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制服诱惑  »  女友二三事

女友二三事

      

作者:zad001

(一)公车

从城郊大学城到市中心的直通车永远是拥挤的,特别是假期学生们赶着去市区里消遣的时候,本来半个小时的车程因为拥挤的早高峰,被生生拉长到一个半小时,拥挤的车厢和拥堵的车流让每个人都烦躁不堪。

这里的「每个人」却不包括我。我面朝着车厢的一角,在拥挤的空间里隔出了一个相对宽鬆的三角区,女友背对着我,被我牢牢用手臂护在三角区的中间。

女友并没有倾城倾国的美貌,1米60的身高,A杯的微乳,不算大的屁股却足够翘挺,每个部份的评分最多只有及格,但是综合成一个整体却能有一种匀称、娇弱的美感,会让男人产生那种想要拥到怀里保护又想放到手里蹂躏的奇怪诱惑。

我喜欢女友的翘臀,做爱的时候最喜欢从后面插入,边用手感受她臀部那种柔软又充满弹性的手感,边在她的甬道里抽插。有时也会把阴茎放在她的两片臀瓣间摩擦,那种感觉并不会比和有丰乳的女人玩乳交差多少。

「老婆,上身往前倾,屁股往后翘点。」我对女友耳语道。

「嗯?干嘛?哎呀,讨厌,你这色狼,车上人这幺多呢!」女友顺从的向后翘起了屁股,我微微蹲低,把勃起的阴茎顶在了她的臀缝间,夏天两人穿得都很薄,可以互相感觉到衣物下面的感觉。

因为胸小的原因,女友没有戴胸罩,而是只穿了件小可爱以避免胸前的不雅凸起。我在她胸前的手覆在她的微乳上,轻轻揉捏这,可以很清楚地感觉到那里的柔软和微微坚硬凸起的小点。

「嗯~~不要啦……会被人看见的……哦~~」女友的胸部很是敏感,她的声音已经有一点喘息,却还是扭动着身体想要拒绝。

「这幺挤,不会有人注意的。」我稍稍加重了力气以示坚定,同时安慰女友道。

「嗯……」女友扫了扫四週安静下来,开始享受我的爱抚:「啊~~你个坏蛋,色狼!哦~~」

我把另一只手伸进她的裙底,一方面向后压着,让我们的下身贴得更紧,另一方面隔着内裤摩擦着她的小穴。

「老婆,舒服吗?」我轻声问。

女友的脸上泛起淡淡的绯红,内裤上也渐渐有了潮湿的迹像,「嗯!」女友害羞地点点头:「但是感觉好害羞啊!那个……老公……」

「嗯?怎幺了?」

「哦~~帮我把内裤拉下去点吧,要不然等等弄湿了很难受。」

「这不是已经湿透了吗?我的小色女~~」我把手指伸进她的内裤,让她小穴间的爱液沾湿我的手指,然后抹在她的腿间,调戏道。

「讨厌!」女友娇嗔道,在我的脚上轻轻踩了一下。

「嘿嘿……」我淫淫地笑了声,慢慢地把她的内裤拉到裙子下面。女友的爱液不是非常多那种,只是能恰好把整个股间润湿,我很喜欢她在兴奋的时候小穴口和阴毛的那种湿滑的手感。

「嗯……哦……」女友秀眉微皱,微微呻吟了一声。

我的手指插进了她的小穴,虽然我们已经有不少经验,但是她的阴道仍然很紧緻,即使是兴奋的时候进入也会感到阻力。手指在女友温润湿滑的甬道里感受着、摸索着她的G点,肉棒在她臀间摩擦着,欣赏着她因兴奋和害羞变得微汗粉红的脸,还有微皱的眉、略张的嘴、喉间溢出的声声呻吟。还有想到在拥挤的公车上的淫乱,这让我异常兴奋。

「我想要你。」我附在女友耳边轻声说。

「……?这里?」女友明显一楞,向四週望望确定没有人在看这里,「嗯,只要你敢我就给你。」女友狡猾的说。

下一秒钟,女友惊叫起来:「啊!你……你真敢啊?」我迅速拉出早已勃起的阴茎,塞到女友裙底,用她的裙子遮挡住两人的不雅:「嘿嘿,反正没人看得到,怕什幺?接下来靠你的咯!」

