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激情  »  情挑高级情妇
情挑高级情妇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藤濑是一位室内装璜设计师。

  藤濑从车窗向外看见一个戴浅色太阳眼镜的女人时,就想到(这个女人很不错!)。他的身体现在虽然很疲倦,但是看到好的女人时,就不肯放过了。倒并不是马上想和她做爱,而是想设法接近后,以后有机会再弄到手。

  于是他将车停在路边,等待女人从车旁经过。

  她有着与众不同的身裁,这个女人却像是栖息在南美洲的懒猴似的,懒洋洋的走着,眼皮垂下完全不注意周围的事物,亚希有着金黄色的健康皮肤,而她的皮肤却是白的,裸露于洋装外的一双大腿,更是如雪般的洁白,任何男人看到了都会蠢蠢欲动,她并没有穿丝袜,只穿着一双凉鞋,她的脸蛋虽略微小了些,五官却显的很秀气,她全身虽然散发着懒洋洋的气息,但却又显得相当抚媚动人。

  藤濑紧张得必须鬆开领带,等待女人走近车边时,他温文有礼的向她说:「早安。」当时是上午十一点,仍可以用这句问候语。

  女人彷彿没有感到惊讶,慢慢地将脸转过来,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

  「我送妳到妳想去的地方,好吗?」

  藤濑笑着说。他的脸上很自然的流露出一种亲切的笑容,似乎很能让女人性生安全感。他知道自己这个优点。

  「我要去超级市场买麵包和咖啡……。」

  「我送妳去。」

  「可是方向相反呀!」

  「没关係!在前面掉头就行了,反正我现在没事。」

  藤濑边说边打开车门,那女人也很大方的坐进车内,仔细一瞧,女人有着雪白般的肌肤,或许她不喜欢在夏天里到游泳池或海滩做日光浴,她的皮肤也非常的细嫩,虽然亚希也有细緻的肌肤,可是她却显得高头大马,她实际上有一百六十五公分高。

  「妳住在这附近吗?」

  「是。」

  「我送妳一张名片吧!」

  他一手握着方向盘开车,另一只手从口袋里掏出名片给身旁的女人,他的名片与众不同,周围镶有齿轮形状的花纹,名片的表面印着日文,背后印着英文名字,并印着:「室内装璜设计师」。

  「那我就不客气的收下了。」

  「如果方便的话,妳是否可以告诉我妳的电话、地住及你目前在做什幺呢?」

  「没做什幺,我现在不是坐在车上吗?」

  他笑了,女人也跟着笑了。

  「请问妳目前在那儿高就?」

  「我没有工作。」

  「那妳一定是千金小姐啰!」

  她摇头否认着,这时藤濑已将车驶入超级市场的停车场,他下车走到车的另一边,替那女人打开车门。

  「我跟妳一道进去。」

  女人突然喃喃自语并指着一个人说:

  「我很讨厌那个秃头。」

  「秃头是妳的情夫吗?」

  「我实在很讨厌他不停的咳嗽。」

  「那幺,妳是他的情妇啰。」

  「可以这幺说。」

  「他时常到妳住的地方吗?」

  「一个礼拜来两次,他今天中午可能会来。」

  藤濑脑海里浮映出这个女人裸露躺在中年男人怀里做爱的情景。

  「既然妳那幺讨厌他,离开他找个工作算了。」

  「我觉得那样又太麻烦了。」

  女人静静伫立于麵包柜台前,她把手指放在嘴唇里,不知在沈思什幺。看见女人楚楚动人的神情,藤濑全身的疲倦已消失得无影无蹤,又兴奋了起来。

  这个肌肤洁白娇小玲珑的女人名叫麻美。

  麻美付好钱之后,由藤濑提着一袋装满麵包、果酱、水果的袋子。然后他开车送麻美回到原处。

  「妳看起来很性感、很迷人。」

  「连你也这幺说,我那个秃头时常这样对我说。可是我却很懒散。」

  「这就是妳迷人的地方呀。」

  「这话是怎幺说的呢?」

  「妳那懒散的样子,看来就像是刚做完爱一样!」

  「哎呀!不要胡说。」

  她举起水手轻轻地拍打藤濑的膝盖,她的手指看起来是那幺的细长,耳朵也是小巧,彷彿是用贝壳刻成的,显得玲珑剔透。

  「妳的耳朵很迷人。」

  藤濑一边称讚着,一边伸出手指触摸着女人的耳朵。

  「好痒哦!你的手怎幺那幺痒呀!」

  麻美的脸颊忽然现出绯色的红晕,藤濑突然伸手取掉她的太阳眼镜。

  藤濑首先看见她那双眩目细长的眼睛,然后轻轻地抚摸她的耳朵和颈部,女人受到藤濑细腻的抚摸,眼睛不由得泛起一层湿润的雾气,说不完觉得有点晕眩呢!

