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制服诱惑  »  一棍走天涯~5

一棍走天涯~5

      

有个经常在欢场巾头的朋友,认为全世界的女人,都是一样的,并没有甚幺太大的分别,他的理论是︰如果在黑暗的环境下,身边的女人又一声不出,男人就成了盲人,一味靠摸,则无法分别有甚幺不同,无非是插入抽送,同样是一种感觉罢了。

这种见解,我可敢苟同。外表上,世界上全部女人,似乎没什幺别,同样有两个乳房,一道「玉门」,最大分别可能只是色泽不同,有黑有黄有红有白。然而,如果再细心观察,就发觉到上帝可真伟大,因为女人虽然同有这幺一个「玉门」,但是大家的反应,却有天渊之别。为什幺这样讲呢?下面的事例就可以说明一切。

前些日子,我曾造访过一名真真正正的「木美人」,叫她做「木美人」并非过份,因为她似乎是完全麻木的,枉她有一付魔鬼般的身材,她的容貌又是那幺清纯诱人。初初认识她时,就被她引到心思思,好想立即和她上床。朋友打趣地说︰「这女人是名符其实的「木美人」她对做爱完全没有兴趣。」

当下我表示不相信地说︰「就算是木美人,顶多是冷感一点,怎会完全没有反应的呢?就算是一个五、六十岁的阿婆,虽然收经了,如果有人撩她,亦会出水的。」

朋友笑道︰「你不信,就和你打睹,如果你有办法令她兴奋,发出爱的呼声为证,则表示你可以征服,就算你胜。若然搞了三十分钟仍然没发出叫床声,就算你失败,怎幺样呢?」

我搔了搔头日︰「我又怎样向你证明她有没有叫床声?」

朋友笑着说道︰「你忘记这个世界有录音机之设备吗?你可以把一部袖珍录音机,放在口袋中,这样,就可以证明矣。」

这一次,我果然输了一餐晚饭,话虽如此,亦觉得输得有价值,因为这一次令我大开跟界,想不到世界上果然有如此的木美人。

这次和她「开波」,我施出了九牛二虎之力,又搓、又摸、又吻,挑逗她足足十五分钟,依然无法令但引起任何反应,莫说没有「江水氾滥」,而且哼都不哼一下,表示我的调情手法完全失效。最后我忍住问︰「喂,你有没有感觉呀!」

怎料此女答道︰「是呀,我没有什幺感觉,我一生出来就这样,有甚座办法呢?」结果,我就此输了一餐晚扳,但却得到了一次难忘的经验。

其后,在一个偶然机会,遇上一位医生朋友,顺道问他世界上是否有对「性」完全麻木的女人?对于任何挑逗、爱抚都毫无反应?他的答案是︰的确是有这种女性存在,通常性麻木的女性,心理上的因素,多于生理上的原因。例如幼年时受到性侵犯,往往在心理上存在若无法磨灭的阴影,直到成年,就可能变成性麻木了。

讲完上面那个麻木女人之后,应该讲一下另一个极端的女人,就是极度性敏感的女人了。最近,偶然遇上这位先天性敏戚」的中年妇女,十分过瘾。

她叫做阿芬。阿芬是我的同楼住客,她住在二十楼,我住在十九楼,平日大家都会在电梯内遇到,过程平凡。本来,同但打上关係,是意料不及的。因为,外表上,阿芬极为端庄,一脸严肃,态度也是那幺冷冰冰的。

这样的态度,和她那一付魔鬼般的身材完全不相称。因为,她的胸脯,可以同波霸较一日长短,有时,大家迫在电梯之内,阿芬为了她的庞大胸脯不被男人揩油,唯有站在电梯的一角,对于站在她身边的男人,虎视耽耽,慌死男人巾她。

我者对于这种女人,最不感兴趣,心想︰纵然女人有对硕大的乳房,如果没有男人去摸她,难道只用来自己欣赏?所以,对于阿芬,我有时就向她视以白眼,暗示「你对大乳房,在下可没有兴趣!」

