贞的肉脚儿爱不释手,阿珠却钻入我胯间,把我的阳具含入她的小嘴里又吮又吸。莉萍也把一对羊脂白玉般的乳房贴在我的臂膊。

我的阳具迅速在阿珠嘴里膨涨发硬。阿珠向莉萍打了个眼色,莉萍立即凑过去和她一起舔吻我的阴茎。她们轮流把我的龟头含入嘴里吮吸。其中一个衔着龟头时,另一个则舔吻着春袋和肉茎。玩了一会儿,阿珠骑到我身上,把粗硬的大阳具塞进她阴道里套弄起来。她自己就玩得如癡如醉,然而莉萍和凤贞则看得脸红眼湿,我把手伸到她们的阴户,发现她们肉洞已经非常湿润。于是捏了捏阿珠的乳房说道︰「阿珠,你带了朋友来玩,却只顾自己玩哩!」

这时阿珠高潮已到,她没有答话,努力再套弄了几下,便软在我身上了。我把阿珠的娇躯轻轻抱起来,放到床后。然后对莉萍和凤贞说道︰「你们谁先来呢?」

莉萍和凤贞互相望了望,然后凤贞说道︰「萍姐,你先吧!」

莉萍也不客气,就学阿珠刚才的样子,双腿分开骑到我上面。凤贞则扶着我的阳具把龟头对準莉萍的肉洞口。莉萍双手拨开了大阴唇,慢慢把臀部向下,我的龟头也缓缓没入她毛茸茸的阴道里。虽然有淫水滋润,但她的阴道非常紧窄。我见她皱着眉头吃力地套弄,便建议道︰「莉萍,你还是躺下来让我来抽送吧!」

莉萍从我身上下来,她娇喘着说道︰「昆叔,我想休息一下,你先和阿贞玩吧!」

我见到阴茎上仍然洩有丝丝血迹。我望了望凤贞,她也看见了,她低着头,小声地说道︰「昆叔,我的比萍姐还小,你要慢一点哦!」

阿珠在一边说道︰「阿贞,你放心吧!昆叔很温柔的。我让他开苞时,他一点也不蛮干,我初夜的第一次就已经让他玩出高潮了。你和阿萍早挖穿了处女膜,就更不必担心啦!等会儿,昆叔一定弄得你欲罢不能哩!」

凤贞听了阿珠的话,便对我说道︰「昆叔,我没有害怕呀!你放心弄我吧!」

我吩咐凤贞躺在床沿,然后捉住她的脚踝把她的粉腿高高举起。阿珠立即凑过来,她先把我那带着莉萍处女血的阳具舔吮湿润,然后把我的龟头抵在凤贞的阴道口,我挤了挤,却插不进去。凤贞连忙用手指把自己的阴唇拨开。我继续用力一顶,只觉「卜」的一下,凤贞的娇躯也随之一震,然而我的龟头已经进入凤贞的阴道里。

虽然阿珠说凤贞和莉萍均已互相挖穿了处女膜,然而她们毕竟还是仅用纤纤玉指,现在被我粗硬的大阳具顶进她们的肉洞,别说是凤贞,就算刚才的莉萍,一样要出血。

这时我见到凤贞浑身抽搐着,白嫩的大阴唇紧紧夹住粗硬的肉棍,我稍微一拔,嫣红的小阴唇就被翻了出来。而凤贞也雪雪呼痛。于是阿珠提意我先玩莉萍,好让凤贞歇息一下。我虽然让凤贞夹得好舒服,也只好把肉茎抽出来。只见已经鲜血淋 ,阿珠立即用嘴吮吸血迹。我笑着说道︰「阿珠真是个吸血鬼!」

阿珠抬起头来,用舌头舔了舔凤贞沾在她嘴唇上的处女血,说道︰「我何止吸血,我还要吸你的精哩!不过今天人多,你还是先玩莉萍吧!」

我笑着说道︰「今天虽然人多,但明天就休息了,所以我仍然应付得来的,我一定均分雨露,让你们个个都滋润滋润。」

阿珠笑着说道︰「话虽这幺说,我和你已经玩过好几次了,还是让莉萍先吧!」

莉萍一听阿珠这幺说,也凑过来向我投怀送抱。阿珠笑着说道︰「阿萍,你比较丰满,不像我和凤贞那幺轻盈,还是躺下来让昆叔干吧!」

莉萍对我甜美一笑,又像刚才凤贞那样躺在床沿。我以「汉子推车」再把阳具挤入莉萍的得小肉洞。这回,莉萍完全笑纳了。阿珠也下床站在我背后,她的双手帮我捉住莉萍的脚踝,两个乳房则挤在我的背脊。而我也腾出双手抚摸莉萍的肉弹,享受在两位女孩子温软的肉体间,及至在莉萍的阴道里射出精液。她也已高潮叠起,欲仙欲死。

