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制服诱惑  »  一棍走天涯~8

一棍走天涯~8

      

这一天,阳光普照,我大概在上午十一点多就抵达公园,随而周围逛逛,希望快点儿见到莉莉。莉莉是一个宾妹,她和我早有过肌肤之亲,但是这次她是介绍她的女主人和我认识。果然,不远处就见到莉莉拖着个小孩子,同行的,还有一个年约二十三、四岁,略施脂粉的年轻少妇。

莉莉见到我走近,立即笑面相迎,高兴地说道︰「你来得正好,让我介绍你认识,她就是马太太。」

马太太甜甜的一笑说︰「你好,怎幺的,是不是特别来探莉莉呢?」

我一边点头,一边向她打量着。马太太身穿丝质短袖恤衫,下配深蓝色短裙,玉腿修长,嘴角含春,尤其是当她笑起来的时侯,笑得十分甜,样子十分迷人。

打过招呼,马太太问︰「昆哥,你同莉莉一定好熟了,她也对我提起你哩!」

我点了点头说道︰「对,我也常常在遮打道花园吃饭盒呢!」

说到这里,我故意摸摸孩子,说道︰「小孩子生得好趣致呀,怎幺没和他爸爸一齐来花园呢?」

马太太听了,面色突然一沉,她说道︰「昆哥,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我老公很衰格的,唉!你问莉莉就知道他怎样衰格啦!」

我说道︰「我明白的,你嫁了这样的老公,真是不幸,他怎幺会这样呢?」

马太太歎了口气,说道︰「说来话长了,有机会再讲吧,反止我已经和他已经分居了,正在搞离婚手续。」

说完,马太太写了个电话号码给我,接着说道︰「对不起,我要带孩子去奶奶家,我们有时间再谈吧!」

说完,随即离开了。

过了几天的一个晚上,我打电话去给马太太,接电话的却是个男士,听到他大声地叫道︰「阿梅,听电话!」

马太太拿起听筒说道︰「现在我住在哥哥家,你有时间吗?我们出来坐坐。」

我立即和她约定在中区天星码头巾头。当晚,马太一身运动装打扮,看清楚,原来她的身材很不错。我们一同去到卜公码头的露天茶座,叫了两杯饮品,一边饮,一边望着对岸九龙的灯光点点,相当有情调。马太太可能一时感触,突然双目落泪。我乘机加以安慰,并和她走到露天餐厅侧面的长椅坐下,这里的灯光比较暗淡,是情侣拥吻摸索的好地方。

马太吃吃地说︰「昆哥,讲起来好惭愧,我嫁了变态老公,令我颜面全无,在忍无可忍之下,我决定离开他!」

我问道︰「他怎样变态呢?」

马太太说道︰「他变态得好羞家,经常在露天的地方手淫,令附近的住客都把他当作傻子,我实在无法忍受。」

我又问︰「他是否在性方面得不到满足,才会做出这种行为呢?」

马太太道︰「怎会呢?他有老婆呀,不过,地很少向我要求的。」

我问︰「你是指向你要求做爱幺?」

她含羞地点点头︰「我们已经整整三年,没有亲密了,我像个寡妇一样,忍受着痛苦,你知啦!我们女人,不容易红杏出墙的,除非忍无可忍!」

我说道︰「照你的处境,就说是出墙红杏,也情有可原,没有一个女人,可以忍受这样的遭遇的。」

说到这乐,我开始轻轻地向她抚摸,马太太的反应十分激烈,我的手轻轻触摸她的手儿,她已经打冷颤。接着就向我投怀送抱。马太太穿着柔软的运动装,她的娇躯偎入我怀里,所接触的尽是温软的肉体。

她轻声说道︰「不知什幺原因,我老公摸我时,我是全无反应的,但现在我觉得心痒痒的,我的心简直要跳出来似的!」

听她这样说,我立即老实不客气,实行上下其手,我一手摸到她的乳房,一手穿过她运动裤的橡筋裤头,隔着一条薄薄内裤,摸到了她的阴阜。她的身体颤动起来,阴户里的滋润透出内裤,粘湿了我的手指。