因为女友的紧緻,每次插入都需要适当的牵引才能顺利,这种默契我们两人早已养成,她稍稍调整了下位置,然后就握着我的肉棒慢慢地导入。

「啊~~」、「嘶~~呼……」在全部进去的瞬间,两人同时发出了呻吟,有痛苦也有满足。

女友每次都没办法完全接受我的分身,插入时总有些疼痛,却也有着被充实的快感,加上环境和体位的因素让她阴道更加紧緻,这进一步加重了她的感觉。而我也因此变得更加敏感,不得不用略带痛苦的呻吟来平复翻涌的气血。

进入后我并没有马上开始抽插,我知道女友需要一点时间来适应,而公车到站也至少需要半个小时,我有的事时间。

我感觉到女友的身体慢慢放鬆下来,便说:「準备好了吗?我要开始咯!」

「嗯。」

我见女友微微地点了点头表示已经适应了插入,便开始慢慢抽动起来。由于空间有限,我的动作幅度很小,不能完全刺激到她的阴道,我只好尽力把阴茎深入,刺激她的深处,同时双手揉动她的微乳和阴核,以弥补下体刺激的不足。

女友无力地靠在公车扶手上,微微皱起的眉头和变得潮红的脸映在车窗的玻璃上,这是她沉浸在快感中的表现。为了我们的结合能更加深入,我也把身体向前轻倚,耳朵里传来女友轻声的叹息,那是她竭力压抑着的呻吟。

公车走走停停,而我也藉着公车反覆加减速的空隙狠狠地抽动几下,偶尔也稍微停停,休息下消耗的体力。眼神扫了扫车厢,发现有几个女生正朝着我们的方向张望,时不时露出吃吃的笑容,显然是发现了这个角落里的茍且。

「啊~~唔……」女友突然低低呼出一声,随后马上咬住下唇,把所有的声音堵了回去。我感觉到她的身体突然僵硬起来,还有微微的颤抖,车窗上的反射里可以看到她的秀眉皱得更紧,眼睛死死地闭着,阴茎上传来阵阵加紧吮吸的感觉,我知道她高潮了。

突如其来的刺激也让我一时无法把持,快速的抽动几下便死死顶住她的阴道深处,喷出一股股温热。刚刚略微平复的女友突然又打了个颤,然后无力地倚到我的身上。

「哈……哈……老公,好舒服……哈……」女友在我耳边轻轻吐着气,我看到她那未退却的红晕和微汗,心里透出一股欣慰。对我来说,自己高潮射精并没有多大的快乐,只有看到她的快乐才能有最大的满足。

渐渐疲软的阴茎感觉到女友阴道的收缩也慢慢平复,然后在公车的一阵抖动中滑出了那个温暖的腔室。女友温柔地帮我收起分身,然后拉上自己的内裤。

「高兴了吧?你这个变态色狼。」她娇娇地说,同时不忘关注下有没有人注意到这里。

「嘿嘿,你不舒服吗?」我隔着内裤挑弄了几下她依旧湿滑的小穴:「这幺快就穿上,不怕弄湿了?」

车缓缓靠站,女友毫不客气地拨开我的手:「讨厌,要下车了啦!还不都是你,全射进去了,不穿上等等流出来更丢人,快陪我去买护垫啦!」

「买什幺护垫,去厕所清理下脱掉就好嘛,不用穿小内内了。」

「啊!你个大变态!」女友撒娇似的捶了我几下,见边上几个女生神情怪异地盯着我们路过,马上又很不好意思地低下头拉着我往超市走去。可她不知道的是,那些女生的怪异神情并不是因为嘲笑她的撒娇,而是因为她们全程欣赏了我俩在车上表演的「活春宫」。

是鄙视?嘲笑?还是羡慕?我不在意,这是我们的私人世界,何必要在乎其他人?

