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制服诱惑  »  一棍走天涯~6

一棍走天涯~6

      

和阿芬来往不久后,她就返内地去了。因此兴致来的时侯,就想速战速决,即使是吃「即食麵」也在所不计了。不过我决不会随便去旺角招记找一件行货充饥。理由是近期警方「放蛇」仍然流行。旺角、油麻地、甚至是尖沙咀,这三区的架步纷纷被「蛇」所咬,出来做的女人也怕一旦遇到「毒蛇」,得不偿失。故此质素好的女人更难求了。唯有到的冷门「架步」,撞一下彩气。不过,有时亦不一定水到渠成。

我所去的其中有个十分冷门的「架步」,位于尖沙咀,本来这是一家「纯粹租房」的别墅,绝对不会有小姐供应。该别墅的老闆娘好姐,以前在旺角搞「公寓」,够钱就立即不做公寓转做「别墅」了。

我平时间中亦会去找好姐打牙较,顺便小睡片刻,好过去戏院休息。好姐有两个伙记,一个是负责招待及收数的女工,另一个是负责清洁的男工。这个男工阿森是二十来岁的年轻人,据好姐说︰阿森以前是一个瘾君子,后来戒了毒,改过做人了,好姐就请他在别墅工作,待遇也下错。

阿森生得眉目精灵,每次见到我,都招呼周到,不过这也没什幺特别,无非博好惑而已。

日前,在尖沙咀区买醉之后,顺便去探问好姐,但好姐不在公司,只见到阿森。他笑嘻嘻地说︰「昆哥,来找好姐饮茶吗?」

我也打趣道︰「来找女人,行吗?」

森仔阴阴湿咐答︰「对不起,这里是纯粹租房,没有女人的,不过昆哥如果真的要女,我亦可以效劳的。」

老实讲,那天根本无意找女人,因为上床的事,不但女人要讲心情,男人亦要讲心情的。但阿森似乎不是说笑,他一手把我拉入房,说道︰「有件事和你商量商量,你愿意不愿意都没有关係,但有一个条件︰要守秘密,绝对不能告诉好姐,否则我就不能在这里做下去了!」

于是乎,阿森和我,就关上房门秘密商量起来。他拿出一张像片,说道︰「我说出来,你不要以为是讲笑话,我想介绍我老婆和你做朋友,她叫阿娟,你认为怎样?」

阿森这番话,的确大大出乎我的意料之外,起初实在不相悟自巳的耳朵,世界上哪有男弋自甘带绿帽者?

但想深一层,心想︰难道阿森又再洩白粉,为赚钱吸毒,不惜要娇妻出来卖肉吗?但看起来又不像,因为阿森精神沂沂。根本不像瘾君子。

阿森还没有等我开口发问,又补充说︰「昆哥,你千万不要误会我等钱买粉,凭天地良心说话,我已经戒着好长时间了,这是我太太的主意,因为我对她无能为力了。」

据好姐讲过,阿森的老婆年龄只二十二、三岁,同阿森结婚已经两三年了。当时,阿森仔在某欢场任职,此女也在那儿做小姐,后来雨人同居,曾过着一段幸福甜蜜的日子。现在看像片上的女人,果然也有些姿色。

森仔又不讳地承认︰他老婆虽然生得娇小玲珑,但在性爱方面好大贪,每个星期至少要三四次。因此阿森就尝试靠吸毒来应付她的需求。大凡瘾君子在上满「电」之后,就特别龙精虎猛,可是一旦没有毒品,就立即变得死蛇一般,无法满足太太在床上的要求了。为此,阿森仔觉得十分苦恼。

他说︰「阿娟的确实是个好太太,目前,我们已经有了个孩子,大家既有工作,又有个幸福快乐的家庭,本来,我和太太可以分手,阿娟另找个老公就成了,但是我又不想因此而玻坏这段美满的婚姻。」

我答道︰「不过,她如果再出来做小姐,就定会同客人上床,从而得到满足,不需要你和她离婚呀!」

阿森面色一沉,说道︰「唉!讲起来实在是难为情,她一定要享受由我进行的口舌服务,才能够达到高潮的。」

听他这样讲,我更加一头雾水,因为既然阿娟肯让他口交,从而获得高潮,则何必要多此一举,另找男人上床呢?」

最后,阿森终于道出秘密,原来阿娟需要先由一个男人,正式和她交媾,由阳具插入她的阴道抽送,插得她出水、肉紧,将快达到高潮之时,就由阿森接力,替她口交,一直舔吻到她出火为止,才觉得淋 尽致,全身舒服。

