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制服诱惑  »  一棍走天涯~4

一棍走天涯~4

      

静了几天,我心里又蠢蠢欲动了,这次我走访中环的按摩院。替我服务的是一个新来的女人,叫做阿婷,入行亦仅三个月,只见她三十上下,样子与身材并没有特别突出之处,一开声,就知道她是大陆来的新移民。

在还没有接受她服务之前,我照例和她倾谈一番,我说道︰「阿婷,你一个人来香港吗?怎幺不和家里人一齐申请过来呢?」

她说︰「我老公没批准,我只好一个人先来,日后再作打算啦。」

「然则,目前你一个人住?会不会寂寞呢?」

「当然寂寞啦!不过,有时忍不住,都会和客人玩玩。」阿婷讲到这里,我也不客气,先对她的乳房来一番「摸摸捏捏」。

阿婷虽然是个已婚妇人,但她的乳房依然很不错,因为弹力十足也。再掀起她那条迷你短裙,又觉草丛密布,虽然见不到,只凭触摸亦知一二。

阿婷以纯熟的手法帮我解脱一切障碍物,然后细声说道︰「等一等,我是去洗乾净一声手,比较安全一点!」

她的手法的确到家,三两下工夫,已令我「挤眉弄眼」,兴致勃勃了。于是我也摸玩她的桃源肉洞,突然觉得湿湿滑滑,心知她也顶不顺,兴奋起来了。

她说道︰「你这里好棒哟!以后有机会,我也应该和你打真军!」

「你现在好想吗?」我手指挖入她的阴道,嘴里挑逗的说。

「我也是一个正常的女人,说不想是假的,不过,我也不是随便和男人上床的,除非大家熟络一点,成为朋友,才有意思的,否则,有甚幺味道呀!你说是不是呢?」

「你即是说,目前已经有了男朋友啦?我无希望啦?」

阿婷笑着说道︰「都算是有男朋友啦!不过只是临时的,当大家需要时,就一起上床开心一下,这样做也无坏呀!」

我一面和阿婷倾谈,她亦一面用纤纤玉手替我服务。我渐渐觉得血脉沸腾,阿婷也在适当时侯,加速手势和我的反应相当配合。

出火之后,照例要作「事后整理」,然后再由阿婷作四肢按摩,以舒筋骨。她笑着问道︰「刚才你觉得怎样?过不过瘾呢?」

我捏着她的乳房回答︰「不错呀!你的工夫确实认真,力度不大不小,恰到好处,值得称讚。不过,找还是喜欢和你打真军。试一试你这个销魂洞哩!」

说着,我又去摸她的阴户。阿婷笑着说道︰「大家先做做朋友,一定有机会的,最低限度,你都要光顾三五次,大家比较熟,玩起来才有意思的。」

根据阿婷透露︰目前她服务的「出火公司」,共有「出火娇娃」十多人,佔了大半是大陆新移民,她们也像阿婷一样,并没有丈夫在身边,所以,她们都希望有一个临时的「兼职老公」,大家偶然开心开心。

我追问道︰「阿婷,老老实实,如果要做兼职老公,需要有甚幺条件?」

阿婷笑着说道︰「好简单嘛!好像我这样,男朋友每个月津贴一两千家用,但有时可以回家饮汤、吃饭,跟住上床,但最重要的,还是要先建立感情,对不对?」

她又说︰「我已经名花有主,不如我介绍阿媚给你吧!她比我还年轻,今年才二十六、七岁,三年前申请来港定居的。阿媚就是刚才和我一起坐在休息室等客的那个,她的样子生得还不错。你下次来时不妨捧阿媚的场,然后单刀直入,和她谈谈,她还没有主,乾旱着好久了,相信一谈即合。