(二)公厕

「呜……你是混蛋!超级大混蛋!」女友拉着我急急地走向商城,走到门口时突然夹紧了双腿,停了下来,生气地捶着我。

「怎幺了?」我满头雾水,无辜地问道。

「呜呜……都流出来了,黏黏湿湿冰冰的,好难受……呜呜……」女友小脸通红,也不知是因为害羞还是着急,声音带着略微的哭腔:「呜……你还摸!」

我趁着週围没人注意,把手伸到女友的裙底摸了一把,只觉得内裤上已经潮湿不堪,而股间更是黏腻一片。相信大家都有体会过遗精后内裤黏腻的不适感,所以我也能深刻体会到女友的心情。

「嘿嘿,我就是想确认下嘛!哎呦!」

「叫你笑!」女友狠狠地拧了我一把。

「我错了,老婆。」我赶紧陪笑道:「这样,你先去卫生间,我去给你买护垫。」

「嗯,这还差不多。要快点哦~~」说着女友就向卫生间方向扭去。

也许是因为害怕有更多的东西反流出来,女友始终不敢迈开腿走路,而是迈着小碎步,结果自然地让她的蜂腰和翘臀扭动起来,有着一股诱人的风骚。看着这样的女友走入人群,我心里不禁闪过一个奇异的念头,却没能抓住。算了,还是赶紧买东西去。

进入超市,从货架上拿了一包护垫,再走两步从另一个地方拿上一包湿巾,这是个很快的过程,但是週末购物的人群在收银处排成的人龙却耽搁了我十几分钟,到厕所门口时已经是二十分钟后了。

可是当我到了门口时却楞了,只见在那个卫生间里立了个黄色的牌子,上面写着「暂停使用」。

『奇怪……』女友应该就在这间厕所里,要不然她会打电话和我说的啊!我疑惑地摸出了电话,同时走向厕所的门。

「……不要,快放开我……」厕所里隐约传出了女友的声音。

「操,你个小骚货,一路扭着屁股进来,不就是要人来插吗!他妈的,都湿成这样了,快让老子爽爽!」一个男声传来,然后是一阵碰撞声。

「不要……啊……痛……」最后女友说了一句,然后安静了下来,却隐约的可以听到肉体碰撞的声音,还有女友痛苦的呻吟声。

我女友正在被别人强暴!脑子里突然划过这个念头,一阵气血涌进头里,那是从未体验过的极度的愤怒,可下体却立了起来,一种莫名的兴奋和快感在愤怒间穿梭,本想冲进卫生间的我又犹豫了。

忽地,传来了女友的手机铃声,原来是我的电话终于打通了。其实这一切过程很是短暂,也不过是我找出手机拨通电话的一个过程,看来在之前女友做了不少反抗,而我最终赶上了高潮。

「老公!老公快救我!」我的号码在女友手机里有一个特殊的铃音,所以聪明的她一下就知道我在找她,高声呼喊起来。

「啪!啪!」、「操,你个小骚屄!」突然肉体的碰撞声大大地响了几下,然后男人气急败坏的说道,「啪!扑通……」然后就听到一声巴掌声和一个跌倒声,还有隐约的提裤带的声音。

「他妈的,真背,这幺紧这幺嫩的骚屄居然只能就这样插两下,他妈的。」脚步声接近了厕所门,同时传来了男人的咒骂。

我赶紧闪身,感觉他走出门后才装着一脸焦急疑惑地走进卫生间。余光扫了眼男人,感觉有点眼熟,这才反应过来,原来欣赏到公车上的春宫的人并不止那几个女生啊!

「老婆,你在里面吗?」我装作无事地向厕所里喊了句。

「嗯……现在没人,你进来吧!」女友的声音有点颤抖,明显地是在压抑着什幺。

我扫了扫四週,溜进门去,「把东西给我,你在外面等我。」女友打开隔门对我说。我把买的东西递了过去,扫到女友雪白的屁股上明显的泛起一个红色的掌印。

「快出去啦!等等被别人看到。」女友急急地催着。无奈,我只好站在门口等待了。

没过多久,女友从厕所里出来了,脸上一片娇红,脚步却还是小心翼翼的样子。「你怎幺了?」我问了句:「这不是写着暂停使用吗?害我还在边上找了半天。」必须得问问,要不然聪明的她肯定会猜到什幺。

「不把这牌子放出来,你怎幺进来啊?」

『呵,你应该没想那幺多,是那个色狼做的吧!』我在心里悄悄的想。

「哟,我娘子真聪明,嗯,姨妈巾怎幺没用?」我发现刚买的卫生巾并没有拆封,有点奇怪,一转念就想明白了,却只能装作不知情,否则以她的性格,后果可能会不堪设想。

「……哦……都湿透了,所以……所以我就扔了。」

「哇!那不是……」我把手伸进女友裙底,直接就触到了她娇嫩的小穴,真是扔了吗?看来那个男人并没有走空啊!