「我们找个地方休息好吗?」这是我对女人们常用的试探的口吻,加果对方有意的话,自然水到渠成。马太太果然并没有反对,这分明表示可以和我更进一步。

我说道︰「马太太,我们去游船河好不好?」

「好呀!」她马上赞成地说道︰「我还没有试过游船河哩!」

我们登上的士,向铜锣湾飞驰而去。铜锣湾的住家艇,一般都是兼营「游艇河」生意的。喜欢游艇河的分两类人,一是为了真正游船河的,顺道试试海上的食品,另一种是藉游船河为名,在艇上偷情是实。

「住家艇」上的艇妹,十分醒目,如果是一行数人的,她会把小船儿驶到较为热闹的地方,如果是一双男女,就会故意驶去较为僻静的地点,然后,她把帘幕拉下来,好让艇里的一双男女,可以尽情地亲热。今晚我们所登上的一艘游艇,艇妹叫阿甜,是一个名符其实的甜姐儿,圆圆的脸儿,芳龄二十六,她十七岁就出嫁,然而她老公就在娶她的一年后的一次颱风中葬身大海。我之所以知道她的身世,也是由于和她有过肌肤之亲,我不时就会租她的艇游河,顺便和她在艇上亲热。她并非随便让男人上身,除非她认为合眼缘的,而我可能就是其中之一。

我和马太太坐在艇上,游了避风塘一个圈,艇妹阿甜就问︰「昆哥,过夜吗?」

我望了望马太太,她并没有出声说什幺,于是我就答道︰「过夜呀!」

这时已经是凌晨时分,艇妹阿甜招呼我们吃了一餐美味的艇仔粥、跟着就对我神秘一笑,把帘幕拉下,这表示开心的时刻已经来临了。

躺在艇舱里海绵垫的马太太,她媚丝细眼,呼吸紧速,趐胸上的乳房一起一落的,十分诱惑。于是,我立即轻轻揭开她的上衣,迅速把奶罩解除,开始抚摸一对丰满的乳房,并低头用唇舌舔吻她的乳尖。马太太的身体像蛇一般地扭动,她的嘴里情不自禁地低声叫着︰「好舒服哦!你弄得我好舒服呀!」

「还没哩!等一会儿你会舒服得欲仙欲死的!」

「你好坏!」她可能已经忍耐不住,双手顺势一推,随即把我的肉棍儿抓着了。

「哇!好硬呀!」她欢喜地说。我把她的上衣脱去,又把她的裤子褪下。她十分合作,很容易就解除了她的最后防线。我也匆匆地把自己脱得一丝不挂。她含羞地夹紧着两条雪白的嫩腿,但是我捉住她的脚踝把她的大腿分开,让她的私处彻底暴露在我的眼前,虽然船舱里的油灯并不光猛,然而也可以见到她的阴阜是光洁无毛的。我抚摸着她滑美可爱的耻部,她已经急不及待地反扑到我身上。

我顺势捧起她的臀部,让硬梆梆的肉棍儿插入她温软滋润的肉洞里。她像一头野马似的在我怀里腾跃,丰满的肉臀一起一落,凑合着淫声浪语,甚有节奏。

她一边摇,一边说︰「好劲呀!好深呀,你顶住我最敏感的花心了!」

我问道︰「现在又觉得怎样呢?」

她告诉我说︰「好像飞上天去了,轻瓢飘的,我没试过这幺开心呀!」

我在和女人性交时,十分「大男人」主义,只要让对手觉得很满足,自己就特别有精神,正如现在跟马太太交媾,我们的器官每一下的抽插,每一下研磨,她都会呻叫一声,这样的淫声浪叫确令我精神百倍。

马太太的阴道甚有吸力,令人乐不可支。我把她掀翻在下面,抽动越来越快,正要往她的阴道射精,马太太突然叫我停顿。

她说道︰「我不想你在里面出,我要吃你的精液呀!」

「真的吗?」

她点点头说道︰「真的呀!很久没试过了,以前我公教我这样的!」

我从马太太的阴道里拔出粗硬的大阳具,然后凑到她嘴边。马太太先用双手捏着她的乳房把我的肉棒包裹,然后将小嘴吸吮我的龟头。一会儿,又凭经验,我觉得马太太的口交的技巧还算不错,她虽然不像莉莉那样,可以把我的阴茎整条吞入,但也不像其他的女性只含着一半而已。

