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激情  »  东北浪妇04
东北浪妇04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俺从东北批来的土特産,质量好,价钱也便宜,销路还不错,没俩星期就卖完了,俺算了算帐,刨了本钱和运费,赚了两千六百多,俺又回了一趟东北,看看闺女和婆婆,顺便批货。

    那天刚从东北回到上海,晚上俺吃晚饭,忙着盘点货物,就听有人敲门。俺看看表,快十二点了,俺以爲是小庄,开门一看、却是上次那个倩倩又来了,不过不是跟小庄来的,而是一个人。倩倩看见俺,就说:“大姐,能让我在这里住一夜吗?”俺心里可怜她,让她进屋来。

    倩倩今天神情呆呆的,有点像是霜打的茄子,全没了精神。俺挪开沙发上的货物,拉着倩倩坐下,忙问:“妹子,你今天你咋啦?”倩倩两眼直直的,说:“我今天看见我妈了。”俺听了,才想起她那个无耻的娘,真不知道该说什麽,但还是问:“她在哪?你跟她说话了没有?”倩倩面无表情,说:“我妈她也做鸡了。我没认她,但是一直跟着她,她都快四十岁了,谁还看得上。她在舞厅厕所里给人口交,还让男人往嘴里撒尿,弄一回才五十块钱……”俺听倩倩说着,心里发酸。倩倩也不看我,又说:“我当时看她倒霉,被人糟践,心里不知爲什麽很痛快。后来,……也许是我疯了,我竟然花了两千块,找了十个民工,把我妈骗到工棚里,让他们轮奸我妈。……我看着那些民工禽兽一样轮奸我妈,肏嘴、肏屄、肏屁眼,用电线抽她,用钳子夹他的屄,用钻头捅她屁眼,我当时很解恨。”俺听了很震惊,看着倩倩,忽的倩倩流出了眼泪,虽然没哭,可是眼泪已经吧嗒吧嗒的滴在衣服上。

    倩倩声音越来越悲,又说:“我心里很解恨,可是其实痛的像刀扎一样,真的很痛苦,我不想这样对她。”说完,哇的一声哭了,声音凄惨,我这时才知道倩倩心里虽然恨自己的妈妈,可她更想和妈妈亲近,和妈妈在一起。想想倩倩从小没人疼没人爱,十六岁就叫男人糟蹋了,俺也跟着心痛,抱着倩倩一起哭了。

    俺俩人大哭一场,才平静下来。我问倩倩:“你想认你妈嘛?”倩倩把脸贴在俺胸脯上,搂着俺的腰,好像把俺当成妈妈一样,说:“我也不知道?不知道、认了她以后会怎麽样。我怕她再抛弃我、出卖我。我看着她从工棚里离开,没再跟着她,好大的城市我孤单单的一个人,也不知道该往哪去,就想起大姐来了。

    大姐,我想睡觉。”俺也是当妈的人,知道她现在最需要关心,轻轻扶她上床躺下,给她脱了衣服和鞋,俺也脱了衣服,搂着她,俩人一起睡了。

    转天早晨,倩倩的精神好多了,俺俩躺着没起,她挎着俺的胳膊,看着空蕩蕩的屋顶,慢慢的说:“大姐,你知道吗?从我离开家出来做鸡,已经二百七十四天了,可昨晚还是我第一次没有和男人睡的,不过睡的很香,真安心呢,比什麽都舒服!”她笑了笑,又说:“大姐,你知道吗?我的同学们都高中毕业了,有的上了大学,有的开始工作,有的在谈恋爱。我呢?高三都没上完,一个人流落在社会上,没学曆没本事,只能靠身子赚钱。……刚离家的时候、什麽都不懂,男人给点钱,我就叫他搞,那些臭男人看我年轻,高兴起来就往死里肏我。有时候弄完了,屄肿的一碰就疼。”俺听着倩倩平静的话,只是心疼,也没打断她。倩倩还是如自言自语的说:“大姐,你知道吗?我跟多少男人睡过?……四百三十五个!有老有少,有南有北,香港人、台湾人,韩国人、日本人、德国人、法国人,还有一个美国黑人。

    有时候不是接一个人,两个、三个,最多一次、同时接了五个日本人。大姐,你说这还是十八岁女孩子的生活吗?”我无法回答,倩倩的经曆,让俺又想起了和二驴子在一起的日子,也悲伤起来。俺不知该说什麽,也愣愣的看着房顶,把自己的经曆说给倩倩听。俺爲了养家、咋叫二驴子糟践,自己做生意了,又咋靠身子拉关系。