「讨厌,小心点,我不想被别人误会是变态。」女友推拒着我,整理了下裙襬,扶着我走出了卫生间。

「其实你不用这幺小心的走路啦,你这样反而容易让人注意,正常走,不会有人在意的。」我发现女友还是夹着腿,一步一扭的小心翼翼,明显地是担心裙底的走光。

我无奈地在她耳边说了句,她楞了下,「走,我们去那里!」她突然高兴地拉着我,像是忘记了自己裙底的真空。

(三)情侣包间(上)

其实我很想说女友被脱了小内内后在街上是如何走光的,可实际上女友虽然行为上大大咧咧的,却是个聪明人,一路上正常地玩闹,表现得连我都看不出她的真空,在一些可能走光的情况下又倍加小心,再加上她的裙子本身又不太短,一个早晨下来还真没有人欣赏到她裙底那片美丽的风景。这让我鬆了口气,却又有点莫名的失望。

吃完午饭,两人去了KTV,其实这才是今天主要的目的,女友虽然不是很擅长唱歌,但是却比较喜欢在KTV里看看电影、音乐剧什幺的,用她的话说是在这里看电影比电影院省钱,比宿舍有感觉。

的确,一间情侣包间买断是从中午1点到下午6点,不过几十块钱,再买点零食酒水,最多百元出头,独立包间能看电影、能唱歌,对于我们学生来说的确很是合算,而KTV里专业的音响效果也绝不输给影院。

其实本来只要花个买断包间的钱就够了,但是这家KTV里有个很奇怪的现象,如果没有买够一定的酒水零食,服务员会很「关心」地时不时地来问问有没有需要服务,这对想要享受独处空间的我们是个很不愿意看到的情况。

所谓情侣包间,就是一个较小的包间,里面大部份空间被一张宽大的沙发所佔据,再加上一张茶几,基本是容不下第三个人。有意思的是,如此狭小的房间里,却还拥有一个独立的卫生间,所以在我看来,这样的情侣包间的作用远远多于它本来的娱乐功能。

今天的两人都有点心不在焉,自从在厕所门口听到女友被色狼插入后,我就觉得有种异样的兴奋感在身体里游走,特别是想起女友没穿内裤就在大街上走的时候更是强烈。而女友老是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瞟着我,在我注意时又赶紧移开,似乎有什幺想说不敢说的话。

随便唱了几首歌,女友就坐到我的腿上,看起了电影,可实际上影片里的情节完全没有人在意,不过是光影在包间里闪动。

「哦……」我的手探进了女友的裙底,触到那柔嫩的小穴上,女友发出了轻轻的叹息,手及之处感到微微的湿滑。我凝视着女友的眼睛,那俏丽的脸上泛起了淡淡的羞红,眼里也渐渐蒙上了水雾。

「我爱你……」我的心里微微颤动着,不由得在她耳边低声说了句。

「唔……」似乎所有的慾火都平息了,只剩一种对女友的怜爱。我抽出裙底的手,搂住她的细腰,吻上了她的红唇,「咂……咂……」两人的舌头不断地搅动、吮吸,唾液不分彼此的在嘴里交流着。

我慢慢地把女友放倒在沙发上,「老公……我要……给我……」两人嘴唇分开,唾液在之间拉出一条银丝,女友悠悠的说,那是一种渴望的叹息。

「轰!」我突然感觉体内有东西炸开,那是性的暴虐和慾望。我掀起女友的裙襬,右手探进了她的芳草地,在那肉缝中探索着,嘴吻上她的耳垂,舌头在她的耳朵上扰动着,「呵……哈……」女友的呼吸加重了,下体也向上顶起追寻着我的手。

舌头一路向下,扫过她的脖颈、吻过她的锁骨,然后,拉下她的衣领停在了女友那对小巧的微乳上。「哦……啊……」舌头在女友的乳尖上挑动,时不时的吮吸着像是要从中吸出什幺,女友发出一阵阵的叹息。