做完了莉萍,又轮到凤贞。我想不出更好的姿势,于是还是用老办法。不过这一次因为我的肉茎刚从莉萍的阴道里拔出,上面沾满了精液和淫水,所以插入的时候滋润许多,虽然我的感觉仍然是紧窄,然而凤贞的脸上已经没有痛苦的神色。于是,我也放心地慢慢地,一出一入地抽插起来。

凤贞渐入佳境了,想不到这小妮子,在兴奋到高潮的时候,竟然不顾一切地高声呻叫起来,吓得莉萍连忙扑过来摀住她的嘴。我乘兴快攻,将粗硬的大阳具往她紧窄的小肉洞里狂抽猛插。就在凤贞浑身颤抖,手脚冰凉的时候,我的精液也疾射而出,尽入她的阴道里。

我还想和阿珠来一次,然而阳具却开始软下去了,只好搂着她休息一会儿。大家静静地躺着,没有再说什幺。可能因为疲倦吧!竟然个个都睡着了。

次日早上,我的屋里成了无遮大会。三个女娃都不穿衣服,赤身裸体地在屋里走来走去。同时也不让我穿上衣服。阿珠指手划脚,指挥莉萍和凤贞她们準备早餐,她自己则坐在我怀里,任我在她肉体肆意摸捏。

一会儿,早餐準备好了。虽然只是简单的肉肠煎蛋,但女孩子们花样百出。首先是要我躺在桌子上当餐碟,在我赤裸的肉体上摆满了食物。她们一边吃,一边餵我。接着她们有的吮我的肉茎,有的在我身上到处舔吻。顽皮的阿珠,把一条肉肉肠插在她阴户里,然后像男人挺着阳具似的举到我面前,我张开嘴,一口把她露在外面的一段咬下来吞下去,惹得大家都大笑起来。可是阿珠断在阴道里的另一段就好不容易才拿出来了。

吃完早餐,众女孩子把我拥入浴室沖洗。在浴室里,女孩子们轮流让我把粗硬的肉棒当着洗瓶刷似的插入她们的阴道里刷洗。

沖洗好身体,我和三个女孩子又在客厅里开始了一整天香艳刺激的肉慾享受。首先是我讲了一些肉林的奇遇给她们听。接着她们也讲述在未和我接触之前「豆腐党」的故事,我劝她们应该找一个好的男孩子结伴,她们都点头笑纳了。然而她们仍然想再和我做爱,还要我示範花式。其实我这几天的确够累了,不过美色当前,仍然要好好享受!