    俺俩人起来已经中午了,一上午的交心长唠,俺们更亲了,俺就像多了个妹妹,也像多了个闺女。倩倩又有了明快的笑容,俺看了很高兴,中午饭是俺请的,俩人逛了一下午商业街。晚上,倩倩请俺吃晚饭,还硬拉着俺去酒吧。倩倩给俺俩、一人点了一杯酒,俺没来过酒吧,看那酒分了好几层顔色,倩倩说:“这叫鸡尾酒。”俺看果然像家里大公鸡的尾巴,尝了尝,一种顔色一个味,俺觉得挺新鲜挺有意思的。

    俺俩在酒吧待到九点锺,回家的路上,倩倩调皮的把刚才鸡尾酒的价钱告诉俺,梅吓俺一跳,心响:两杯酒八百多块,俺的娘,黑店吃人不吐骨头啊!倩倩看着俺吃惊的表情,拉着俺,咯咯笑得前仰后合,说:“不算什麽,到哪里都是这个价,反正钱是王八蛋,没了咱再赚!八百多块,两腿一匹,就回来了。”俺听着年纪轻轻的倩倩说出这样放蕩的话来,不知咋地又想起老家的闺女来,一比较,越发觉得倩倩可怜了。

    晚上到家,倩倩说:“大姐,今天我还和你睡,行吗?俺说:咋不行,来吧。”俺把门锁好,窗帘拉上,被窝铺开,让倩倩先洗了洗,俺也洗了洗,只穿着内裤钻进被窝,倩倩却把衣服都脱光了,钻进俺怀里,摸着俺的大奶子,俩人聊天。

    俺两个都女人,说来说去,还是围着男人转。

    倩倩讲她接过的客人,俺也给她讲当初二驴子怎麽折腾俺。越说越来尽,倩倩轻声说:“大姐,我唑唑你的奶头行吗?”俺点点头,倩倩高性的把俺的奶头叼在嘴里唑舔。俺一手搂着她,一手摸着她的屄,屄毛稀稀疏疏的,被俺一摸,马上就流出了淫水,俺轻笑着说:“妹子,你的屄可真是个水蜜桃呀。”倩倩也把她的手放到俺的屄上,她的小手很灵巧,弄的俺飘飘糊糊的,一会俺就流出了淫水来。倩倩把沾着俺淫水的手指放进自己嘴里舔,说:“你看,大姐。你才是水蜜桃呢。”俺笑着说:“你这孩子,比俺还浪,挖出来就吃,也不嫌髒。”倩倩说:“我和大姐好,嫌什麽髒,我还吃着甜呢。”俺轻轻的打了一下倩倩的屁股,说:“死孩子,越说你越浪起来了。来。俺也尝尝甜不甜。”也沾了倩倩的淫水,放在自己的嘴里舔。倩倩扑上来和俺亲嘴,俩人在床上左滚右翻,亲嘴摸屄。