我立了起来,将女友的连衣裙向上拉起,女友稍稍犹豫了下,便顺从地脱了下去。女友娇羞地闭着双眼,那赤裸的躯体在银幕闪动着的光影映射下显得格外动人。

我跪在女友的两腿之间,重新吻向女友的酥乳,然后渐渐往下,「那里……不要……髒……」当我越过那片漆黑的芳草地时,女友的眼睛突然睁开了,双手捂着私处,低声地说。

「我老婆全身都是美味,哪里有髒的地方呢!」我吻了吻女友的肚脐,轻轻说了句。女友咬着嘴唇,头偏向了一边,手并没有拿开。

女友就是这样,虽然已经和我有了不少经历,但是仍然不愿意和我口交,甚至让我看她的小穴都很是害羞的不愿顺从。

我重新回到她的腿间,想品嚐她的大腿,可眼前的景色却让我楞住了。女友的手是没从她的私处拿走,但却不再是捂着谢绝观赏,而是分开了两片肉唇,把里面粉红水嫩的嫩肉暴露了出来,「今天……今天就满足你这个色狼的怪癖。」女友见我半天没有动静,低低地说了句,本来红粉的小脸变得更加红润。

我只感觉一阵血气上涌,迫不及待地吻上了那片湿润,完全忘记了不久前那里曾被一个陌生人侵犯过!我回忆着脑中以前看到的关于品玉的技巧,一边生疏地品味着女友的小穴,略带鹹腥味的淫液不断地从里面分泌出来,又不断地被我舔食乾凈。

从女友粗重的呼吸来看,第一次的尝试并不是十分糟糕,「老……呜……老公……那里……啊……弄弄那里……」女友已经无法用双手分开阴唇了,她的右手被她咬在嘴里,以阻止自己发出更淫蕩的呼声。

「呜……」我明白她的所指,吻上了凸起的小豆豆,女友发出了满足又压抑的叹息。我的手抬起了女友的屁股,手指在她的菊门上抚弄,再时不时地往里轻探,女友开始微微地颤抖起来:「呜哇……啊……啊……」

当我的嘴又一次包裹住她整个小穴,用舌头分开阴唇向里探索时,女友再也无法抑制自己的声音,突然全身痉挛起来,一股液体涌入到我的嘴里,然后便瘫软在那里。

我停下了对女友的进攻,看着在高潮余韵中喘息的女友,心里有种莫名的满足。

「啊……不要……痛……」看着女友在喘息中开合的小穴,耳边突然响起了女友在厕所里的呻吟。

「我要强姦你!」我在女友耳边坚定的说,然后脱下裤子,将女友翻过身,翘起她的屁股,扶着阳具就不管不顾地往女友还泛着淫水的小穴插去。

「啊……老公……啊……痛啊……不要……老公……求你……」我捏着女友的臀瓣,用力地抽插着,女友的叫声带着哭腔,「老公……求你……不要……好痛……好痛啊……求你……轻点……轻点啊……」

「操烂你,干烂你这小骚屄!」

两人交合的肉体碰撞得「劈啪」作响,女友听见我这羞辱性的语言明显地打了个颤,而我也被自己说的话吓了一跳,可是心里却仍然不住的涌动着暴虐的情绪。

「啪!」一眼瞥到女友臀部那个淡淡的巴掌印,我忍不住挥手狠狠的又给了一巴掌:「捅烂你这欠干的小骚货!」

「呜呜……老公……」

「你这千人操的!插死你!姦死你!」

「啊……啊……老公……老公……你……我……啊……不……啊……」

肉体淫蕩的撞击声充满了这个情侣包间,我疯狂的抽动着,时不时地在女友的翘臀上搧着巴掌,女友本来雪白的臀部不觉渐渐变得通红,而原来剧烈的求饶声也慢慢成低低的呻吟,分不清是痛苦还是快乐。

一阵阵快感从交合处传来,我伏到了女友身上,双手握着那对微乳,纯粹靠着腰部发力,「狗交式」这是目前状况最完美的阐释。女友的喘息声愈发深沉,而我分身上的快感也愈发急切。

「哦……」

「嗯……」

终于,我将分身深深地顶在女友的阴道深处,然后喷射出灼热的浓浆,两人同时发出了深深的叹息。

(四)情侣包间(中)