玩了一会儿,我实在忍无可忍,非出不可了。便告诉她道︰「就快出来啦!」

然而马太太不但没有把龟头从口里吐出,反而更加努力吮吸。我终于把精液射在她的小嘴里,只见她闭着眼睛,表现得十分陶醉。她把精液吞食之后,让我躺下来,然后趴在我身边,继续施展其舌功,她把我软下来的阳具整条含在嘴里,津津有味地吮吸,好像很享受的样子。

这时,艇妹阿甜在外面出声说道︰「昆哥,甜品準备好了。」

马太太慌忙吐出我的阳具,準备穿上衣服。我笑着说道︰「阿甜和我是熟人了,所以你也不必介意的,但是马太太还是把被子上来盖住赤裸的身体。

我出声叫阿甜进来,阿甜掀开帘幕,端着两碗莲子汤进来,对我和马太太一笑,又转身出去了。马太太一边喝着莲子汤,一边问我道︰「昆哥,这个阿甜是不是也曾经和你有过一手呢?」

我点了点头,笑着说道︰「不错,你会介意吗?」

马太太摇了摇头,也笑着说道︰「才不会哩!你不如也把她叫进来吧!」

「真的吗?」我惊奇地说道︰「你真的不介意?」

马太太笑着说道︰「我又不是你什幺人,我为什幺要介意呢?你叫她进来,我也乐得看看热闹,我很想看看别人做爱,只是没有机会哩!」

我随即喊阿甜进来,并请她也加入。阿甜红着脸把碗收拾出去,再走进来的时候,身上已经是一丝不挂了。她的手脚虽然有点儿粗糙,然而她身上见不到太阳的地方却仍雪白细嫩。跟马太太相反,她的阴毛长得非常浓密。

我把她拉过来,左拥右抱两个赤身裸体的女人。双手在她们的肉体上肆意摸捏着,马太太笑着对我说道︰「昆哥,我刚才已经够了,你和阿甜玩吧!」

我笑着对阿甜说道︰「阿甜,刚才你一定偷看了我和马太太是不是?」

阿甜娇声说道︰「还好问我哩!你带马太太来快活,又故意上我的船,简直是拿我来寻开心,幸亏马太太海量,否则就折磨死人了。」

我连忙把她抱住,说道︰「阿甜你别误会,我和你这幺熟,难道还找别的艇吗?」

马太太则笑着说道︰「我可是什幺也不知情呀!你们别争论了,阿甜姑娘,既然你刚才偷看了我和昆哥的事,现在也快点做出好戏让我看看吧!」

阿甜摸了摸我的阳具,虽然已经抬起头来,却还不十分坚硬,于是便先用嘴含吮,我的阳具迅速在她嘴里粗硬了。阿甜骑到我身上,把她毛茸茸的阴户套上去。这个艇妹有的是力气,她有节奏的扭腰摆臀,用她的阴道不断把我粗硬的大阳具吞吞吐吐。在旁边观看的马太太也不禁说道︰「昆哥,你真够运气,就凭阿甜这一身用不完的力气,倒让你不必费吹灰之力,就可以尽享温柔了。」

我也笑着说道︰「是呀!我就是贪着她这个好处,所以不时就会来找她呀!」

阿甜停下来,吐了一口气说道︰「昆哥,你别取笑我了,像我这种苦命的女人,你要是看得上眼,就儘管来找我啦!」

这时,阿甜的阴道里已经淫液浪汁横溢。她和我交合的地方发出「卜滋卜滋」的声响。马太太也不禁好奇地伸个头过来注视着我插在阿甜阴道里的阳具。阿甜随即对她说道︰「不如我先让你玩一会儿吧!」

马太太笑着说道︰「不用了,我只是想看看而已。」

阿甜套弄了一会儿,终于到达了如癡如醉的景界,她无力地停下来了,我把她翻到下面,并把粗硬的大阳具往她的销魂肉洞里狂抽猛插,直到她快活得失去了知觉。

望望身边的马太太,她仍全神惯住地凝望着。于是我离开阿甜的肉体,扑到马太太的身上,马太太也欣然把我的硬物迎入她的肉体。我努力地使她再度高潮,终于在她的阴道里射出精液。

天快亮的时候,阿甜出去开船,马太太温柔地拥抱着我说道︰「昆哥,这是我三年来最快乐的一个晚上,你让我太开心了!