不过,在一次无意之时,当电梯落到地下,她匆匆要走出一梯,竟然用对大乳房顶了我两下。

「对不起!」她向我报以笑容,就在这一利那间,她的手袋跌在地上,我连忙替她拾起来,无意中又与她的玉手接触。奇怪,阿芬好似触电般打冷震。

有一天晚上,我正在入浴,突然门铃大响。匆匆忙忙由浴室走出来,从「门眼」中向外一望,来人竟是那位「大波女」阿芬。她说︰「对不起,我是住在二十楼的,不好意思,打搅你,可否帮忙?」

当时我还未穿衣,突然来了个不速之客,心里禁不住「妈妈声」,直至发觉不速之客原来是阿芬,心情才较为平静。

「先生,开开门好不好?我叫做阿芬,是楼上的住客、因为我的浴室去水渠塞住,去不了水。不知可不可以帮帮我呢?」

我匆匆穿衣,然后才打开大门,届时阿芬身穿睡衣,由于她并无戴胸围,因此隐约中见到一对奶头,实在十分惹火。

「请进!」我请阿芬入屋内,打趣地问︰「你的浴室去不了水,也与我有关吗?」

「不错!」她指看笔者浴室内的去水渠说︰「我相信必然是那处地方塞了,令水无法畅通所致,请你帮帮忙,把它拆下来,清除里面的杂物就成了。」

果然,拆开了去水渠的接口,里面塞满垃圾。如此这般,与阿芬就成为朋友了。惭渐的,大家较为熟落,才知道一点有关阿芬的身世。目前,她是与母亲及一名五、六岁的女儿住在一起,据讲她与丈夫离婚多年。

当时,我有这样的幻想︰她家里的去水渠塞,用人手就可以搞好,但她心里的塞,相信非要用「玉棍」去解决不可。自此,就下定决心,企图进一步「考察考察」。

刚好买东西有电影赠券,乘机约但去看。出乎我意料之外,她竟然一口就答应了。这是一部港产片,片中有不少做爱镜头,当大银幕出现亲热接吻镜头之时,阿芬就显得好不自然,我乘机捉住她的手儿,立即感到她在打冷震。

我问她道︰「阿芬,你觉得冷吗?」

「不是冷,不过好肉紧。」她两拳紧握,似乎比银幕上的男女主角还要肉紧。

我心里突然一想,反应这幺敏感的女人,和她上床时一定很有趣味的。于是散场之后,就大胆地邀她到家里坐一坐,她果然答应了。

当时已经是深夜,她望了望手錶,表示要打个电话回家叫妈妈先睡。然后坐在梳化椅上,眼睛衷张西望的,似乎对舍下深感兴趣。就在这时,我开了电视机,刚巧在播放「欢乐今宵」的完场曲。我笑着说道︰「阿芬,有兴趣欣赏一部最新到的录影带吗?」

「是甚幺录影带?」她瞪圆着眼睛问。

「是一部日本健康舞示範,好精彩的!」我向但扯了个谎,其实这是一套「做爱花式」示範录影带。

当荧光幕上出现了男人粗硬的大阳具,和女人淫液浪汁横溢肉洞互相结合时,阿芬低声地说道︰「这幺肉酸,还说很精彩。」

说着,用手掩住了双眼。这只是女人的假正经而已。细细观察,已经正在由心底打起冷震来了。同时她的两条大腿夹得很紧紧,面部表情更怪,她已作「咬牙切齿」状,大凡女人出现这种情形,必然已经水汪汪了。于是不再客气,实行先下手为强,直向她的趐胸进攻。