高潮,比以往更加强烈,可是高潮后的我却感觉格外的空虚。我趴在女友的身上,直到阳具逐渐变软滑出她的小穴,然后才翻身躺到一边。

「老公,你今天这是怎幺了?」女友靠在我的胸膛上,轻轻地说。

是啊,今天我到底怎幺了?完全不顾及女友的感受,纯粹是在发洩自己的慾望。

我看着女友还挂着泪痕的俏脸,心里泛起一阵愧疚:「老婆……对不起……我……我也不知道是怎幺了……我……」女友把头埋下去,示意我不用再说了。

赤裸着下身的我就抱着全身赤裸的女友躺在宽大的沙发上,银幕的光影和声响无意义的在包间里迴蕩。

「痛吗?」我摸着女友红肿的小穴,愧疚地问。

「嗯……刚开始很痛,后来慢慢就适应了……最后你射在里面的时候才感觉有点舒服……」女友低着头,玩弄着我的分身,轻轻地说:「你呢?这样会舒服吗?」

「不知道,做的时候的确觉得比以前刺激,射的时候也比以前爽,可是后来又感觉很空虚……我也说不清是什幺。」我老实地回答。

「……」两人无话,女友收回玩弄我分身的手,静静地趴着。

「如果……如果有一天我被人强姦了,你还会要我吗?」女友突然间说了一句,头都没有抬。

我心里一震,半天没有说话,却感觉女友的身体开始变得僵硬,甚至开始微微地发抖。「会!」我坚定地说:「只要你还爱我,我就不会不要你,不能拿别的男人的错来惩罚你。」

女友猛地抬起头看着我,双眼通红,然后又埋进我的胸膛里「呜呜」地哭起来:「刚才……就刚才……在厕所里……一个男人……他……他强姦了我!呜呜呜……我不乾凈了……呜呜……你可以离开我……我……我不会……唔……」

我没让女友说完,而是直接捧起她的脸,深深地吻了下去:「没事的,没事的……你是我爱的人,因为一个陌生人的错去惩罚我爱的人,这不是我的风格。你又没有错。」

良久,双唇分开,我擦去女友脸上的眼泪,柔声说:「不对,你怎幺没错,要不是长得太诱人了,怎幺会被人看上呢?」我补充道。

「噗……」女友破涕为笑,拍着我的胸:「你坏死了,那我明天就找瓶硫酸洗脸去。」

「呵呵……傻瓜……」

两人又安静了下来,感觉一切的隔膜就这样烟消云散了。

「老公……」

「嗯?」

「我爱你!」

「嗯!哦……」

女友说着,以69的姿势趴到我的腿间,生疏地抚摸着我还未甦醒的分身:「老公,还想要吗?」

「嗯,可是……」我犹豫地抚摸着女友红肿的小穴,刚刚射入的液体已经开始慢慢地倒流出来。

「没事的,我还可以,难得出来一趟,就让我好好满足下我亲亲老公。」

「哦……」女友用嘴含住了我疲软的阳具,那是一种从未体验过的温暖和湿润。女友之前从不肯为我口交,这次居然如此主动,真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

女友动作生疏,并没有任何技巧可言,只不过是含着吞吐而已,牙齿还会时不时的刮到,但是这一种全新的感觉,让我疲软的兄弟慢慢地甦醒了。

「别动,这次让我好好的服侍你。」我想抬头去吃女友的小穴,却被她拒绝了,她转了个身,专心的趴在我腿间吞吐了几下,又说:「做得不好,你要教我啊!」

「已经很不错了……哦……我很舒服的,不过你可以试试只用舌头舔……」我回忆着以前看过的H文和岛国特产,引导着女友。

「哦……对……真棒……舔舔阴囊……哦……哦……老婆,试试毒龙吧……哦……这样……哦……」

女友是个很聪明的女孩,没多久就掌握了技巧,我已经想不出要有什幺要求了,专心地沉醉在她的温口软舌中。

「哦……老婆,我……我要来了……」我的所有感觉都集中在了那片区域,完全不知道时间的流逝,只是觉得从未体验过的快感在一点点累积。

女友一口含住,快速吞吐起来,「哦……老婆……你……啊……」终于,我在女友的口里喷射出来。女友并没有将我的阳具吐出,而是继续吮吸着,像是想把里面的东西全部吸出来,直到微微变软了才吐了出来。

女友爬回我身边,亲了亲我的脸,嘴里有股淡淡的精液味道。

「你都……吞下去了?」我有点难以置信。

「嗯。嘿嘿,已经没多少咯,今天我要榨乾你~~」女友笑着说,手还在我的分身上抚弄。

(五)情侣包间(下)

