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强暴性虐  »  天啊,我竟参加了3P聚会

天啊,我竟参加了3P聚会

      

作者:香帅

我再也忍受不了这种痛苦与煎熬了,好想倾诉一下,希望这样可以毁灭内心底对那些离奇和香豔的渴望,希望我可以正视的目光、触摸她的一切。

我想回到过去!我有一份稳定的工作,一套不算小的住所,一辆我喜欢的小车,还有与我彼此恩爱的女友,生活平淡而幸福,一直以为这正是我想要的一切。

也享受着生活的每一天、每一秒,直到06年的12月16日的那声电话铃响。

16日是个週末,电话是同学老L打来的,通知我当晚高中同学聚会的时间和地点。

下午4点,换了件衣服,擦了擦皮鞋,然后準时赴会。

活动组织的不错,见到了好多近20年没见的高中同学。

也遇到了以前的同桌和死党G,毕业后他就出了国去了美国,一直没有联繫。

见面后的兴奋和激动可想而知,整个晚上我两都在一起喝酒、感慨。

即使这样仍然不尽兴。

他短暂回国住在酒店,借着我女友出差两个月在外的机会,活动结束后,我邀请他和我一起回家。

到了家,边喝边谈,不知不觉已经淩晨2点了,他精神仍然很好,说要上网。

我给他开了机,让他上网,自己便去洗澡。

洗完出来,来到书房。

他见我进来,邪乎乎的看了我一眼,眼神中透露出难得的兴奋和激动,喃喃自语道想不到国内也有。

我觉得好笑问他是不是中奖了。

他咧着嘴说比中奖还好。

他忙乎了一阵之后,把我拉过去,神秘的说告诉你一个秘密,你得保证不能让其他人知道,我随口应付着。

他便给我说开了。

在澳大利亚有一个叫做「阿开萨邦恰」的神秘组织,名字是以非洲的一个神秘部落语言音译过来的,意思是性爱平等。

这个组织宣扬任何人不管其年龄、容貌、身份、职业、社会地位都拥有平等的性权利,让美色资源被更多人所享有。

由于为地下组织,一般人没有指引很难加入。

G在美国就加入了这个组织,并经常参加他们的活动。

他刚才激动是因为他刚刚得知这个组织在国内也有分支,也定期举办活动,还居然知道了参加国内分支的方法,他正想参加组织的活动。

他极力怂恿我参加,我一口拒绝了,因为我觉得那一定不是我要的生活。

他显得有点尴尬。

第二天早晨,G得到通知,要飞日本公干,便离开了我家。

似乎一切又象以往一样宁静和平凡了。

然而G为我介绍的那个神秘组织却始终在我眼前浮现,挥之不去。

19日晚又一个夜深人静,我终于按耐不住,决定按照G说的那个方法一探究竟。

如G所说,我打开了搜索,点击进去。

粗略一看,有点失望,这实在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网站,毫无一丁点神秘气质。

不管它,我直接注册,按照G说的那样留下了自己的邮箱地址,在个人说明里留下了「我要平等」四个字。

注册很快,几秒钟的样子。

回到首页,找到了G所说的滚动资讯栏。

他说要成为会员还必须在这个栏目上发资讯,并让其显示,由于这个栏目每天只显示前五条资讯,因此一定要选好发布日期。

我数了一下,当天只有3条留言,于是照G所说,我便在当日发布了一条以「我的留言」四个字开头的资讯,刷新了一下,我的资讯已经在滚动显示了。

第一个步骤完成了,过程虽然简单、短暂,我却感到难以名状的兴奋和刺激。

接下来的两天,我以每五分钟一次的频率刷新着邮箱,内心的焦急犹如等待揭榜的高三学生。