阿森苦求着说道︰「昆哥,我既然什幺都对你说出来了,请你一定帮帮忙啦!阿娟生得好漂亮哩!又懂得摆姿势,又会叫床,总之,只要你愿意,包你免费快活哩!」

经过一番思量,我决定要一开眠界,看看像片中这个阿娟到底风骚到甚幺程度。」

而阿森则说︰「好吧,由我约我老婆,但是不要在这里开波,以免被好姐知道,大家都难为情也。」

最后,我提议找个时间三人一同喝茶,先打涸招呼,我的目的,是希望先看看阿娟真人的样子,是否「饮得杯落」,才作打算。阿森亦一口答应,于是约定第二天中午一齐饮茶,原因是阿娟夜晚要到便利店上班,下午也没什幺时间。

到了见面之日,他们早就到场,十分守时。森仔介绍我认识她老婆阿娟,可能她刚刚起床,没有化妆的关係,显得面青唇白,不过,正如森仔所讲,阿娟的五官亦生得不错,只是无厘神气罢了。

寒喧之后,阿森笑了笑说︰「老婆,这位昆哥有兴趣和你做朋友,你认为怎样?」

阿娟看了我一眼,笑着说道︰「你行吗?肥人多数是派报纸的,你的战绩怎样?」

我觉得有点被侮辱,于是冷冷的说︰「开波不能够用时间去釐定的,以要太家玩得开心就成。你还没试过,怎知我玩得你不够瘾呢?」

「你说的也对。」她的态度变得比较温柔起来了 。又问道︰「你啥时有空呢?」

「什幺时候都行!」我心里好不顺气。就决定尽快去马,希望干得她叫救命才能洩了心头的气。

阿娟笑着说道︰「好呀,我们吃完饭就去,不过,你介意我老公也在场吗?」

我望了阿森一眼,他则摆出出一个无可奈何的姿势,说道︰「你认为可以就行,我是没有问题的,只要老婆大人觉得享受就可以了。」

下午二时,我们离开酒楼,立即去附近的公寓开房。公寓伙记见我们三个人租一间房,就用奇异的目光注视,我唯有向他解释道︰「我还有一个朋友,等他到来,再租一间房吧!」

进入房里,阿森就说︰「昆哥,你当我没有在场好了,你可以尽情享受,阿娟好风骚的,你现在就和她试试吧!等一会儿就知了!」

至于阿娟,她却沉默不语,接着就懒洋洋的躺在床上,似乎柔情万千,媚眼儿望着我说道︰「喂!你帮我脱衣服好不好?」

我望住她没有立刻动手,她 着眼睛又说︰「昆哥,我们是打友谊波,并不是交易呀!你要把我看做情人嘛!」

我望望阿森,他点了点头说︰「昆哥,去干她啦!还介意吗?」

三两下手的工夫,就把阿娟完全解除,此刻,她合上眼睛,呼吸紧速,摆出一副迎战的姿态,我心想︰哗!难道真的风骚到这个样子,未经动手就兴奋成这个样子!」

阿娟的娇躯一丝不挂的暴露在我眼前,让我先形容一下她的「神泌地带」吧!一般而论,大凡是「黑森林」,性慾必强,但奇怪的是阿娟的「黑森林」地带光脱脱的寸草不生,她的水蜜桃生得十分精緻,并显得红红润润,照这种样子看来,阿娟应该是个小家碧玉,并不像风尘女子。