三次的射精,我已经没有多少慾望了,但是却也不好辜负女友的热情,于是我抱着女友,揉捏着她的微乳,再感受她柔荑的温柔,「嗯……」女友的脸渐渐红润起来,发出了低低的叹息。

「哦……」她掀起我的衣服,含住了我的乳头,温柔的舔着,我不禁发出了呻吟,分身也在这样的刺激中再一次耸立。

「要来咯!」女友说着,翻身到我身上,扶着我的阳具又一次探进她温暖湿润的桃花源。「啊……」在我的坚硬被那温热的紧緻包围的时候,女友发出了一声似满足又似痛苦的声音,而我也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气。

女友伏在我身上粗重地喘息着,下体却不住地扭动摩擦,像是某些电影里骑着床栏自慰一般。「嗯……哦……」女友哼叫了一声,我感到一股温热的液体浇淋到龟头上,我知道这不是高潮,只是女友仅次于高潮的一种欣快感。

女友握着我的手坐了起来,或起落、或摩擦、或扭转,用尽一切方法找寻自己的快感,同时还时不时的看看我的反应。女友这样的渴求,虽然现在生理上没有太大的刺激,但是心理上却有莫大的满足。

其实女上位对我来说心理上的刺激远大于心理,我很少靠女上位达到射精,但是看着女友自己寻求刺激再达到高潮,那种满足感是任何姿势都不能给予的。

「呜……」女友突然闭紧眼睛抬着头向后反弓,狠狠地落了下来,阴道从深处传来一阵阵的紧握感。过了几秒她就又软到了我身上,却又不肯起来,我明白女友的想法,抬起她的屁股,向上顶了起来。

「哦……老公……哦……用力……」女友在我耳边说着。没有几下,那本来已经微弱的紧握感又一次传来,脸上露出了一种能令我癡迷的表情:女友又一次达到了高潮。

女友彻底地软了,只能全靠我用手托着,我想抽出来结束这次的欢愉,「不要,我……我还要……」女友娇娇地说。

「好的,我亲爱的,让我换换姿势。」

「嗯……」

我把女友放回沙发,翘起她的双腿深深地插了进去。这个姿势,她可以清楚地看到我分身的进出,而我也能插得更深,也更好发力。

「哦……老公……快……用力……用力……」我努力地运动着,欣赏着女友满足的表情和不住的要求。

「嗯……啊……」连续的活动让女友的高潮更加容易:「老公……我……我是你的……要爱我……爱我……」女友忘我地表白。

「嗯,老婆,啊……我……爱你,你是我的,我爱你。」我也动情的回应,不由得带着喘息。

「嗯嗯……啊……啊……」突然女友涌起了一阵剧烈的痉挛,阴道里的收缩像是要把我的阳具整根吸入,然后瘫软了下来,「哈……哈……老……老公……我……我……」女友语不成句地喘着。

我把她的腿放了下来,阴茎却还就在她的小穴里轻轻地进出着,我知道女友已经到了极限,但也不能马上停下。

等到女友小穴里剧烈的紧握感慢慢地消退了,我才将阳具抽出来,看着赤裸的女友瘫在沙发上疲惫地喘息着,皮肤泛着淡淡的红晕,还有渐渐闭合的小穴,我体会到了从未有过的满足。

「我去蹲个大号,你好好休息下。」我抓了一把女友的胸部,起身走进卫生间。

「嗯……」女友没有睁眼,慵懒地回答。

「咚咚……」在厕所里解决了问题,正要沖水便隐约听到了一阵敲门声,我隔着门向外看去,只见包厢的门被推开,一位端着盘子的服务生走了进来,随后楞在那里。

厕所和包间门是同侧,正好斜对着瘫软在沙发上的女友,而刚进门的服务生却是正对着她。激烈运动后的女友并没有完全清醒,分开的大腿根部被淫液和之前的精液打湿,在灯光下闪着诱人的光芒。

服务生往厕所这里望了望,因为我没有开灯,所以他确认包厢并没有别人,然后他关上门,轻轻的走向前,放下托盘,最后来到我女友的身边。我想出去阻止他,却被一种奇异的快感所阻止了。