    弄了一通,俺俩又互相摸屁眼,倩倩脱了俺的内裤,问:“大姐,你喜欢肏屄吗?”俺一笑,说:“傻闺女,哪有女人不喜欢肏屄的。”倩倩又问:“肏屁眼呢?”俺说:“开始时那二驴子跟强奸俺一样,肏的俺屁眼子贼辣辣疼,都肏出血了。不过现在肏熟了,不肏都不行了。”倩倩笑了笑,接着问:“庄老板的鸡巴那麽大,他肏你屁眼、是干肏还是湿肏?那大鸡巴肏着你疼吗?”俺说:“屁眼又不是屄,哪出的来淫水,干肏还有不疼的。不过要是用唾沫润润,或者肏完屄再肏屁眼,就爽了。”倩倩说:“我上回叫庄老板肏得肠子疼了两天,解手都困难,要不是爲了钱,我可不让他肏,那大鸡巴整根肏进去真难受。”俺笑着说:“俺看你那样浪叫,还以爲真浪起来了。”倩倩也笑着说:“我那是职业习惯,不叫床,谁给钱呀!”我说:“你受不了,别叫他肏不就完了。”倩倩又说:“大姐,你不知道,现在上海的妓女遍地都是,好多还是大学生呢,像我这模样身材的睡一晚上也就三四百块。可我却卖一千块,爲什麽?不就是我年轻,能叫男人肏嘴、肏屄、肏屁眼嘛。”俺心疼的说:“傻闺女,年纪轻轻的就爲点钱,干啥这麽糟践自己?”倩倩说:“外地鸡赚了钱就回家,照样嫁人。女大学生找别的工作也容易,我什麽也没有,就想多赚点钱。你没见过年纪大了还在卖的鸡,日子真不好过。”俺就想起二驴子玩过的天津老鸡,问:“俺听说有五十岁还卖的。”倩倩说:“有啊。”俺说:“是天津来的吗?”倩倩一笑,说:“大姐也知道啊!有,你说奶子特别大的那个?”俺说:“对!就是那个。”倩倩说:“她姓包,真名不知道,都叫他“天津包”,又贱又浪,只要给钱什麽都肯做,玩性虐待都行。俺问:“啥叫性虐待?”倩倩咯咯一笑,说:“性虐待是外国人兴起来的,他们叫爱死爱母(SM)。就是男人变着法子糟蹋女人身子,非常狠。”俺说:“哪个男人上了床不跟野兽一样,恨不得把女人撕扒吃了。”倩倩说:“那不一样。一般男人不过是肏的狠,最多用自慰棒助兴罢了。玩性虐待可不一样。有个日本客人跟我肏完了、让我看过他们国家拍的录像带,真恐怖,把女人用麻绳捆成肉粽子吊起来、用皮鞭抽,用蜡烛烤、烫,用大针筒往屁眼里灌水,针头扎奶子,竹夹子夹奶头,还把手臂伸进女人的屄里、屁眼里、当大鸡巴一样肏。”俺听的心惊肉跳,连忙叫:“别说了、俺听着浑身都冰凉了。”倩倩说:“我当时也怕的要命,没见过这麽玩的。那日本客人还问我能不能跟他这样玩一回,说给我一万块,我吓坏了,都没敢跟他过夜,要了五百就跑了。”俺说:“肏他娘的!玩这个的男人都是神经病!跟上刑一样,还不把人玩残废了。”倩倩一笑,说:“市场吗,有人买、就有人卖。女人年纪大了还出来做鸡,不上点这样的花活,谁要啊!”又说:“就说那个天津包,听说她的屄、能塞进啤酒瓶子,屁眼都被人干脱肛了。”俺俩又亲嘴,俺抠进倩倩紧紧的屁眼里,问:“屁眼叫人开苞、有啥感觉?”倩倩呃了一声,说:“还好,买我屁眼的是个法国人,一家大超市的总经理,他肏我屁眼前、先用大针筒往我肠子里灌水,说这叫灌肠,肏着干净。然后用进口润滑油给俺按摩屁眼,用手指慢慢润滑里面。先一根手指,等我不紧张了,再加一根,最后是三根手指。”倩倩说着,用手比划出当时的手势。俺笑着说:“都说法国人是啥浪漫,敢情是发浪太慢,弄屁眼还这麽讲究。”倩倩笑笑,说:“是吖!等我适应了,他才开始肏我的屁眼,光前面的準备时间,足用了三个小时。不过幸好他这样弄,我心里才不害怕了,而且润滑油灌了很多,大鸡巴肏进去,我屁眼里虽然不舒服,可没觉得疼,肏起来特别滑溜,啪嗞啪嗞的,我感觉还挺好玩。”又说:“不过后来接别的男人可就不这样了,尤其是咱们中国男人,可不讲究了,能带个套子肏都是好的,大部分上来就肏,真疼,才讨厌人呢。”俺听的来劲了,又抠了抠倩倩的屁眼,说:“妹子,你趴在床上,把屁股撅着,大姐给你舔屁眼子。”倩倩忙说:“大姐,那多髒呀,别了。还是我给你舔吧。”俺说:“妹子,你跟俺外道啥,快来!俺都不嫌,你怕啥。来吧。”俺让倩倩趴床上,把她的屁股蛋子分开,看到一个深红色的小屁眼,还在一张一合的。

    俺跪在她后面,低下头,把舌头尖沖着小屁眼一点,小屁眼马上就缩了一下,俺觉得好玩,把脸贴在倩倩的屁股上,嘴对着屁眼狠狠的吸,狠狠的舔,弄的倩倩浪浪的,扭着屁股,说:“大姐,真爽!爽死了!”俺一会舔屁眼、一会舔屄,弄的倩倩来了劲,一翻身把俺压在床上,她骑在俺脸上,屁股不停的动,弄的俺嘴都忙活不过来了。倩倩说:“大姐,咱玩个花活好吗?”俺在下面哼了哼,倩倩把俺的橡胶棒拿出来,一头让俺用嘴叼住了,立着棒子,完了,倩倩象拉屎一样蹲下来,将橡胶棒另一头插进自己屁眼里,双手抓着俺的大腿,把屁股上上下下的套动。俺在下面用嘴叼着橡胶棒,看着倩倩的屁股一会上一会下,小屁眼紧紧套着橡胶棒,屄里还流出了淫水,黏糊糊的顺着橡胶棒流到俺嘴里。

    肏死你!”又问:“老子的大鸡巴大吧?粗吧?”俺呵呵笑着说:“大,真大真粗,大鸡巴嫖客,肏俺这老婊子。”说完,俺俩都哈哈笑了。

    俺们玩了一会,倩倩把橡胶棒拔出来,完了,趴在炕头,扒开屁眼,让俺给她弄弄,俺高兴的往倩倩的屁眼上吐了口唾沫,骑在倩倩的身上、给她通屁眼,也装成嫖客的样子说淫话,倩倩也装婊子让俺插。俺们俩都觉得这样很好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