  「妳好像很容易晕眩。」

  「因为我的眼球色素较一般人少的关係。」

  「妳有染头髮吗?还是掉色了?」

  「是天生的。」

  在日本人而言,那种髮色是属于罕见的自然咖啡色彩。藤濑大胆地伸手摸女人露出洋装外的雪白大腿。

  「你经常做这种事吗?」

  她拨开对方的手,藤濑的手上仍留有冰凉柔滑的感觉。

  「很性感。」

  藤濑觉得眼前的女人跟亚希的确是风味各异,他心里忽然升起一股慾望。

  「我很希望再见到妳,如果秃头没有来,我可以到妳住的地方吗?不过我会事先打电话给你的。」

  「秃头在的时候,我是不会接电话的。」

  「要是秃头榴的话,我该怎幺办?」

  「他通常不会先开口讲话,会先等对方应声以确知是到底是男人或女人。」

  「那我也不开口说话,对方若是不说话就是秃头啰?」

  「对!这个办法不错。若只有我一个人的话,我是会接的,可是有时我也懒得听电话,因为我很懒且患有贫血,想到要握听筒我全身就没有力气。」

  「我们有暗号,第一吹响三声后就切断,然后再打。」

  「噢!原来如此,我响五声好了。」

  「真麻烦透顶,还要算!好吧!就这幺说定。」

  两人边说边聊之际,车子终于抵达她住的公寓。

  于是他将满是果物的纸袋轻轻地搬入麻美在三层楼的房里。

  麻美当然不会轻易的让藤濑进入她的闺房,她只轻轻的说道:

  「谢谢你的帮助。」

  当麻美张开嘴道谢时,藤濑把自己的嘴唇送上去,可是只有这次她迅速的移开,以脸颊接受对方的吻,然后向藤濑抛了一个媚眼,把门关上。

  藤濑离开麻美的公寓驾着车向办公室兼住所的地方驶去,他仍然可以察觉到他的身体再度兴奋着。

  藤濑僱请了两个人。

  一个是女祕书中谷知子,另一个是技术员仓石,他在办公室和卧房各装一具电话。

  他回到卧室后,认为麻美的情夫秃头大概还不会来,于是立刻拨电话给麻美。

  他先让电话响了五声,然后切断再打,可是麻美并没有立刻来接电话,大概还懒洋洋的幌着,铃响了七、八声之后,她才拿起电话筒,慢吞吞的说道:

  「喂喂……。」

  「妳是麻美小姐吧,我是谁……妳知道吗?」

  「你就是刚才那个人嘛!」

  「妳的秃头没有来吧。」

  「他有急事,明天才会来,刚才还打电话来查问我到那儿去了!我是好心为他买东西去的,不是吗!」

  「妳还替秃头煮饭?」

  「这种事不是常有的,有时叫人送来,或是到外面餐厅吃。」

  「我带妳上最有名的餐厅吃饭,我现在可以到妳住的地方吗?」

  「来一下是没有什幺关係的。」

  「秃头会不会突然回来?」

  「不会的,他从来没有做过那种事。」

  「他有没有钥匙?」

  「我要是不让他进来,他又能怎样?」

  「六点钟见面如何?」

  她沈默不答腔了。

  「我会去的,我不再打电话通知妳唷。」

  说完后,藤濑即挂断电话。

  如果继续跟她闲聊下去,女人会改变初衷,使计划破灭,所以要把握住良机。于是藤濑把该做的事情对仓石交待清楚。然后睡了两个小时的午觉。

  他睡醒后再继续工作,最后将剩下的事情交给仓石处理,他先洗了个澡并换上一套新衣服,马上开车到麻美的公寓。

  他的心脏急速的跳动着,显得非常紧张。

  在三楼走出电梯,到了一个装有门铃的门前,按了白色的按钮。响起了一阵清脆的铃声。

  经过了一阵仍不见有人来应门,藤濑正在怀疑大概没有人在家的时候,门突然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