她也捉住我的家伙说道︰「好伟大呀!不错呀,你充实我吧!相信你可以填满我那里,一定会令我快乐的!」

我也笑着说道︰「希望你也能令我快乐吧,总之,大家都彼此彼此,是不是?」

阿娟嘻嘻的笑着,笑得邪气十足。她把双腿微微一分,把光洁无毛的耻部抬了一抬又说道︰「你看看,我是不是已经还湿了!你去把它填满吧,不要客气呀!」

我把她的阴户仔细看了看,果然,她的反应此一般女性强烈好多倍,那地方早已江河氾滥,不在话下,而且隐约中迸见到一丝「溪水」由穴洞渗出来。

「要不要用袋子呢?」我问道。

「不要,千万不要用袋,一用袋,甚幺瘾头也没有了,我要享受你射精时给我的快感。来呀!你插我呀!还等什幺呢?」

她仰卧在床边,两褪作大字形张开,这是人们熟悉的「床边」式,这个上马的姿势是不错的,好多女人都喜欢用这个姿式,理由是「入」得最深最彻底也。

我望了望坐在一旁的阿森,他突然坐到太太后面,双手捉住她的脚踝,把她的双腿高高提起来。同时说道︰「昆哥,来吧!我太太好水好汁的,你插她个欲仙欲死吧!」

我凑过去,把粗硬的大阳具塞进阿娟滋润的肉缝里,照例抽送着,阿娟突然放声大叫道︰「哎哟!,填满了,好大呀!好爽呀!」

阿森把他太太的双脚交到我手上,然后下床走进浴室里去。我双手握住阿娟一对玲珑的小脚,觉得她柔若无骨,白净红润,不禁在她细嫩的脚儿吻了一下。

为了不想太快交货,因此我只作有规律的出出入入,不敢太过尽力,否则好快就会玩完,但抽插了一会儿,阿娟又叫道︰「你摸我啦,你摸捏我的奶子啦!」

原来,阿娟是要我手「棍」并用,有的女人,平时不喜欢男人摸她的乳房,但是当和她交媾之时,就显得无限刺激,一定要男人抚摸她的乳房,阿娟就是这一类女人。

我只好放开阿娟的双脚,把两只手掌放到她一对羊脂白玉般的乳房上。一会儿逗她的奶头,一会儿捏她的丰乳上软肉。

本来,和阿娟交媾时,比起玩其他的女人,感觉上并无甚幺特别之处,然而最美妙的是每一次的抽送,都听到一些「渍渍」作响的声音,十分有趣。有时,她又会扭腰摆臀向我迎凑,有时叫我道︰「你使劲点呀!啊!对了,你顶到我的花心了,好舒服哦!昆哥,你真行!」

接着,她一运气,我觉得整条阳具突然有被「扣」着的感觉,这大概就是她所用的「内功」了。我被她这幺紧紧地一吸,当场就出丑了,立即高呻一声︰「我出了!」

接着就如江河崩堤,一洩如注。阿娟很享受这一刻的销魂,她不断打着冷颤。

这时阿森突然赤身裸体走过来,他说道︰「昆哥,你休息一下,由我来接力吧!」

阿娟则媚丝细眼地说道︰「我好舒服,但还没丢出来,你先把东西抽出来,由我老公来吧!」

正如阿森仔以前所讲一样,只见他用很纯熟的姿态,实行「狗仔功」。他完全不顾忌我刚才射入在他太太阴道里的精液,用法式热吻,伸出舌头,在阿娟最敏惑的地方施功,阿娟大声呻叫着,典床典席,一手紧握拳头,不知道她是痛苦?还是享受?

接着,阿森把他硬不起来的阳具放入她太太嘴里,不久,她吐出嘴里的阳具,用力的按着阿森头部,大叫︰「用力呀,我出啦!」

说完,又连忙含着她老公的龟头,用力地吸吮着。这时,阿森好像也射精了,阿娟又打了寒噤,就全身趐软,不断喘着大气了。

一场剧烈的运动终于平静下来,我见到阿森脸上也露出满足的表情。阿娟的嘴角和光秃秃的阴户上更是淫液浪汁横溢。但是我见到她的确是很满足了。

三人赤身裸体地在床上躺了好一会儿,阿森再三叮嘱道︰「昆哥,刚才的事,你一定要保守秘密,否则,好姐会辞我的工,至于你是否还有舆趣和我太太上床,你自己作主好了,我是不理会的。」

阿娟也插嘴说︰「虽然昆哥这次是快了一点,但插得我好兴奋的,他出了好多哦!我下面满到溢出来了,热辣辣,好过瘾!」

老实讲,同阿娟「开波」,虽然算是刺激,然而她的女人味不足,还是同一些含羞答答的住家女人「开波」比较过瘾。