「哎呀!好鬼肉酸呀!」她轻轻呻吟着,合上眼睛,这种姿势,分明表示可以任我为所欲为。正如所料,当我探索到她的阴户时,那里早就水长流,湿滑得惊人。

「你弄我吧!」她挺起屁股,摆出迎战姿势。可是我故意令她吊胃口,先施出「一指功」,同她来一首「前奏曲」。

说到「开波」这件事,好多男人为了要持久,于是又食药,又搽油,目的只希望在女人的阴道里出出入入时十分劲,支持到三十分钟或者更耐久,其实好不明智的。

因为女人天生就是个善战者,任你怎幺威、怎幺劲、怎幺强,都不是她的对手,她可以任你抽插数十分钟,出完一次「水」又再出一次「水」,但还可以再任你继续让你的阳具在她阴道抽插。所以,就算壮如泰山的男人,即使是史泰龙,都一样水皮,唯有「一指功」,呵以令她俯首称臣。我对于这种功夫,就最为到家。

「一指功」就是用一只手指,在但最敏感的三角地带搓搓揉揉,摸摸捏捏,千万不要太大力,要轻轻触摸,越轻越好,只要摸到她的核心,必然令她典来典去,直到第一次「出水」为止。

当我同样用这种手法去迎战阿芬,一指按下,不够三五秒钟,阿芬已经哼起了「情歌」,嘴里依依呵呵,可知道她十分敏感兼大食。

搓得两下子,阿芬竟然捉住我的手说︰「插入去吧!插入去呀!」

如此这般,已经令阿芬第二次到达顶点,淫水搀搀,十分过瘾。老实讲,男人无论如何威猛,亦不可能连续到达两次高潮,只有女性,才有这种天赋本领。心想︰既然她已经满足,也应该轮到我享受享受了吧!

此刻,我的肉棒已经一柱擎天、準备就绪,而阿芬亦中门大开,毫不费力的,已经直穿龙门。一轮抢攻,阿芬又第三次到达顶点。她突然好像触电,又好似发冷一样,不断打冷震,一边震,一边叫︰「好大呀!好粗呀!顶到里头去了,好充实呀!」

听到她这样的叫法,我忍不住笑起来,因为叫床声听得多,从未听过有人叫大叫粗的。事实上,我的小弟也并非特大码,普普通通而已。

于是问她道︰「为什幺叫大叫粗呢?」

她吁了一口气道︰「没有呀,不过顺口叫罢了!」

「你好喜欢又大又粗的?」

「当然啦,又大又粗才够充实嘛!」她很坦白,表现得毫不畏羞。

经过这一次接触,彼此就更是无所不谈了。从此每隔数天,阿芬就会借头借路,来到舍下小坐,然后又又是玩床上游戏。

偶然,发觉阿芬一个秘密,原来她喜欢又大又粗,说来是有一段故事的。两年前,阿芬曾经在一间酒吧当女工。酒吧经常有「鬼」出入,有「金毛鬼」,亦有「黑鬼」,他们饮大两杯,就想找女人上床,不理好丑,一于顺手。

阿芬在酒吧只是出卖劳力,并非出卖色相,何况,但已经三十来岁,又不算生得十分标青,想不到竟然给一名「黑鬼」看中,想邀她上床。

阿芬当时吓到漂尿,声声句句说不要搞她。然而,这个黑鬼拿出几张百元面额的美钞,用英语说︰「如果你肯,我给五百元!」

她想了想,五百美元,相等差不多四千港元,不禁心动了。而妈妈生亦打趣地对她说道︰「芬姐,答应他啦,好容易的,鬼佬通常都是派报纸格,一入去就玩完了。」

结果,阿芬看在钱的份上,就同那个黑鬼去马。

这是她第一次同黑鬼上床,初次见到但的那条黑乎乎的肉棍,又大又粗,吓到她面青唇白,但既然收了钱,只好硬着头皮上床。

到底,她是个有相当性经验的女人,为了速战速决,她预先做了功夫,先在阴道涂上润滑剂,然后让黑鬼插进去。

奇怪,未上马之前,是硬绷绷的,一到上马,竟然变软了。所以并不太费劲就插进肉洞里去了。但数分钟后,又在她的阴道回复「铁棒」的本色,出乎她意料之外,这个「黑鬼」三两下的抽送,竟令但高潮生起,十分过瘾。从此她就爱上男人的大家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