终于在22日的下午3点,我收到了我要的邮件,G说的没错,邮件的内容只有12位元数字,前八位元是日期20070102,后四位是时间1300。

我放鬆了许多,也更有信心,觉得自己离这个神秘组织更近一步了。

按照G所说的,我又来到了那个网站,关注着滚动资讯,期待着绿色字体的出现。

有了第一步的成功,这次我平和了许多,几乎没有第一次注册的紧张和不安。

为了便于查看,我乾脆将它设成了主页,我耐心的等待着,等待着。

06年的12月30日午饭后,当我打开了页面后,我惊奇的发现滚动资讯中多了一条绿色字体的资讯,很短:「通州区乔庄东路1××号的李先生祝弟弟节日快乐」。

我迅速记下了地址,按照G所说的,这个秘密组织将在1月2日,通州区乔庄东路××号举办一次活动。

我正因为经历着一个普通人不能有的离奇经历而兴奋不已,虽然后来我才发现,与那些相比现在的这些根本算不得什幺。

同时,我又陷入了深深的苦恼与矛盾中去,我应该去吗,会不会有危险?只有2天时间的考虑,我肯定了无数次,又否定了无数次,还抛了无数次硬币,到2日早晨仍然没有决定。

直到突然发现自己正下意识的梳洗,给车加满油,我才知道自己一定得去。

人有时真的是一种奇怪的动物!午饭后直奔那个心里默念了几百遍的地址,一路很顺畅。

××号不是很好找,但还是找到了。

远远看着××号的铁门,我又胆怯和紧张起来,心跳开始加速。

不知道这个铁门背后是什幺?我幻想着无数种可怕的可能。

好奇是一种强大的力量,能够战胜一切。

我走下车向铁门走去。

迎接我的是什幺呢?我忐忑不安。

我敲了敲门,有人应声问道是谁,干什幺的?我说参加聚会。

里面边说这里没有聚会,却边给我把门打开了,随即又警觉地关上了门。

开门的是一个30岁左右的瘦高男人,比较英俊。

他看着我足有3秒钟,我依然很紧张,没有说话。

然后将我带到了一个小房间,里面只有一个年轻女子正伏案看着什幺,听到动静就抬起头来了。

我的血液仿佛暂态凝固了,我从没见过那幺漂亮的女孩,我盯着她足有5秒钟才回过神来,也不再紧张了。

她似乎早已习惯了男人的这种注视,没有任何反应,只是说你参加聚会?我嗯了一声。

「那你的注册名字,发布资讯是什幺?」

我回答着,「你是怎幺知道这个组织的?」

我也如实回答。

接着又问了我一些家庭、职业、年龄等等,我一一作答。

她似乎挺满意,最后说你跟我来吧。

她身材很好,我一路跟着她,紧盯着她性感的臀部不免胡思乱想。

我们来到了另一个房间,是个浴室。

她看出了我的疑惑说参加聚会活动之前必须洗浴,一是为了卫生,一是为了避免携带通讯摄像等入场,你开始洗吧,你边洗边听我宣布组织的一些纪律。

我实在不愿意当着一个陌生女人面洗澡,她觉出了我的尴尬,但也只是笑着说这是纪律,你现在还可以退出。

我一咬牙,脱了衣服开始洗。

她也开始宣布组织的纪律。

她先讲了些组织的宗旨,分支机搆等等,这些G都和我说过。

她又说成员分为高级会员和初级会员,高级会员是性爱平等宗旨坚定的支持者,是组织活动的志愿者,须为初级会员服务,同时她告诉我今晚我参加的聚会所有的女性都是组织的高级会员和高薪聘请的义工。

最后她特别提示我参加聚会时所有人必须戴面具,在大厅内活动时不能相互交流私人资讯,只有在单间内活动时才可以;还有为了安全起见,我的衣物会有专人看管,我须穿另外一套衣服进场;聚会结束后须向组织缴纳370元钱作为活动经费。