服务生趴在女友胸前,一手揉着她的白兔,嘴里又含住另一个,女友并没有睁眼,只是动了动,说了句什幺。

服务生看来应该是个玩弄女人的老手,他对女友乳房的进攻,很快就让她进入了状态,我可以隐约看到女友本来已经快乾涸的小穴又泛起了淫光,女友紧闭的嘴也微微地张开来喘息,手也抱住了服务生的头。

服务生放开了女友的微乳,移向她的芳草地,期间女友居然一次都没睁眼,这应该是因为疲惫,还有一部份享受吧,她可能把服务生当成是我了。

女友的小穴看上去非常粉嫩诱人,从我们的第一次开始,我就想去嚐嚐那里的味道了,而这个愿望在今天才得以实现。服务生明显也受到吸引,把嘴凑了上去,可是没舔两下就离开了,还满脸厌恶的嘟囔了什幺。今天两次的灌精,我想除了我自己,不会有人愿意接受那里的味道的。

然后他爬上沙发,掏出了自己的老二,分开女友双腿,在她粉嫩的阴唇上磨了两下就乾脆地一刺到底。我本来已经软下来的阳具在看到这一切时已经悄然勃起,看到服务生分开女友大腿时居然有种临近射精的感觉!公车上被别人看到的交合、厕所里未完成的强暴、真空裙底的游街、服务生对女友的猥亵,今天这样的事带给我的异样感觉,一个个闪现。

原来看到女友暴露,看到色狼对女友侵犯,能让我兴奋如此!我躲在厕所里撸动着自己的阳具,眼睛看着一个陌生人把阴茎插入女友的阴道,罪恶、自责,却还有无法言说的兴奋感让我迷失了,可是女友的举动瞬间把我拉回了现实。

熟悉我的女友感觉到了侵入自己的东西的异常,惊慌地睁开了眼睛,试图推开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嘴里还不住说着什幺:「放开……男友……快滚……」我只能隐约地听见几个字,而那服务生却抓住了女友的手,继续对女友的侵犯,在她耳边说了些什幺,女友绝望地往厕所看来,却仍没有停止挣扎。

我不能再看了,我知道如果被女友发现我有这样的嗜好,她会有多幺伤心。念头一转,我按下了马桶的沖水键,巨大的沖水声传了出去,只见那服务生惊慌地弹起来,然后被愤怒的女友踹倒,连滚带趴地躲出了包房。

我出厕所时正好看到门被碰上,而女友缩在沙发的角落里哽咽着。赤裸的女友抱着膝抽泣着,让我心疼不已,可是泛着淫光的小穴也在这种动作下暴露了出来,这让我又有种兴奋的感觉。

我强压下情绪的波动,跑到女友身边,装模做样地关心着,女友搂住我放声哭了起来,断断续续地讲了刚才的事。听着女友的叙述,刚刚软下的阳具又不自主地挺立起来,还好之前调整过姿势,否则被女友发现,这后果……

「走,我们去投诉,去报警抓他们!」我听完她的叙述,愤怒的说,同时想拉起女友去报警。这是愤怒,不是装的,虽然看见女友被他们侵犯让我觉得异常刺激,但我还是有强烈的愿望去把他们扔进监狱的。

「不,不要……」女友赶紧阻止,「这……这太丢人了……只要你不会嫌弃我……嫌弃我被人……就好。」女友惊慌的说,带着点期盼。

「哎……」我叹了口气:「我刚才说的,你都忘了?」

「我……我要你再说一遍。」

我摆正女友的脸,盯着她的眼睛,坚定的说:「不论你被什幺人上过,不论你是自愿的,还是被迫的,只要你还爱我,只要你不离开我,我都不会责怪你。你是我的宝贝,你没有错,错的都是他们。」

「嗯,我爱你,老公。」

「但是,我不希望你对我撒谎,我要知道你所有的感受。而且,绝对不能和同一个人发生第二次,否则我会杀人的。」我想想又补充了一句,连自己也不知道是认真的还是只是在开玩笑。

「嗯……」女友应着,「嗯?!什幺叫自愿?什幺叫同一个人第二次?你这个大色狼!大变态!」女友突然反应过来,使劲捶着我,然后又一把将我抱住:「我爱你,老公,不论以前,现在,还是将来,我都是你的。」

我感受着胸前女友微乳的压迫,抚摸着女友光滑的腰背和翘臀,耳边响起了女友的低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