于是,我和她们一会儿在客厅,一会儿进睡房,一会儿抱着凤贞玩「龙舟挂鼓」,一会儿按着莉萍玩「隔山取火」。一会儿又趴在阿珠身上玩「69」花式。

不过,我没有再射精,玩过之后就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休息了。

三个女孩子都玩得兴致勃勃,莉萍道︰「昆叔,你真是经验丰富,和你玩得这幺开心,我真担心以后的男朋友不如你的技巧哩!」

凤贞也说道︰「是呀!昆叔,我简直不想再找别的男人了。」

我摸了她的头,笑着说道︰「昆叔的年龄和你们差一大截,这次偶然玩在一起,只不过是一种巧合罢了,你们应该有自己的美好未来才对呀!」

阿珠说道︰「昆叔,以后就算我们结婚生孩子了,仍然要再和你偷情!」

我笑着说道︰「傻女孩子,别瞎想了,或者以后你们男朋友比我还行哩!」

莉萍道︰「如果我男朋友像你这样会玩,我又怕他是个花心萝蔔了!」

阿珠和凤贞都笑了起来,我也笑着说道︰「那你就不用顾虑太多呀!做人还是随缘一点儿好,譬如我,想不到几十岁人了,竟有机会和你们这几个年青女孩子玩啊!」

阿珠说道︰「那是因为你心肠好,常言说好心有好报嘛!不过我们的第一次都无条件献给你了,你可要疼我们呀!」

我笑着说道︰「我应该怎幺做才算疼你们呢?」

阿珠笑着说道︰「很简单嘛!我们都不想你再去玩风尘女人了,我们要拥有你,只要你答应这点,你有需要时,我们三个之中随便一个都可以来陪你玩!」

我笑着说道︰「要是我不答应呢?」

阿珠跳到门口,说道︰「要上你不答应,我就打开门大叫强姦。」

我叫阿珠过来,把她抱在怀里说道︰「有你们这些活色生香的小娇娃,我还有心涉足风尘吗?只是我倒担心我们的忘年交会影响你们的正常生活呀!」

莉萍笑着说道︰「昆叔你放心,我们嫁得出,不会缠住你的。不过无论将来怎样,我们都会记住你玩得我们很开心哩!」

阿珠突然问道︰「昆叔,你觉得我们三个女孩子之中,那一个最好玩呢?」

我笑着说道︰「你要我说真话或者说假话呢?」

凤贞道︰「当然是说真的啦!」

我说道︰「如果要我说假的,我倒很容易地说分不出来。但是如果要我说真话,我认真地比较过,还是分不出来,因为其实你们各有好处。首先你们都有一张很讨人喜欢的脸蛋,阿珠是俏皮可爱,阿萍是笑容甜美,阿贞是古典优雅。所以在容貌方面,你们根本难分彼此。再说你们的身段,阿珠是曲线匀称,阿萍珠圆玉润,阿贞娇小玲珑,这些都是男人们喜欢的特点,所以又是说不上谁最好。」

阿珠道︰「你说了这些,还不是等于没有说嘛!」

我摸摸阿珠的私处,说道︰「那幺就让我继续逐一剖释吧!阿珠你最让我喜欢的,就是你这个光洁无毛的阴户。我一见就想和她亲吻,阿珠,你是不是觉得我最喜欢和你玩「69」花式呢?」

阿珠点了点头,我捉住凤贞的脚儿又说︰「你们觉得阿贞的脚儿美不美。」

阿珠和莉萍看了看凤贞的脚,又看了看自己,俩人都点了点头。我又说道︰「许多男人都喜欢摸女人的脚,我也是其中之一,所以阿贞这对小巧玲珑的肉脚儿,我简直是百摸不厌的。」

莉萍酸酸说道︰「我早知道啦!我常见你在摸阿贞和阿珠的脚,我很想你也摸我,但是你都很少摸我,原来你是嫌我的大。」

我连忙把莉萍的双脚捧在怀里,说道︰「我并不知道你特别喜欢这样,其实你的脚型也很美,只不过你们三个一起围绕在我身边,我自然会最注意阿贞的脚儿了。」

阿珠也说道︰「是呀!本来昆叔玩我的时候,老是摸我的乳房,这次几个人玩在一起,我觉得昆叔老是摸阿萍的奶子。」

我伸手托住莉萍肥白的乳房,笑着说道︰「阿珠没说错,我最喜欢阿萍这对羊脂白玉般的大乳房了,阿萍,你平时挺起胸膛在街上走时,是不是觉得很自豪呢?」

莉萍粉面通红地垂下了头。凤贞也伸手去摸莉萍的乳房,她笑着说道︰「阿萍的乳房不仅男人喜欢,其实连女人都喜欢哩!」

阿珠把凤贞的手打了一下说道︰「你这个小基妹,还是以前的坏习惯,现在有昆叔和我们玩,不必再搞同性恋了吧!」

我笑问︰「你们以前是怎幺玩的呢?」

凤贞道︰「只不过是互相摸摸挖挖罢了,不及得你弄我们的时候那幺舒服呀!」

这时,莉萍风骚地望着我说道︰「昆叔,你摸得我很想在让你干一次。」

阿珠道︰「不行,我也要,这次得猜拳决定了!」

凤贞也表示赞成,莉萍没有办法,只好和其他两个女孩子猜拳。结果是凤贞胜出,我将她放在沙发的扶手上就地解决。接下来轮到莉萍,我先让她「观音坐莲」,再来个「床边拗蔗」。轮到在珠时,我採用「汉子推车」,不过是叫莉萍和凤贞坐到床上来扶住她的双腿,而我则一边把粗硬的大阳具往阿珠的阴道抽插,一边丰满莉萍的丰乳以及凤贞的玲珑脚儿。一直玩到在阿珠的阴道中注入精液。

以后的日子,我果然周旋于这几个少妇和小女孩之间,不再涉足风月场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