过了几天,刚好是礼拜六,莉莉打电话向我讨人情,我问她想要多少,她笑着告诉我说道︰「今晚你来马太太的住处,我你要给我一夜情。」

我当然一口答应了。当天晚上,我摸到莉莉那里,原来马太太的大哥全家到离岛饮宴,连马太太的小孩子也带去了。本来马太太也準备去,但是莉莉告诉她今晚约了我,她就临时推说身体不舒服而留下了。

当莉莉开门让我进去,我立即见到马太太也迎上来,她笑容满面地和我打招呼,但我立即预感到今晚即将有一场剧烈的肉博大战了。马太太好像看穿了我在想什幺,她笑着说道︰「昆哥,你放心,我留下来只是想做观众,我要看看莉莉和你怎样玩,你大可不必介意我也在场,放心和莉莉玩个痛快吧!」

我也笑着说道︰「如此说来,我们应该收真人表演的费用了。不过只要你也一起表演,我们就不另收费。」

说着,我把马太太搂在怀里,伸手就要插入她的裙底掏摸她的阴户。马太太连忙躲避,她说道︰「快别摸我了,我下面不乾净呀!」

我笑着说道︰「原来如此,我因为竟有猫儿不吃腥哩!」

这时,莉莉倒茶出来,我便故意在马太太面前搂住她浑身乱摸,马太太就笑得花枝乱抖,莉莉却窘得不住地争扎。马太太笑着说道︰「莉莉,你别害羞啦!你儘管当我透明,放心和昆哥玩嘛!」

莉莉听了马太太的说话,才不再推拒,她由我剥个精赤溜光,然后也转身替我宽衣解带。我抱着莉莉走进浴室,马太太也跟着进来。

莉莉问道︰「昆哥,为什幺不叫马太太也脱衣服一起玩呢?」

马太太向她解释了来月经的原因。莉莉立即不再拘束了。她替我全身沖洗,还特别用嘴含着热水,再含着我的肉棍儿反覆翻洗。和莉莉鸳鸯戏水时,我最受落就是她这一招了,连马太太也看得对我连连点头。

接着莉莉在我全身搽满了香皂,然后用她娇健的肉体和我摩擦。这时我已经忍不住地把肉棍插入她的身体。俩人扭腰摆臀地站在浴缸里就干了起来。

莉莉和我已经是老相好了,正所谓她知我长短,我知她深浅。所以我们就算以站立着的姿势交媾,也是非常合拍。我决定先出一次火,再到床上盘肠大战。于是,我一会儿和她正面交媾,一会儿在她后面冲刺,终于在她肉体里一洩为快。

沖洗好了,马太太让出她的房间做战场。于是我赤条条地抱着莉莉一丝不挂的娇躯跟着马太太到她的房里。马太太的睡房很宽敞。我把莉莉光脱脱的身体往床上一扔,接着就扑到她身上,和她玩起「69」花式。

莉莉的口技非常出色,连马太太也歎为观止。不过她的阴毛茂盛,当我替她口交的时候,就连想起不及马太太的光板子阴户舔吻时的有趣。可惜马太太今天只能做观众,否则我一定试试和她那光洁无毛的阴唇接吻的乐趣。

我和莉莉互相口交了一会儿,就转为正面接触。莉莉尚未生育过,所以她的阴道仍然很紧窄,不过刚才我和她口交时,弄了许多涎沫在她肉洞口,所以还算不太困难就插进去了。莉莉很快就高潮了,她高潮时叫得特别利害,然后四肢将我紧紧环抱。我暂停对她的抽送,静静地和她贴肉拥抱了一会儿,莉莉才逐渐平静下来。

接着,莉莉和我玩「乳交」。她用一对丰满的乳房夹住我的阳具,然后一边套弄,一边低头吮吸龟头。直到我在她嘴里射精,她则把满嘴的精液吞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