我同意了。

洗完澡,她也讲的差不多了,我刚要穿上她为我準备的衣服,她走上前来,走到我的面前。

弯下腰来,一把抓住我的下体,我既尴尬但却忍不住立挺起来。

她用手翻了翻,看了看,闻了闻,站直了身子笑着说这是例行程式。

我没有作答,只是觉得意犹未尽。

等我穿好了衣服,戴上了面具,她说,时间也差不多了,可以带你去聚会点,初级会员必须将眼睛罩上,戴上耳机。

我没有说话,只是接过了她的眼罩和耳机戴上。

她便扶着我走过了好几道院子,最后将我送上了一辆车坐下。

感觉的出我前后左右也坐了好几个人,大家都没有说话,静静的等着。

等了不久,车开动了,时而颠簸,时而平缓,拐了好多次弯,大概过了20分钟的样子,终于到了。

车门被打开了,又有人一个个的搀扶着我们接下车去,似乎又进了一间房。

正疑惑着,突然感到有人在帮我把眼罩、耳机取下。

我自己取下了眼罩和耳机,有点刺眼,等视力恢复后我环顾着房间,房间里有4个人,3男1女,都和我一样戴着面具,女孩皮肤白皙,穿的很少,一对大乳房呼之欲出。

我不禁意淫起来,希望能和她做上一次。

正胡思乱想,女孩走了过来,指着房间里的一扇门说大家进去吧。

大家鱼贯而入,我紧跟女孩身后,呼吸女孩身上的芬芳体香,不时碰撞着她的身体。

一进入房间我便惊呆了,好一派人山肉海的景象!我这才知道什幺是血脉贲张。

正方形的房间有30平米左右,胡乱放着3张床和2张沙发和几张桌子,如今这些都成为了这场肉欲盛筵的杯碟。

欲望在这里蔓延、膨胀、宣洩、再次蔓延、再次膨胀、再次宣洩。

男人喉间发自本能的低吼,女人柔弱无骨的呻吟,肉体的节奏的撞击声在房间此起彼伏。

空气中混杂着一种男女体液的特殊气味,迷幻着大家的心神。

我似乎整个人被点燃了一般,浑身燥热,呼吸变得急促,不时感到一股电流从丹田发出击穿我得整个身体。

我不能自已!这时我前面的女孩转过身来看了我一眼说大家自由活动吧,放开些!从她的眼神中我捕捉到了对我的鼓励。

我也不再犹豫,将她搂入怀中,如老手般将她抱到一张床边。

我成为他们中的一员。

一场战役过后,我心绪渐定,这才定睛打量屋内的男男女女。

屋内有8男7女,男人们,高矮胖瘦、年老年少、各不相同,倒是那7个女孩都是一样的身材高挑,皮肤白皙,凹凸有致,只可惜看不到脸蛋。

除了这些,屋内最显眼的是一座类似雕像的物件,它是一个跪地、翘臀、抬头、张嘴的裸女像,极为性感,尤其那红色大嘴,更显万种风情。

回神看了看身下的美女,仍在喘着粗气,只是一只手已伸向站在身旁的一个约摸20出头的少年的下体,另一只又伸向我尚且湿漉的YJ。

就这样疯狂的故事一再重複,我和不同的女人选择着不同的方式,单独、3p、4p、kj、gj不一而足,只是除了SM这种我不喜欢那种方式。

她们年轻、野性、几乎无所不能,我迷恋着她们的身体,一次又一次,直到最后一刻。

大家终于精疲力尽了,盛筵也可以结束了。

于是一个女孩号召大家捡起地上的套套,扔到垃圾桶。

我这才知道那个裸女雕像的性感大嘴竟然是垃圾桶口。

出了那间房,大家停止了嬉闹,各自又戴上了眼罩和耳机,分批次再次乘车来到了乔庄东路××号的那间房。

在缴纳了370元钱后,我走出了那扇铁门,屋外冷风扑面,我也清醒了许多,抬腕看表竟然已经夜间9点,赶忙驱车回家。

到家后,胡乱吃了点东西就洗澡上床睡觉了。

躺在床上,回想起当天发生的一切,仍然难以抑制的兴奋。

突然一阵熟悉香味沁入心脾。

我知道是被子的味道,严格来说是女友的体香。

原本激动的心情一下子冷却下来,我发现自始至终我忘记了一个人,忘记了一个我最应该记住的人。

我陷入了深深的自责中。

我开始痛恨自己的好奇,痛恨自己的放纵,痛恨自己的身体,甚至痛恨起G来。

我又想起了她的微笑,生气,吃饭,睡觉,撒娇,想起了她的点点滴滴。

我突然好想哭,好想忏悔,好想打电话告诉她发生的一切,但又没有这个勇气,想忘掉这一切又同样做不到。

就这样,在内心痛苦的挣扎中我悠悠的睡去。

本以为我永远不会再和那个聚会有任何联繫了。

人真是个奇怪的动物,只要我坐到电脑桌前,我又会请不自禁的敲入百度,搜索阿呆我的最爱。

每次看过之后,又会陷入更深的忏悔和自责中去。

我痛苦不堪。

儘管这样,我还是在07年1月20日又参加了一次聚会,只是这次程式不需要那幺複杂,只有以上次的注册名留一个以「我的留言」开头的资讯就可以了。

通知的地点也换了,接待的人也变了,唯一不变的是那个裸女雕像的垃圾桶和大家如前次般的疯狂。

只是我每次和一个女人做时,总会想起我的女友,于是我又只能在在兴奋和内疚之间挣扎。

不过倒是听说在另外一个地点也正举办着类似的聚会,只是服务物件全是女性,而高级会员则是健壮的男性。

我愈来愈期盼女友回家,希望她能带我回到过去,忘掉那个网站,忘掉这魔鬼般的经历,但又害怕她回家,因为我不知道我是否有与她对视的勇气,不知道当我再次触摸她又想起那些面具女孩。

还有十天她就回家了,我该怎幺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