我暗想︰打友谊波倒无妨,但是要每个月津贴家用,就比较麻烦了。不过有了这个讯息,我很快又找上门来了。并指名要找阿媚。

这次,阿媚做工夫时,我即向她透露是阿婷介绍我和她做朋友的。她很诧异的对我说︰「阿婷真的介绍你和我做朋友?」

我笑着说道︰「这可是千真万确,你不信,做完工夫不妨问问她。」

「昆哥,你还未结婚吗?为什幺要来出火呢?」

「当然没有女人啦,如果我家里有太太,还要来这里出火吗?所以,我们不如好好地来一次,好不好呢?」

此际,我已经探到阿媚的「桃园肉洞」,哗!不得了,那里已经湿得好像坑渠。

「看你的人还不错,都可以考虑考虑。」她吃吃笑的说︰「其实,你好坏的,弄得我下面湿淋淋的,下次可不准了。」

「下次不用手搅,直接插进去就行了!」我打趣着说。

阿媚用多几分肉紧,手口并用的把我的「小宝宝」弄到直达顶点。

到此,我亦不客气,单刀直入地问一︰「我没有老婆,你又没有老公,如果你真的觉得我的人不错,不如我们做一做夫妻啦。」

她「吃」一声笑道︰「认识你还不够一个小时,就谈婚论嫁,会不会太快呀?」

「不快呀!你可以慢慢让我深入了解的。如果你不嫌弃,我可以每月给家用的。」

她沉默了一回,许久才吐了一句︰「今晚见面再讲吧!你等我放工好不好?」

当天晚上,我就在附近等她放工。她放下午七点,我们巾头之后,先去吃饭,饭后还在海旁散步,一同坐在码头吹海风,直到晚上九时许,才决定开始享用她。

阿媚身材不很高,一对乳房却很突出。按她讲,在乡间已经结过婚,但婚后不够一年,她的老公就在一次交通意外中受伤,因此她就来香港赚钱。她又透露︰在内地,不容乱搞男女关係,否则就会受到严厉批判。

听完阿媚所说,我笑着道︰「难怪得你这幺快就兴奋啦!不如我现在就带你去别墅开房,好好地玩个痛快吧!」

「好的!我们现在就走吧!」阿媚粉面通红,急不及待的,拖着我的手臂。我们由中环乘的士到铜锣湾,上去一家相熟的别墅,开个时钟房,实行要玩到够为止。

一入房,阿媚更急了,她要我快手宽衣。解除了武装,她就老实不客气的,立即要「食蕉」了。一般而言,大凡是大陆来的女人,很少如此开放的,所以忍不住问︰「你怎幺会这幺聪明呢?」

「哼,你不要以为我老土,看录映带也看得多啦。我好喜欢这样的,你可不要这幺快就交货,不过你万一忍不住就在我嘴里出好了。」

阿媚的「食蕉」技巧,跟她的「出火」技巧不相伯仲,搞得我欲仙欲死,终于宣布投降,把精液灌了阿媚一嘴。

阿媚吞下了精液,抹了抹嘴笑着说道︰「舒服吗?现在你先休息一会儿,等一下就要轮到你要出气出力了。」

我们拥抱了一会儿,阿媚又把我的龟头含入嘴里吮吸。在她的唇舌功夫之下,我很快又一柱擎天了,她立即大字形仰躺在床上,两手作出拥抱的招式,合上眼睛低声对我说道︰「来呀!插进来呀!」

我本想轻挑慢捻的同阿媚玩玩,引得她流口水才给予「澈底的安慰」,可是,由于她早已做好了准痛,「销块洞」滑搀搀,一经接触,已很轻易的被她完全吞没了。

我的肉棒在阿媚的销魂洞里频频抽插,直到「交货」时,阿媚咬紧着牙根,扭腰摆臀,典床典席,弄到一张床「吱吱」作响。

我笑着问她道︰「阿媚,为什幺这幺肉紧呢?」

阿媚说︰「来香港接近三年,这还是第一次造爱,不肉紧就是假的啦!」

第二天早晨,阿媚起身对住镜梳妆,她说道︰「昆哥,你说会按月给家用,是不是真的?如果是真的,我就只跟你好,不会随便跟别人上床。」

我答道︰「一两千是没问题的,不过,我不想老是来别墅,我可否到你家里呢?」

她突然面色一沉,说道︰「暂时不可以,因为我寄居在亲戚家中,不方便的。总之如果你要我的时候,随时都可以,只要首先打个电话俾我就来找你啦。」

我经过思量,认为阿媚虽然不是大家闺秀,但到底也是「住家菜」,和她开心的时候不须戴袋,不必心惊惊,已经值回票值。就算是每月两千元,如果一个星期玩她一两次,每次亦只要五百元而已,除笨有精也。

不过,我却先小人后君子的叮嘱道︰「先拿半个月家用,所谓一夜夫妻百夜恩,我们讲个信字,千万不要给绿帽我戴哦!」

「你放心。」阿媚笑嘻嘻的说︰「你玩得我那幺舒服,既然有家用,我何必又要去找别的男人?你千万放心,小妹好坚贞的!」

如此这般,阿媚就成为我一段时间的「兼职老婆」。直到她老公从大陆获准来港,才结束和我的这段雾水情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